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相亲第一次见面就在车上做了:几个农民工一起吃我奶头

 打定主意,余扶寒捏着鼻子收拾了东西,彻底跟满公寓的狼臭味说拜拜,摁开指纹锁,又用手机壳后面的钥匙打开里面的那扇门,抱着自己的两大个行李箱,蹑手蹑脚的走进去。

  出乎意料的,客厅的灯光还亮着。

  余扶寒一愣,跑到书房推门看了眼。

文学

  顾黎戈果然还坐在电脑桌前。

  他把门推开些,抬高声音喊道:“顾黎戈,你怎么还没睡?”

  后者回头,看了眼他这幅做贼似的小心样子,心头弥漫开淡淡的怒气,想起他是为什么这么晚回来,那点怒气渐渐的,就扩大了。

  他冷淡的应了声:“嗯。”

  余扶寒朝他挥了挥手,问:“东西我带来了,我住哪个房间?”

  顾黎戈点在扶手上的指尖倏地一顿,面上露出遗憾的神情,“抱歉,今天有点忙,忘了让人给你打扫房间。”

  他话音一转,不着痕迹道:“委屈你暂时跟我睡一个晚上,可以吗?我们原来就是这样的。”

  余扶寒兴然应允,“好呀好呀,那我的行李放在哪里?”

  顾黎戈:“也先放在我房里吧。”

  余扶寒点点头,他下午在车上睡了一觉,头上睡出了一小撮呆毛,随着他点头的动作,在脑袋顶上摇摇晃晃,看起来格外可爱。

  哒哒哒。

  脚步声远去,顾黎戈关掉电脑,和他去拿行李箱,又回到房间。

  余扶寒的行李不多,一个里面放了衣服,另一个里面都是玩具和抱枕,其中几个形状怪异的塞不进去,他是夹着带过来的,意思意思的客气了一下,就把抱枕丢到床上,又分了两个玩具到猫窝里,摆弄他的小玩意儿。

  顾黎戈自发帮他收拾装衣服的那个箱子,一件件挂在了衣橱中。

  他的衣物只有黑白两种基础色调,看着就能让人感受到其中的刻板,余扶寒的则色彩多了,五颜六色好几种,大多都是些明亮的色系,和他这个人一样,张扬得不知收敛。

  顾黎戈整理衣服的动作,一直到他从行李箱深处,翻出了一沓柔软的贴身衣物。

  他的手抖了一下,耳尖飞上薄红,不动声色的觑了眼背对他的小猫咪,将那沓贴身衣物放在了衣橱底下。

  紧挨着他的一起。

  余扶寒摆好了抱枕,高兴得从床上跳下来,后知后觉想起这不是自己的床,又开始象征性的腼腆。

  “我这样霸占了你的床,会不会不太好?”

  顾黎戈:“不会,床很大。”

  余扶寒一点都不加掩饰,连多推辞两句都懒,兴高采烈的扑到床上。

  衣物轻飘飘的落下来,浅灰色的小猫咪爬到一个圆形的浅蓝抱枕上,团成一团,舒服得眯眼打起小呼噜。

  顾黎戈关上衣橱门,去接了杯水,坐在桌边。

  余猫猫调整好了抱枕位置,才重新钻到衣服中,余光瞥到抱着笔记本的顾黎戈,也接了杯水,凑过去问:“你今天也很忙吗?这么晚了还没睡,我是不是耽误你的时间了。”

  顾黎戈看着他把杯子在桌上放下。

  两个一模一样的杯子,根本看不出谁是谁的。

  他面不改色的收回视线,“这是明天的,我不喜欢把事留到明天做,今天没人提醒,忙起来就忘了时间。”

  他的话里藏了小心思。

  果不其然,余扶寒发现了这个小心思。

  他以前都是准时睡觉,到点了就趴在顾黎戈手上打瞌睡,对方就会把他抱起来,到床上睡。

  今天熬夜,是因为没有吗?

  “你以前经常熬夜?”

  顾黎戈颔首,“不算经常,偶尔会比较忙,睡眠质量不太好,有了你之后才开始改善。”

  这已经是明示了。

  余扶寒皱了皱眉,对这样的做法表现出了极大的不赞同。

  “我以后会尽量早些回来的,我陪你睡觉,熬夜对身体不好,会秃头,你秃头就不好看了。”

  顾黎戈唇角若有似无浮现一抹笑意。

  他的嗓音里也含着细碎的笑音,低沉的声线自带一股颓靡而华丽的味道,带着丝丝缕缕侵染进去的愉悦。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很好看?”

  余扶寒坦白道:“非常好看,除了我,没人能比得上你。”

  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收敛,自恋也自恋得理所当然,诚实得有些傻乎乎的。

  但很可爱。

  顾黎戈想着,思绪突然飘回白天,唇角的笑意一点点淡下来,状若无意道:“今天顾枕来找我,说他在‘竹渲’附近看见一个人,很像你,你今天去过哪儿吗?”

  他的指尖在键盘上敲打几下,将早就写好的邮件发出去。

  余扶寒的神情中,多了几分不自知的沮丧,“嗯,应该是我。”

  顾黎戈的手倏地一停,在字母键上停顿几秒。

  他漫不经心的扫了眼,输入法跳出来乱七八糟的联想词,他指尖点了两下,删除干净,没让人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

  “你在那儿干什么?”

  他没回头,透过笔记本反光的屏幕,看清了微垂着头的青年,从他的微表情中,判断出他是否有撒谎或心虚。

  余扶寒不喜欢撒谎,很多事,面对亲近的人,他都是直白的说出来。

  而顾黎戈,早在不知不觉间,被他划进了“亲近的人”里。

  “见一个人,解决一点事,结果不算太好。”

  顾黎戈指尖又蓦地用力。

  他沉默了两秒才开口,声音冷漠得吓人,“什么事?说不定我可以帮忙。”

  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不对劲,他伸手去拿水杯,喝两口水,将眼底翻涌肆虐的情绪都压下去。

  余扶寒在犹豫。

  顾黎戈则不紧不慢的将鱼饵放出来,引诱这条“大余”钻进他的陷阱中,“我人脉广,很多常人解决不了,说不定我可以试试。”

  余扶寒眼睛一亮,没再犹豫。

  “那麻烦你啦,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个人,姓萧……”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