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别在车上,啊,别,太深了:校花被拉到树林里糟蹋小说

 谢刃将他的玉剑递过去,远远看了眼被火海阻隔的恶灵:“大船上的修士?”

  “被人囚禁在魔鼎中,用妖火烧了百年。”风缱雪叮嘱,“尽量护住众人魂魄不散,这样还能有个来生。”

  谢刃点头:“只管交给我。”

  风缱雪说:“好。”

文学

  谢刃将人安顿到一边休息,自己掉头冲入火海!他惦记着风缱雪身上的伤,满心只想速战速决,并没有多少耐心挨个来打,于是干脆同时向空中扬出数十收煞袋,右手再以烈焰幻出火鞭,一次拦腰卷住几十恶灵,手腕翻转,“咣咣咣”全部甩了进去!他收煞收得熟门熟路,余光瞥见风缱雪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内心越发得意,下一剑也就挥得更猛,魔鼎内的黑色烈焰撞上红莲火,顷刻就会化成轻烟,很快,沙滩上的火焰便只余下了一种颜色。

  漫天晚霞也被染成红。

  风缱雪看着那裹了满身烈焰的黑衣少年,觉得他似乎比先前更成熟了一些。若说在长策学府时,是白衣顽皮,甚是可爱,那现在便是攻无不克,甚是可爱……反正总归逃不过可爱。他用手背冰了一下滚烫的脸,却没有离开,依旧站在火舌的边缘。倒是谢刃在看到之后,不得不加快速度,三下五除二将最后一批恶灵悉数丢入袋中,再飞身把他拖离火海:“怎么也不躲着些?”

  风缱雪拍拍他的肩膀:“你先放我下来。”

  谢刃单手抱紧:“我不放,你都受伤了。”

  风缱雪道:“小伤。”

  “小伤就不用管了?”谢刃寻了块干净的大礁石,“坐好,我看看。”

  风缱雪方才打得狼狈,但这鬼地方也没法沐浴更衣,幸好先前抢的……崔小公子慷慨赠予的春涧匕首还在,谢刃用它凝了些霜雪,沾湿帕子交给风缱雪擦脸,自己则是取出伤药,替他小心处理肩上和掌心的伤。

  曾经发生在铁山的对话如今又重新上演一遍,但这回谢刃已经有了经验,于是将人圈在怀中连哄带骗:“就一点点疼,马上就好了,真的,我最近疗伤手法多有精进,你别乱动啊,听话。”

  风缱雪被他呼出的气息撩得耳根痒,不得不朝另一边躲,或许是因为心不静,又或许是因为某人真的偷偷学习了,似乎还真的不大疼,便问道:“你是从哪儿进来的?”

  “我已经拆了两个世界。”谢刃道,“我初时进入的荒岛,上头立着三千人偶,还未被点醒,它们全部做成了曜雀帝君的模样,极为逼真。”

  “曜雀帝君?”

  “是。”谢刃替他缠好绷带,“我左右找不到门,索性就拆了那座岛,果然顺利进入了下一个世界。”

  “也是岛?”

  “是堆放杂物的岛,海滩上堆了许多破旧的织布机,七七八八的,也没有你。”

  风缱雪从他怀中坐起来,自己拢好衣襟:“这座海岛上有个小姑娘,是失踪修士之一,她被人炼成了傀儡,双手虽幼嫩,却生满厚茧,是常年织布所致。魔鼎内炼着三千魂魄,人偶的数量恰好也是三千,所以我猜幕后之人应当是想等这批恶灵彻底炼成后,再装填入那些‘曜雀帝君’的身体中,好供他将来驱使。”

  “幕后之人,九婴吧。”谢刃握着他的手,“这里的伤要不要包扎?”

  风缱雪摇头:“不必了,影响我拿剑。”

  谢刃看着他:“你不必拿,我保护你。”

  风缱雪问:“你刚刚打剩下的恶灵,用了多久?”

  “多久?一刻钟不到。”

  “一刻钟太久,何时能一招收尽,再来说保护我的事。”

  “一招?”谢刃心想,那可是两千多凶神恶煞的朋友们,谁能一招就解决?不过看风缱雪已经一瘸一拐地走向了另一头,他便也追上去将人扶住,“这座海岛你若也找过了,那咱们去下一个?”

  “你拆完一个世界后,那个世界的东西会随之消失吗?”

  “应当不会,我在落入第二座荒岛时,亲眼见到几十上百的人偶也一同跌落。”

  风缱雪将所有的收煞袋交给他:“废旧织机,傀儡女童,若我没猜错,她们织出来的布匹应当就是要拿来做那些曜雀帝君的人偶。我们只找到了三千,别处保不准还有更多,又或者有些早就已经炼成,你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谢刃将自己的手递过去,“握紧一点啊,免得这回又弄丢我。”

  风缱雪却只看了一眼,站着不肯动。

  谢刃只好改正:“行行行,手给我,让我来握紧一点,免得又将你弄丢,你比较值钱。”

  风缱雪侧过头看向别处,反手用剑柄戳来一下:“快些!”

  谢刃见他像是在忍笑,便也跟着乐,硬是与对方十指相扣,这才拔剑共同冲向下一个世界!

  “轰!”

  在落地的瞬间,谢刃将他牢牢护在怀中,原想充当一回话本中常见的“人肉软垫”,结果风缱雪也不知从哪里召来一股风,卷起两人稳稳落向沙滩。

  “……”

  风缱雪踢踢他的腿:“你还躺着干什么?快起来。”

  谢刃耍赖:“起不来,拉我。”

  风缱雪看着他笑,伸手刚想去拽,天上却突然掉下来一个人偶,砰!直挺挺插在了谢小公子身边,扑得他满脸都是沙。

  “咳咳,呸!”谢刃被呛得咳嗽了半天,叫苦,“这玩意儿也太会挑地方了吧!”

  “谁让你不起来的。”风缱雪将沙滩中的“曜雀帝君”拽出来,感受到对方体内若有似无的熟悉灵气,便问,“你点醒的?”

  “是,为了能尽快找到你,就唤醒了一批。”反正人偶又不会说话,谢刃丝毫不担心膨胀过度的“我媳妇”会被发现,看起来就十分君子坦荡荡,人模狗样的。

  风缱雪一寸一寸仔细摸过人偶,从头发,到脸,再到胸膛小腹,眼前他手还要更往下,谢刃终于忍不下去了,不行,这不可以,虽然是假的,但假的做得太真,摸起来也是醋坛子与绿光齐飞,便问:“你在找什么?”

  “没找什么,想看看它的材质。的确是丝绢,却比天女制成的还要更细腻,而且柔韧度极佳,一根丝线便能拖动一块巨石,这技法应当与石窟内无处不在的鲛人有关。”风缱雪收回手,“走吧,我们去别处看看。”

  这座海岛很大,两人御剑升至高处,初时并未觉察出异常,可正准备走时,风缱雪的余光却瞥见天边似有暗光浮动,谢刃也道:“好像有结界。”

  两人各自祭出一道符文,似利剑飞向半空,果然在那里割出道道裂缝!海风呼呼灌进口子,很快便将结界撕成粉碎,而紧随其后出现的场景,也令两人大吃一惊!

  一名白发修士正被铁链缚住四肢,悬空高吊在昏暗的天地间,他身后聚着滚滚黑云,而两侧则是数万把飞速旋转的锋刃,共同组成阵法,似是要将云也斩碎!

  “是天无际!”谢刃掏出照魂镜遥遥一试,“九婴并没有成功占据他的身体。”

  “若成功占据了,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吊着。”风缱雪道,“趁着还没被发现,先将人救下来。”

  谢刃与他一道御剑行至阵法周围,本想挥剑砍破刀阵,那些锋刃却丝毫无惧火光与飞花!风缱雪再暗中用寒霜一试,虽能冻住,但冻住的时间不过眨眼间,很快锋刃就会挣脱冰雪禁锢,重新高速旋转起来。

  谢刃看着被刀阵牢牢包裹住的天无际,还在仔细琢磨救人的方法,风缱雪却已经拽着他的胳膊落回地面,吩咐:“你保护好我。”

  谢刃没明白:“保护,你要做什么?”

  风缱雪主动往他怀中一靠,双手搂住腰,谢刃毫无防备,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惊得脑子一空,虽说他幻想这一幕也不是一天两天,但白头发道长还在天上挂着,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不然还是先救人吧?

  而风缱雪的神识此时已脱离出窍,一道莹白寒光没入沙滩上的“曜雀帝君”额心,下一刻,便操纵着他的身体冲向刀阵!

  谢刃:“……”

  织成人偶的柔韧丝绢,此时成了最好的阻隔屏障!只见“曜雀帝君”撕开胸前衣袍一兜,数不清的锋刃立刻争先恐后地撞入他怀中,又纷纷跳动着想要冲出来!风缱雪哪里肯给它们这个机会,单手一压衣襟,将大半寒刃都牢牢制住。此时刀阵已经出现了巨大的缝隙,风缱雪趁机斩断锁链,一把拖着天无际冲向沙滩!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