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两条身体缠在一起:下岗美熟妇的沦陷

丘比特抓着阿佛洛狄忒的手指,站起来贴在他的身上,说话时唇缝都不敢张开,他小声说道:“闭着嘴巴看。”

  阿佛洛狄忒轻笑一声,随后与哈迪斯聊起了天。

  阿佛洛狄忒询问道:“哈迪斯,你与我说一下冥界亡魂转生的过程吧。”

文学

  哈迪斯简单的给阿佛洛狄忒介绍了一下:“首先,死去的亡魂会被塔纳托斯从人间带往冥界。等亡魂进入冥界后,他们就再也不能回到大地上,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穿过冥河,来到冥界的入口处。”

  “不过冥河除了主神外,就只有卡戎的渡船能带亡魂过去。而卡戎会向那些亡魂收取一个金币,给了金币的亡魂穿过冥河,接下来,就是穿过由刻耳柏洛斯镇守的冥界大门……”

  阿佛洛狄忒抬起手,询问道:“那亡魂如果没有金币呢?”

  哈迪斯怔住,随后答道:“那他们就只能徘徊在冥河与大地的交界处,等哪天冥河起潮时,被卷入冥河中灭亡。”

  阿佛洛狄忒皱起了眉,哈迪斯解释道:“主宰,我们也不想这样,但冥河很危险,除了渡神卡戎的特殊神职外,其他的工具都不能在河面上行驶,会自动沉下去,卡戎一神的力量又有限,只能这么做。”

  阿佛洛狄忒沉默了几秒后,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们没有想过在冥河上架一座桥吗?桥是拱起的,并不贴着河面,这总不会收到影响了吧?”

  哈迪斯愣住了,阿佛洛狄忒见他不说话,又继续为这个构思完善方案:“可能因为冥河的特殊,这桥的建造更加困难。但困难归困难,集合几位主神之力的话,还是可以制造出来的,不是吗?”

  哈迪斯低下头,闷闷说道:“之前没想到这一点……”

  思维太局限了。

  阿佛洛狄忒:“好,渡冥河的解决方法有了,至于到时候如何把桥建起,由我来召集主神想办法。这事不急,留到最后再做,要是桥早早建好,其他的安排却没有做好,亡魂一窝蜂挤进来的话,会很乱。”

  哈迪斯不断点头,望着阿佛洛狄忒的眼神充满了信服,虽然带着兜帽,但是却有种愉悦的感觉扑面而来。

  阿佛洛狄忒把他的兜帽掀开,哈迪斯沉静的面容上带着些许惊愕,黑色的发丝被寒风吹的扬起,与雪白的皮肤对比鲜明。

  阿佛洛狄忒打量了他几眼,眉眼弯了弯,很正经地点点头,说道:“这样就感觉正常多了,你之前把面容藏起来时,给我的感觉和你的外表都不一样,我总觉得面前的人不是哈迪斯一样。”

  哈迪斯愣愣地看着他,眼眸中浮现出一抹困惑,好一会儿后他才说道:“主宰,那我继续说了……”

  “嗯。”

  哈迪斯拳头抵唇,轻咳一声后,继续说道:“亡魂从冥河穿过来后,就要穿过冥界大门正式进入冥土。冥界大门那里有刻耳柏洛斯守候,主要是防止是活人的灵魂进入。如果活人灵魂一定要进入的话,那么就不准再离开。”

  “在冥界大门后,便是水仙平原,亡魂会在水仙平原上遗忘所有的过往。当过往从它们体内消失后,如果亡魂上没有怨力,便代表它们身前没有作恶,它们会穿过水仙平原进入爱丽舍,在爱丽舍开始新的生活,从此不再痛苦。如果有怨力,就会进入深渊,永远不得解脱……”

  哈迪斯说完,阿佛洛狄忒又等了片刻,见他不继续说了后,面容浮现出一抹惊愕,问道:“没有了吗?”

  哈迪斯期期艾艾道:“还要有什么吗?”

  阿佛洛狄忒只好自己找问题:“比如说,进入爱丽舍后,那亡魂就永远就那里吗?”

  哈迪斯点点头,阿佛洛狄忒毫不客气地问道:“爱丽舍再大,也是有限的,迟早一日会被填满。而失去过往遗忘了一切的灵魂从此空白,留下来也是一张空白而空洞的白纸罢了,没有任何用处,除了使爱丽舍变得更加拥挤。”

  “既如此,你为何不将那些灵魂散出去,让他们重新转生?”

  哈迪斯沉默几秒后,苦笑道:“灵魂神职随着伊阿珀托斯沉入了深渊,我们没法帮助亡魂转生。而它们又没做错什么,还交给了卡戎金币过河,我们总不能再把他们毁灭吧,如果那样的话,还不如一开始就把他们留在冥河外面,不将他们引渡进来。”

  阿佛洛狄忒目光微闪,灵魂神职啊,他有啊。

  他想到自己现在是冰霜主宰,对神域有着绝对的控制权,也不知再去深渊的话,塔尔塔罗斯会不会放他去与那几个泰坦神交流。

  阿佛洛狄忒心念一转,决定到时候去试试。就算塔尔塔罗斯不给他进去也没有关系,他可以假装进去了,然后把灵魂神职拿出来,反正哈迪斯又不知道。

  想到这里,阿佛洛狄忒便说道:“刚好深渊就在冥土下方,等到那里后,我去深渊拜访一下塔尔塔罗斯殿下吧,与他商量看看能不能把伊阿珀托斯的神格拿到手。如果伊阿珀托斯配合的话,我们就可以安排亡魂转生了,不用它们继续在爱丽舍中逗留。”

  哈迪斯想了想,问道:“爱丽舍的亡魂转生,那那些作恶的、最后步入了深渊中的亡魂呢?”

  阿佛洛狄忒冷淡道:“根据他们生前的罪孽,制定一个标准,给予不同惩罚的后也让他们重新转生。总之,不要留在冥土。”

  阿佛洛狄忒喃喃道:“不过这么一来的话,又多了一个事物,要有专门的审判官来记载亡魂生前的事迹。”

  “对了,如果桥建起来的话,就不用卡戎摆渡了。他没事的话,就让他守在桥前,喂那些亡魂呵稀释过勒忒泉水来消除它们的记忆吧。水仙平原虽好,但并不是专门消忆的,我担心建立转生后,有些狡猾的家伙会用特殊手段保存记忆,带着记忆重新转生。这样一来,人间的秩序就乱了。”

  哈迪斯认真记下:“建立冥河之桥,安排卡戎喂亡魂消忆泉水……建立审判和惩罚制度,还有亡魂转生。”

  阿佛洛狄忒喃喃地重复道:“转生……是死亡到新生的转变吧,我可以用这个凝聚出什么样的神格呢?”

  “到时候转生又该以什么样的形式建立才最合理呢?”

  阿佛洛狄忒皱着眉想到,哈迪斯犹豫了一下,问道:“主宰,我们要不要把消忆放到惩罚之后、转生之前就行?”

  阿佛洛狄忒鼻尖发出一声疑惑地轻哼:“嗯?”

  哈迪斯和他解释自己的想法:“因为我觉得一开始就消忆的话,有些太独断了。审判时及确定惩罚时,我们应该给那些亡魂一个为自己辩解的机会,然后再定下惩罚。毕竟事情并不是片面的,我们也要考虑到更多的因素和影响……”

  阿佛洛狄忒诧异地看他一眼,莞尔一笑:“独断?你倒是考虑的多……”

  哈迪斯笑道:“同时,那些作恶的灵魂在被惩罚时,也能清楚意识到自己正在因为曾经的罪孽而付出代价,警示意义更重,您觉得呢?”

  阿佛洛狄忒点点头:“你是冥王,你说了算。”

  他漫不经心地低下头,手里忽然出现了一只金闪闪的苹果,丘比特用手指戳了戳,试探性地拿了一下,阿佛洛狄忒握的并不紧,金苹果就被丘比特直接拿走了。

  他把金苹果举起,在绚烂的天空下眯起眼睛,看到金苹果点缀的那片绿叶上,忽然浮现出一个单词,‘生命’。

  丘比特读了出来,听到这个单词后,金苹果忽然被阿佛洛狄忒接过来,他仔细看了看,叶子上居然真的有这个单词,阿佛洛狄忒疑惑道:“生命?是我所想的那样吗?”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