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握住嫦娥仙子娇乳:纯肉道具调教浪货高H

“是的呢。”四月一日君寻笑着点头,接过沢田奈奈手里的报纸。“那我先去准备早饭, 您去喊阿纲起床?”

  “那就麻烦君寻喽。”

文学

  四月一日已经在沢天家生活了很久了。他从小父母双亡, 沢田奈奈是他的姑姑。因为担心四月一日不能很好的照顾自己, 所以沢田奈奈将四月一日接到自己家, 照顾四月一日的起居。

  四月一日与她的孩子沢田纲吉同龄, 两人不仅在同一所国中, 更是十分巧合的分到了同一个班。四月一日从来都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并且家务也做的非常好, 在四月一日的帮助下, 沢田奈奈能够很轻松的做家务活。

  而至于她自己的孩子嘛……沢田奈奈无奈一笑。她的孩子似乎总是很笨拙, 很多事情都做不好。但是可能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 两个孩子感情非常好,纲吉每次受到同学欺负的时候四月一日都会保护纲吉。

  “诶呀, 这是……君寻你看, 这里有一张非常有趣的传单呢。”沢田奈奈看着一张“家庭教师”的传单,笑着招呼四月一日上前。

  “这是……”四月一日看着传单,“我会把你的孩子培养成下一代的新领袖,并且会成为帅气且独当一面的男人……”四月一日无奈的对沢田奈奈说,“姑姑,这个怎么看都是骗人的吧?”

  “诶?不会啊,我已经打过电话了, 对方马上就会来了呢。”

  “已经打电话了吗!”四月一日着实被沢田奈奈的速度吓了一跳。他是知道自己的姑姑有些粗神经,但是……

  #怎么办,还是好担心姑姑被骗啊#

  “诶呀,都这个点了, 得赶紧去喊阿纲起床了呢。”沢田奈奈抬头一看钟,发现时间不早了,赶紧上楼喊儿子起床,四月一日也转回厨房把早餐端出。

  “ciao~”刚刚把餐桌摆好,四月一日就看到一个小小的穿着黑西装,帽子上趴着一只变色龙的婴儿“站”在他面前——准确来说,是站在茶几上。

  “你好,请问你是……”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婴儿是怎么进到家里面的,四月一日还是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我是阿纲的家庭教师。”小婴儿说着,递上一张名片。

  “家庭教师Reborn?”

  四月一日蓝金异色的眸子里全是惊讶,“你就是往我家乱塞传单的人?”

  小婴儿歪着头看着他,四月一日心里莫名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咚!”伴随着一声痛呼,四月一日无奈扶额。

  他的这个表弟啊,每天早上都会在楼梯间摔倒。然后平常走路也是各种花式摔跤,他防都防不住,现在平常在外面顺手拉起纲吉的动作已经无比娴熟了。

  “阿纲,快点下来吃饭啦!”

  “哦、好——啊!”

  发现纲吉的声音不对劲儿,四月一日连忙走过去,就看到沢田奈奈一脸担忧的站在纲吉身后,刚刚诡异的小婴儿面带笑容站在沢田纲吉面前,而纲吉脸貌似被狠狠地踹到了地上。

  “脸好疼……”

  “哇,阿纲不要紧吧!”连忙上前扶起纲吉,四月一日看着纲吉被磕红的脸,无奈叹息。

  不再理会那个诡异的小婴儿,纲吉匆匆忙忙收拾好,赶紧出了家门。

  上学迟到什么的……想想都可怕。

  早就已经收拾完毕的四月一日静静站在门口等着纲吉。四月一日手伸到胸前,微微虚握,异色眸中全是不解,不解掩饰住了眸子里不符合年龄的凝重。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刚刚的那个小婴儿,四月一日总有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就好像是对方身上压着什么非常沉重的东西。

  而且,想到小婴儿身上那个诡异的黄色奶嘴,四月一日下意识的皱眉。那种东西给他一种非常非常不舒服的感觉,说得过分点,他是厌恶那个东西的。

  好不容易等到沢田纲吉出门了,一路上四月一日不知道几次眼疾手快的把即将摔倒的纲吉一把拉起,但是或许因为太着急,纲吉居然一脚踩上了一只吉娃娃的尾巴。

  “狗……”看到吉娃娃的链子没有拴好,纲吉反射性想跑,四月一日正要上前帮纲吉赶走吉娃娃时,就看到Reborn已经把狗安抚下来了。

  哦,差点儿忘了你一直跟着我们了。

  说起来,这个小婴儿还真是奇怪呢,说自己是杀、手,四月一日是绝对不想相信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沢田纲吉和Reborn面对面的时候,他的心里突然冒出来了一句话——

  【……开始转动了……】

  不过,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并没有怎么困扰四月一日,反而是Reborn的出现让纲吉感受到了非常大的烦恼。

  说实话,看到Reborn子弹打中纲吉的时候,四月一日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喂!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震惊的看着纲吉衣衫破裂,头顶冒火,口里还大喊着“复活!拼死也要向屉川京子告白!”然后绝尘而去。

  刚反应过来,四月一日连忙追赶对方,“等、等等啊,纲吉!你的衣服!”

  看着两人先后跑走,Reborn勾起嘴角,似乎心情不错。

  但是他的黝黑的眼瞳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如果他刚才没有看错的话,刚刚,沢田纲吉的表哥在他的子弹打出的时候露出的眼神——可根本不像是一个小孩子会有的。

  更何况,这一路上,那个孩子一直盯着他胸前的奶嘴,眉头紧皱。虽然很小心的掩饰起来了,但是Reborn还是能看出来,那个孩子似乎很警惕他胸前的东西,甚至于排斥。

  这可是很奇怪了,明明只是个什么都没接触过的小鬼,怎么会,对这个东西……

  而且,蓝金异色的眸子,这可不多见呢。

  打好主意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孩子,Reborn转身走进密道。

  而另一边,纲吉差点就要被井盛之王云雀恭弥咬杀了。

  说起来,纲吉这一天过的还真是精彩,不仅被他人挑衅,再一次中了死气弹,回家后还被告知自己是什么什么家族的继承人,简直不要太闹心。

  然后,四月一日就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霸占了纲吉的床,还顺便布置了陷阱。

  看着纲吉崩溃的抱头咆哮,四月一日叹口气:“算了,纲吉,你今晚到我房间睡吧。”

  讲实话,就纲吉那个睡姿,就怕纲吉半夜一个不小心就触动陷阱了。

  好不容易度过艰难的第一天,四月一日和纲吉都小看了这个鬼畜大魔王的威力。

  说实话,昨天四月一日并没有睡好。到不是因为他把床让给了纲吉,只是因为他做了一个非常诡异的梦。

  也不算是噩梦。梦中只是出现了一只翩翩飞过的蝴蝶和一只茫然飞翔的鸟罢了。但是四月一日总有种自己就是那只鸟的感觉,大概就是庄周梦蝶那样的迷茫吧。

  或许也是因为没睡好,四月一日今天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就算知道纲吉的那个诡异的家庭教师在暗地里偷偷观察他们,四月一日也顾不上了。说实话,他不就是打了一个盹儿,纲吉身边就怎么多出来了一个银色头发的不良少年?

  “怎么了吗,君寻?你今天都无精打采的。”纲吉看着依旧迷迷糊糊的四月一日,眼神充满担忧。

  “没什么。”四月一日摇摇头。知道纲吉的性子,四月一日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下:“……其实就是我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梦?”

  “听说梦境是人潜意识的表达,不如说说你的梦境是什么样的?”Reborn不知道从哪个密道蹦出,稳稳当当落在纲吉头顶,忽视了脚底下少年的痛呼。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梦……”四月一日抬头看着天空,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一样。“我梦到一只鸟在追逐一只蝴蝶,但是怎么样鸟都追不上,最后,蝴蝶消失了,鸟……被困在笼中……”

  “就是种花家的庄周梦蝶的故事吗?”身为学霸的狱寺隼人自然是听说过庄周梦蝶的故事。虽然他本来是想嘲笑这个蓝金异瞳的家伙居然会搞不清现实与梦境,但是……他毕竟是十代目的表哥啊……

  “庄周梦蝶?”可怜了沢田纲吉,他本来就国文不及格,更别提再了解一下天朝的文化了。

  一旁的狱寺隼人还在滔滔不绝的给自家十代目补习庄周梦蝶的故事,这边的Reborn已经开问了:“所以你是梦到自己变成了那只蝴蝶吗?”

  “不。”四月一日苦笑了一下,“我是那只鸟。”

  嗯?

  Reborn歪了一下头。他刚才没有感觉错的话,那一瞬间,这个孩子身上的气质好像……

  “不过,也只是一场梦嘛,君寻就不要再为这个梦境烦心了。”好不容易弄懂了庄周梦蝶到底是什么事,还没弄懂这背后到底有什么含义的纲吉出声安慰。

  本来他是不该出声的,但是,刚刚四月一日给他的感觉……他觉得,如果他不出声的话,好像会发生什么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