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故意短裙公车被强好爽小说:漂亮人妻办公室里沦陷

 这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巧合,父女两人前后死于意外,偏偏遗嘱上写的不是萧熙这个唯一的儿子,而是萧然当时的丈夫——一个靠着妻子飞黄腾达的凤凰男。

  萧然眼光不怎么样,凤凰男不仅人品不行,还有两个跟他一样人品不怎么样的儿子。

文学

  她死后,凤凰男对萧熙不管不顾,偌大的萧宅自此改姓顾,萧熙成了唯一的一个外姓人。

  宅子里的佣人不是瞎子,顾父对萧熙的态度肉眼可见的冷淡,他们也渐渐开始怠慢起来,一次诬陷过后,顾父轻飘飘的一句话,他便搬到了最偏远的小院子里去,缺水少粮,几乎什么都没有。

  与其说是住处,不如说那是个简陋的牢笼。

  萧熙的葬礼过去还不到三个月,顾父就又娶了,新婚妻子仍然是A市有名有姓的大家族的独生女。

  一个月后,这位新的顾夫人怀孕了,十个月后,他诞下一名男婴,取名顾枕,也是萧熙的弟弟。

  这时萧熙六岁。

  距离他搬到那处小宅院已过去半年。

  顾父让个老妇人去照顾他,生怕他死在里头,这传出去,他难免会落人口舌。

  新弟弟出生的那天,萧熙曾去看过他。

  宅子里的佣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他们来来往往间,都在谈论这个刚出生的孩子。顾大哥和顾二哥终究名不正言不顺,他们的母亲早早就死了,萧熙的母亲也死了,再加上顾父并不喜欢他,最终拥有继承权的,只会是这个刚出生的孩子。

  他们都在恭贺小少爷的到来。

  萧熙躲在角落里,听素来苛刻的女管家语气含笑,感叹道:“小少爷可真是咱们顾家的福星啊。”

  一个福星。

  一个灾星。

  两相对比下来,萧熙的处境更加难过。

  对这位新弟弟,他那时是羡慕的,觉得对方真好命。他悄悄地看上了一眼,生的也好看,皱巴巴的小脸已长开,肌肤雪白,玉雪可爱,不出意外,他长大后一定会很招人喜欢。

  萧熙在婴儿房静静的看了他很久。

  他心中除了羡慕的情绪,还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看着熟睡中的婴儿,心里蓦然生出一个念头。

  听说,新生儿的颈椎比平常人的脆弱许多,也小上许多,只需要轻轻的伸出手,在那上头掐住,然后一点点收紧……

  咔嚓。

  颈骨会断裂,想来,这小婴儿会痛苦不堪,脸色会憋得青紫,说不定还会睁开眼看他。

  他会看到什么呢?

  他会看到掐死他的人是他的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因为嫉妒和迁怒的怨恨,将他活活掐死。

  顾黎戈杂七杂八的想了许多,放置在婴儿脖颈上的手一点点收紧。

  偏在此时,那小东西睁开了眼。几秒后,他哇哇大哭起来,眼泪打湿了纤长的睫毛。

  月嫂闻声而来,急匆匆的把他抱在怀中哄着,嘴中唱着不知名的小调。

  在她低声的吟唱中,顾黎戈悄无声息离开了这间婴儿房。

  还是让他活着好了。

  反正,生活在这样的地方,谁又能保证,他活着不比死了痛苦百倍。

  萧熙十二岁时,照顾他的老妇人去世了,临终前,她把一切都告诉给了萧熙。

  老妇人原是萧然身边的旧人,从小看着萧然长大,原本已经退休了,却在时隔多年后,从报纸上看到了新闻,又回到萧然身边。

  萧然活了二十七年,前二十年都顺风顺水,唯独这最后七年遇见了顾父。她为爱痴狂、为爱丢了一切,失了自尊、失了亲人、失了自由、失了神智,成了个疯疯癫癫的疯子。

  最后把命也失了。

  她死前留了东西,放在老妇人那儿,辗转又到了萧熙那儿。

  老妇人把一直贴身藏着的东西,在最后一刻给了他,随即咽气。

  萧熙在她床前坐了一整个白日。

  夜晚,他才动动僵硬的身子骨,用生冷的手指拆开文件夹,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一张银行卡、一沓顾父害人的证据,还有一封信。

  信纸缓缓铺陈开,借着昏暗的月光,他窥探着纸上的字迹。

  这是封萧然写给儿子的家书,但某种方面上来说,它更像遗书。

  信上说,她一直都在装疯,背地里调查她父亲的死因,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收集到了所有的证据。顾父以为她是个疯子,很多东西都不对她藏着掖着,按捺不住时,甚至会刻意到她面前将这些肮脏和丑恶娓娓道来。

  她把这些东西都留给儿子,希望儿子能够替她报仇。

  那张银行卡是她这么多年来的零花钱,她很少动用,没有人知道,这笔钱很安全。如果萧熙想要,随时可以动用,如果日后萧熙不再需要这笔钱,就将它送给心爱的人,就当这是她提前备好的、给未来儿媳妇的见面礼。

  她这辈子活的潇洒,唯一对不住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的儿子。

  儿子她尚且可以弥补,父亲却无能为力,她每日都活在愧疚和悔恨中,生不如死,装疯多了,渐渐也开始觉得,自己是个真的疯子。

  信上还说,她早知顾父会对她出手,她准备从容赴死,去见她的父亲,她要去阴曹地府赔偿他老人家。至于这身后事……

  她全权交给她儿子来办。

  她已经不想活了。

  屋内的电灯发出“哔啵”的声线,断电的灯泡复又重新亮了起来,昏黄灯光闪烁的刹那,有滴水珠从不知那个犄角旮旯冒出来,洇湿了米黄色的信纸。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