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小鲜肉让我喷水|在车上把她弄得死去活来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他顿了顿,自然而然地握住球棒顶部,使之变成一把长刀:“如果阿纲真的遇见危险的话,我肯定是第一个去营救他的啦哈哈哈哈。”

  男孩的气质因为随着父亲去了山林之间进行一场修炼而锋利又内敛不少,言及友人之时目光微沉,惹来同席其他人异样的眼神。

文学

  他却浑然不知,挠着头哈哈哈地看着Reborn。

  Reborn满意地将目光从不知道说是天然黑还是怎么的男孩身上抽离,扫过坐在这里的其他人。

  有来自意大利的、刚落地就被他召唤到这里来的银发男孩,有浑身伤痕、只用不大不小的创口贴贴住的白发少年,而门外还有另外一位不速之客。

  再加上跟随在纲吉身边的幻术师……世界第一的杀手先生眨眼之间便思考到了另一个可能性。

  他将自己的心绪暂且压下,黑色的豆豆眼看向大大咧咧坐在边上的白毛。

  “这件事由笹川君说恐怕比我说更加直观。”他将话语权交给神情隐忍的笹川了平。

  笹川了平紧握着拳头,在那个沢田的亲友的注视之下克服了内心的羞愧,抬起头来。

  “我……我看见了,因为我,沢田被那些人带走的背影。”

  *

  纲吉打了一个喷嚏。

  打喷嚏的时候车门正从外拉开,他做完“任务”的古川哥随意地挥着刀鞘——纲吉眼尖地识别出挥出去的不是别的,正是沾染到刀鞘上面的血液,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紧张地看着对方。

  像是兔子一样的男孩还没来得及张口关心一番自己勤劳工作的兄长,反而因为刚才那个小小的喷嚏被对方翻来覆去地检查了个遍。

  纲吉:……

  “我没事……古川哥太大惊小怪了啊。”

  他抽抽嘴角将放在自己额头上的大手给放下去,深觉自家古川哥是越来越大惊小怪。

  看他这幅样子确实是没什么事,古川忠义才收回手,从车后座的小冰箱里倒腾出零食来投喂小孩。

  前排开车的司机看着这两人一个投喂一个吃的模样,暗自对比一番投喂的那位做任务如同砍瓜切菜的情景,没眼见地闭上眼权当无视。

  心底暗自赞叹Dr.东马的深谋远虑——事实上,今天的任务并不是古川忠义的。

  后者作为从其他组织投诚过来的,早为了证明自己的忠诚成为了组织内的“劳模”。而今天原本应当是对方连轴转一个星期后的休息日的,但是因为被投喂的那位也就是竹千代有了任务,不得不爬起来。

  不止是今天,从这个孩子加入组织开始,他的任务都是由古川忠义来完成的。

  原本这种事是不应当出现在组织的,但是东马大人知道之后也没有提出异议,于是便成为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他在开车的途中偷偷摸摸地多看了两眼,只见十分钟前还如凶神恶煞一般的男人在小孩的面前完全变成了一个没有脑子的大叔,眉眼之间俱是温和笑意。

  大概是很重要的人吧。

  司机想,如果是在自家小公主的面前,他肯定是更加露骨的。

  大概是偷偷注视对方的时间过于长了,司机心底叹息的时候就收到了来自男人的杀人视线。他一个抖机灵坐直,心口对一地认真开车。

  纲吉自然也察觉到了司机先生的注视。

  对方显然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自以为隐蔽地看着他们的互动,却丝毫不知这样的目光就算是在他的面前,也直白地如同直勾勾的注视。

  而古川哥……他偷偷看了眼正襟危坐的古川忠义,对方的手依旧放在刀鞘边,大概是因为这样过分直白的注视而下意识地握紧了武器。

  男孩子在心底摇头晃脑地摇了摇脑袋,在回到房间之前拉住了兄长的袖子。

  “等一下古川哥。”他仰起头,露出百试百灵的狗勾眼神,“下一次的任务,古川哥可以让我自己做吗?”

  但是这一次,百试百灵的绝招失效了。

  古川忠义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久违地让纲吉感到一种小时候做错了什么事情,缩在玄示身后躲避来自大管家严厉视线的错觉。

  他的眼神飘忽了下,举起正在给自己梳理羽毛的猫头鹰——骸骸不在的时候,这就只是一只平平无奇的猫头鹰——自己缩在猫头鹰的翅膀下面,眼巴巴地继续盯着对方。

  “我可以做到……古川哥知道的。”

  还在小声嘀咕。

  古川忠义叹了口气。

  “下次吧。”他像是心软一样哄劝,“下次一定。”

  纲吉有些不信。

  但是现在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他皱起眉再三与兄长确定,就在拉上勾勾的下一刻,走廊里传来了广播的声音。

  【古川忠义、古川竹千代,请两位超越者立刻前往中心实验室。再重复一次……】

  古川忠义闻言站起身来,在广播结束后看向纲吉。

  “走吧。”

  语气之中有微妙的、让人无法察觉的短暂轻松。

  纲吉看了看转身的古川忠义又看看自己的小手指,狐疑地皱起眉来。

  但是,这份狐疑很快因为广播的催促而被压下,中心实验室内Dr.东马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声称因为近期的任务量突出,作为“朋友”觉得有必要邀请他与古川忠义来此“欣赏”。

  “作为前赤之王的氏族的你们一定很想见到吧。”他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说道。

  纲吉敏锐地察觉到古川忠义的小手指动了动。

  他上前一步站在古川忠义的身边,正好为他挡住手的部分,仰起头露出一副天真无知的模样。

  “东马医生想让我们看见什么呢?”他乖巧地询问。

  Dr.东马哈哈大笑起来。

  他拍了拍手,低头看来。

  “是很重要的东西,竹千代君看到也会高兴的。”他说,“你见过就知道了。”

  随着他拊掌声的落下,身边一面墙渐渐变得透明。

  这是一面玻璃。

  纲吉与古川忠义顺着Dr.东马的示意看过去,便看见透明玻璃的对面树立着一个如十字架一般的冰冷器具。

  十字架上绑着一个穿着黑袍的人,对方一头半长的发遮掩住了大部分的面容,在发丝之间,似乎有一颗红色的小痣,在下颌的部分尤为突出。

  纲吉感觉到古川忠义的呼吸一滞。

  他咬住下唇,被古川忠义往身后带了带。

  “竹千代还小。”古川说道,“现在还为时尚早吧?”

  Dr.东马的目光就从一脸茫然的小鬼的身上扫过。

  他对古川忠义帮着小鬼做任务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是缘由的,而此时听见对方的阻拦,也并没有什么意外的情绪。

  于是维持着笑容,轻柔但不允许拒绝地拒绝了对方。

  “虽说还小,但是也已经知事了。”他说道,“更何况,这大概是他最后与莲干部的相见了吧。”

  古川忠义的声音听来有些干涸:“但是……”

  纲吉不知道那个[莲]干部是谁,但是总觉得,如果现在离开的话,或许会发生让他后悔一生的事情。

  所以他说道:“我要留下来。”

  面对着古川忠义诧异的视线,他伸手握住对方的手,像是撒娇一样说道:“让我留下来吧,古川哥。”

  古川忠义沉默了。

  一边是Dr.东马的试探,一边是纲吉的请求,他沉默半晌,后退一步。

  正好将纲吉挡在了身后。

  见状,Dr.东马哈哈大笑起来,再拍了拍手掌。

  然后说道:“竹千代君还不知道吧?这就是我们组织最终的目标,造神计划。”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