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我玩工地上的少妇:我的熟妇情人们的肉唇

  举着牌子的雌虫们的神情热烈,人?数倒是不多, 大约都是青年的雌虫,白色的衬衫上还有红色的印花,一行“对战争说不”在白衬衫上格外?显眼。

  “反对战争!”

  “战争将会引起无所谓的伤亡!我们的家园将会被破坏!”

  “我们要和平!”他们举臂, 把牌子高高地竖起来。

  ……

文学

  激情呐喊的示威者引起了路边经?过的虫的注意, 很快他们那里就围了一圈的旁观者。

  夏默微微眯起眼睛,这里是主城区,靠近政府的地方,特意来这个地方示威□□, 很难不让虫猜想到?他们的用意。

  ——并且战争还没有爆发。

  在往前走是诺伊斯的老宅,只?有这个家族盘踞在主星的中心区。

  他的心里有些猜测, 打开半个车窗, 露出半张脸, 又给保卫科打了电话?,在原地静静围观事情的变化。

  有一只?雌虫,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站在队伍的最前面, 见?周围的热度都被吸引过来了,又领着背后的雌虫往诺伊斯家族所在的街道走去。

  “非战!我们不要战争!”

  “诺伊斯家族,战争的罪魁祸首!”

  “我们要抗议!”

  “为了一己私欲, 将我们的虫身安全置于何地!”

  围观的虫左看?看?右看?看?,不明白边缘星即将开始的战争和诺伊斯有什么关系?

  更何况,诺伊斯家族下一任的族长都自?动请缨,要去最危险的地方。

  得知消息的保卫科很快赶来,穿着蓝黑色制服,进行沟通,领头的雌虫根本不管保卫科说了什么,大喊:“你们都是诺伊斯的走狗!”

  “我们只?是在争取自?己的权益!就因为我们来自?边缘星,就没有虫权了吗?”

  “为了一己私利把虫族置于战争,诺伊斯家族是国之蛀虫。”

  围观的虫有几个热血的,冲上去拦住示威者,急忙问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叫战争是诺伊斯家族引起的?”

  “你们都被诺伊斯骗了,”雌虫冷笑,“他们家族的族长失踪了你们还不知道吧,诺伊斯怀疑是K18星球做的,为了让K18交出他们的族长,才组织了这一系列的事情。”

  “啊居然是这样……”围观群众哗然,转头接耳,对自?己的同伴道,“有没有可能是真的啊,艾诺先生?很久没有出现了……”

  “原来是这样……”

  后续夏默没有再看?,车窗缓缓上升,盖住了他若有所思?的脸。

  究竟是谁一次又一次的针对诺伊斯?

  这些舆论对诺伊斯来说仅仅是小打小闹,不成气候。

  但一次又一次的舆论风波,重重叠加,最后造成的威力不可小觑。

  民?众的观感会降到?最低,随之而来的是什么呢?

  他给塞西尔打了视讯。

  就算消息传递的速度再快,风波应该还没有传到?他那里,得先通知他。

  屏幕闪了两?下,开会的塞西尔见?到?来电,神情柔和了下来。

  他对着两?边的下属道,“休息十分钟。”

  匆匆拿着通讯仪出去了。

  “夏默,”塞西尔接通了视讯。

  他看?见?夏默的背景还是在车里,笑着说,“你还没有到?家吗?”

  “嗯,”夏默点点头,“塞西尔,长话?短说,刚才……”

  他把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消息应该还没有传到?你那里。”

  夏默有些担心,眉头轻轻蹙起来,“他们是边缘星的雌虫,塞西尔,你有注意过那边的舆论风向吗?”

  现在不知道示威者是受虫指使还是真的发自?内心,要是后者,那就麻烦了。

  塞西尔自?然也能想到?这一层,他的手动了动,想抬起来替夏默抚平眉头,但是想到?他们这是视讯,又压抑着放下。

  他道,“边缘星的虫打的报告是一切正常,这几只?虫可能被有心之虫利用了。”

  “你别担心,夏默,我会处理好的。”塞西尔轻声?道。

  ——这些都不是你该担心的。

  他不想让夏默和自?己结婚之后还要思?虑那么多。

  一开始的初衷不是这样。

  夏默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事实上,他怎么可能放心。

  挂断视讯,夏默开车回了家。

  主星是所有虫族星球的中心,一路过去,夏默望见?的都是和平日里无异的景色,车水马龙,一点看?不出虫族要和K18打仗的迹象。

  更显得冒出来的那群示威者奇怪。

  边缘星戒严,他们是怎么突破重重的封锁过来的,更遑论来到?主星还要进行身份检查。

  他们是怎么认为战争是诺伊斯挑起的,并且,还知道艾诺失踪的消息?

  为了不引起恐慌,军部联合政府把这个消息瞒地严严实实。

  叹了一口气,夏默揉揉额头,他不是政府内部的虫,某些事情想分析都无法分析。

  只?是很担心塞西尔。

  夏默拿着钥匙进了门,口袋里还有奎克早上塞给他的副卡。

  一开始夏默不要,在结婚那天塞西尔就把他的卡给自?己了,义正词严“给雄主自?己的工资卡,不养雄主的雌虫不是好雌君。”

  谁料奎克硬塞给他,道,“本来应该是艾诺给你的,但他现在还在边缘星,只?能让我代替了。”

  “我们家的虫都有,你是塞西尔的雄主,”他对夏默笑道,“我和艾诺还没结婚的时候他的雌父就把卡给我了,你还是晚的。”

  事已至此,再推脱也没什么必要,夏默就收下了。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