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和审审在玉米地接种:我和爸爸做完去上学

“哎,别费事了,我在城里也没少找什么中医老专家啥的,开了不少挺贵的中药也没一个好使的。”徐国盛摆了摆手。

“徐叔你别嫌我说话直,您都病成这样,就当是有病乱投医吧,多尝试一种药终究不是啥坏事不是?”

赵本严耐心地解释着。

文学

“是啊,叔。你就信小兽医一回吧?”一旁的二胖也跟着劝解。

“中,你们两个说得对。果果啊,快谢谢你两个哥哥!”

一直站在旁边抹眼泪不说话的徐小果站起来,给赵本严和二胖深深地鞠了一躬,这小丫头虽然看上去还是满脸稚气未脱的样子,但是却如出水的芙蓉一般亭亭玉立,一副美人胚子的样子。

……

次日一早,赵本严刚刚起床,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谁啊?这么大早上的,干嘛啊?”赵本严不满地问着,一边穿好衣服下地开门。

“噗通”一声,只穿着背心短裤也是一副睡觉打扮的徐小果直接跪到了小兽医的面前。

“果果妹子,你这是干啥啊?”赵本严伸手去扶,无意间摸到少女水嫩的肌肤心中却是一惊。

“本严哥,我求求你救救我爸爸吧!就只有你能救他了。”少女的回答让赵本严更是一头雾水。

“自从昨天他喝了你给他的那个药,今天早上居然能自己起床了,还给自己熬了一锅的粥喝,他原来几乎都不能吃东西了。”徐小果道。

“我那药那么神奇?”小兽医自己也有点不信。

“是啊,我知道我们家没有钱,不过只要你能治好我爸爸,本严哥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徐小果慢慢地扬起俏生生的小脸,看向小兽医短裤上那凸起的地方。

晨光中,带着微凉的晨风吹动着徐小果乌黑的秀发,吹弹可破的小脸上还留有几道泪痕。

农村的女孩大多不习惯带束缚那地方的小衣,小果背心前襟裸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自上而下赵本严,可以从那里清晰地看到那雪白的一片,焕发着勃勃生机,不由得有些痴了。

在女孩清澈的眼神下,赵本严有点不好意思地想要两腿夹紧,只是有些适得其反地让那里支得更高。

“果果妹子,你先起来,给你爹治病的事好说。”

无奈之下,小兽医治好伸手先去搀扶跪在地上的少女,以掩饰自己下某个地方的尴尬。

“妈的,明明昨天都把二十年的积攒的精华贡献给鑫月嫂子了,怎么一早上又变成这样了?”

赵本严内心骂着自己的雄性本能。

“我不起来啊,本严哥哥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少女执拗地跪在地上抗拒着小兽医,结果本来赵本严扶她起来的简单动作,看起来似乎是两个人在拉拉扯扯!

“你们在干什么?小果妹妹,这个色狼兽医为什么要拉你,是不是想把你拉进他的兽医站里检查身体?”

一声娇嫩女声在后面响起。

赵本严抬头看去,正是孟晓华那个小祖奶奶叉着腰,瞪着一对水汪汪大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们两个。

“晓华 ,你误会了,小果是找我给她爹治病的!”看到这小姑奶奶,赵本严赶忙撒手解释着。

“小果,是这么回事吗?你不用怕他,有姐姐在呢?”孟晓华将信将疑地把跪在地上徐小果扶到兽医站的外间屋里坐下。

“是的,我是找本严哥哥是为了给我爸爸治病的,只有他才能治好我爸的病!“徐小果半带着哭腔说道。

“真的?你爸那癌症,他一个没证的兽医就能看的了?”孟晓华不解地问。

“真的,我就给我爸喝了一次本严哥哥给拿的药,我爸就能自己下地还知道吃饭了!”

“你有那么神?”孟晓华转过身瞄了一边的小兽医一眼。

“哼!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跑我这儿来都是为了检查身体啊?”受了一肚子窝囊气的赵本严,不失时机地挖苦了下孟晓华。

“你……别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赶紧给人家小姑娘开药!”孟晓华被噎得一时语塞,赶紧岔开话题。

……

半小时后,赵本严和孟晓华跟随着徐小果回到她有些破烂不堪的家里。

昨天还靠在炕上,喘气都有些有气无力地的徐国盛精神状态明显好了很多,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屋子中央摆的一台老式电视机。

“本严啊!啊不,赵神医!谢谢你就我们全家啊!”

一见到赵本严,徐国盛明显非常激动,站起身来就想跪下,被小兽医和孟晓华赶紧拉住方才作罢。

“果果你过来,赵神医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家徒四壁,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我这个长得还中的丫头,你要是不嫌弃,等果果明年满了十八岁,就让她嫁给你做老婆吧?”

徐国盛拉过自己的闺女,往赵本严的身边推去。

“使不得,使不得!果果还小,将来还得继续念书的。不过徐叔大可放心,你的病我包下了,肯定不会要您一分钱的!”

听了小兽医的回答,身边本来已经脸色铁青的孟晓华才逐渐回复过来。

“我这里这包药够您再喝十天的了,十天后我会再来送药的。”赵本严又掏出一个小纸包出来。

“果果,快给恩人跪下。”

徐国盛连忙道,赵本严自然不受果果的跪,这屋子里又是一番推搡谦让。

“这是干嘛呢,一大早上的就给这个跪给那个跪的,老徐你是病糊涂了吗?”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过来。

“呀,是孟村长啊,这不是感谢赵神医给我治病呢吗!”徐国盛满脸堆笑地和走进来的孟大庆解释着。

“谁?赵本严这小兽医能给你治癌症?呵呵……我知道他给老母猪接生还中!”孟大庆看了旁边的小兽医一样冷嘲热讽笑着坐到椅子上。

“哎!老徐,我也知道你这是有病乱投医,不过你这在省城都治不好的病,回到咱们乡下找个兽医就能治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这次来我想有几句话和你说。”

孟大庆旁若无人的说着。

“您想说什么?”徐国盛怯生生地问道。

“哎!老徐你想过没有你现在得的这个病,现在估摸着能多活一天是一天了,你要是突然撒手归了西,你剩下这么个半大不小的黄花大闺女可怎么办?孩子她妈还不在身边,我琢磨着趁你还清醒着,赶紧给你闺女小果找个婆家吧?就许配给我们家孟广禄怎么样?”

孟大庆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我不同意!”

徐国盛霍然站起,手指着孟大庆愤怒地喊道。

孟广禄是孟大庆的独子,长得膀大腰圆的,可是自小的就是个傻子,二十好几了也根本没人愿意嫁给他,难怪徐国盛会如此动怒。

“呵呵,老徐你想清楚了,你要是不在了,你放心让你那宝贝闺女自己留在外面吗?到时候谁来照顾她,嗞嗞……嫁给我的傻儿子总好过落到那些什么骗子手里好吧?”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孟大庆居然瞥了身边的赵本严一眼!

“你……..”徐国盛一时语塞,瞪着愤怒的二目看着眼前的无赖村长。

“我!我来照顾她!”一直在旁边听着对话的小兽医突然站起来说道。

“哼!你凭什么?”孟大庆鼻子里哼了一声。

“就凭小果是我未过门的老婆!”

“没错没错,不论我这病治不治的好,我刚才都和赵神医商量好了,等明年小果够十八岁了就嫁给本严做他媳妇!”

刚才在一边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徐国盛马上借坡下驴地打着圆场。

“哼,行啊,赵本严你小子居然打起我们老孟家儿媳妇的主意了,行!咱们走着瞧!”

孟大庆冷冰冰盯着屋里的几个人,瞪了几眼后扬长而去。

……

“行啊?色狼小兽医,这么快就把终身大事订下来啊?是不是得请我吃饭啊!”

从徐国盛家里出来,满脸怒气的大美女孟晓华终于发作。

“我说晓华,你是不是傻啊?我刚才要是不硬顶下来,难不成就看着我们小果妹子,嫁给孟大庆家里那个傻儿子孟广禄吗?”

赵本严一脸委屈地解释着。

“那……那这事都传得沸沸扬扬了,要是将来小果妹子真当真了呢?”孟晓华还是有点不放心。

“当真…..当真的话,我就娶了她好了,那丫头胸脯鼓鼓的屁股翘翘的,将来肯定能给我生儿子!”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