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我们身体连接在一起了:健身教练慢慢揉我下面

我洗好澡,你躺床上去了,我期盼赶紧进入那个大公司,为了我的理想,奋斗前进,我很兴奋,兴奋地睡不着。

老板娘手脚一向麻利,收拾了一下,冲了个澡,就进了房间,我见她一丝不挂地进来了。

她笑着爬上了床,又爬在了我的身上,“你闻闻我香不香?”

我闻了一下,“好香,喷香水了?”

“嗯,你明天就走吗?”

文学

“是啊!”

“那好几天见不到你了,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我说。

“那你把这几天该交的公粮交了吧!”

我听着,浑身打了个颤,几天的公粮一起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说:“我怕我吃不消。”

她撅着小嘴,“那我可不管,你走了,我的地谁来种啊?”

我笑着说,“你爱让谁种就让谁种呗。”

“呵,你老小子一点都不在乎我嘛,那我让隔壁的二娃把我种了算了。”(二娃是个傻子。)

我不屑地看着她,“二娃那家伙傻傻的,怕是满足不了你。”

“切,那也比没有好。”她笑着说。

我说:“悠着点啊,我明天还得赶路呢。”其实我是要应付明天去大公司的报到,第一天肯定有很多的事情,说不定还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我需要充沛的精力,当然要叫她悠着点了。

“嗯,我才不管,我恨不得把你这黄瓜吞进肚子里。”她说着,将我的裤子脱了,扶着它一口就吃了过去……

“噢嘶……”她的技术又见长了,女人似乎是天生的,无师自通,还进步神速。

接着,她的一对大馒头,压在了我脸上,差点没把我憋死,我毫不客气地吃她的馒头……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背上的行囊出发,我的行囊很简单,就一个拉杆箱,几件衣服,几件生活用品,就是我全部的家当了。

老板娘觉得奇怪,“你回家,拉着个箱子干嘛?”

我说:“哦,回家住几天,该用的东西还得用,还穿的衣服还得穿,不用另外买嘛,反正就一个箱子不重,我回来的时候带回来就是了。”我到现在还在骗她,不是我想骗她,我是怕她难过,而且我心头软,只要她一个恳求,我可能就走不了了,我真的是怕她求我。

但我知道,在这里我没有将来,她是个有夫之妇,我跟她不可能有将来,而且在这里没有前途,累死累活的,最后还落得个吃软饭的名声,为我的长远打算,我必须离开这,对不起了,老板娘,真的对不起,我心里这样愧疚地说着。

老板娘还是被我忽悠过去了。

临走时,她硬塞给我两百块钱,“给咱妈买点补品。”

我死活不要,她死活要我收下,最后我还是收下了,因为我不收下也不行,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能跟你这样折腾一天,她生意也不用做了,我也不用走了。

我代表我老妈收下了这个钱,其实我还有一个月的工资没结,这么相抵,她还是赚了,算了,送给她了,怎么说,也睡了人家那么久,那点工资就不提了。

其实内心里,我对她还很内疚,睡了人家那么久,现在拍拍屁股就这样走了,确实有些对不起人家,只是我必须得走。

我告别了老板娘,踏上了新的旅程,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

我拖着箱子,上了一辆黄包车,老板娘在后面挥手,她以为我在朝车站去,而我却去向另一个地方。

爱尚离这边并不算太远,所以我坐着黄包车,约摸半个小时就到了。

我已经站在爱尚公司的门口,巨大的花岗岩厂牌,宽大的拉门,依次排开的厂房,门右手边一座五层楼高的办公楼,这个厂真是气派。

我心里一阵兴奋,要是能在这样的厂里上班,单单穿着这个厂里的制服出来,也会很有面子。

我兴奋地一塌糊涂,走到门卫室,说明了来意。

门卫室的大叔,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对我闪着很怀疑还夹着鄙视的眼光,大概看我穿得普通,甚至说有点土鳖,他不紧不慢地说要打个电话问一下,我这才想起秦总叫我事先打她电话,可能是我一心想着摆脱那女人,也可能是我太兴奋了,不知不觉,我倒把这事给忘了,没曾想一来就碰了一颗冷钉子。

也好,让他打电话问问,也省下了我的电话费,我说:“你打吧!”

然后就见他把桌角的电话机移了过来,按了免提拨号,电话通了,他说:“秦总,有个张师傅说是跟你讲好的,来这找你。”

“你问他叫什么名字。”电话机里一个美妙动听的声音,应该是秦总的声音,我心里暗喜,原来她在,那就好办了。

他抬头问我:“你叫什么”

“我叫张三财。”我淡淡地说,已不再奢望他对我会有多热情,他对着电话机说,“他说他叫张三财。”

没想到秦总一听,声音就变得很兴奋,“对,我等的就是他,老钱,你对人家客气一点,他可是我的贵客,快请他进来,来办公楼四楼找我。”

“哦哦。”电话一挂,那大叔,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他笑呵呵地对我点头哈腰,“原来是秦总的贵客,怠慢了,怠慢了,秦总让你直接上办公楼四楼找她,最高的那座楼就是,快请,快请。”

他说着,手往墙上那按钮一按,拉门就开了一个大大的缝。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