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身体纠缠在一起像飞上云端|少爷好涨奴婢夹不文h两个女人互相磨豆豆

 “顶层的甲板添了个泳池,其他的各层里也有多种球馆、赌场、酒吧。阿涉,你想先去哪里看看?”

  上江州涉试图挣扎:“……我想回房间里看看。”

  五条悟完全没在听的:“那好,我们就先去保龄球馆玩玩吧!说起来我好像也好久玩保龄球了,阿涉以前玩过吗?不会的话,我可以交你哦!”

  “……”上江州涉无精打采地跟了上去。

文学

  游轮的第三层应该是专门为爱运动人士提供的,里面全部都是各种运动主题的场馆。上江州涉在跟着去保龄球馆的时候,路过了室内篮球场和网球场,看到了两个熟人。

  一个是和五条悟关系还不错的赤司家准继承人,一个是刚刚才和他们告别的迹部家未来的家主。

  保龄球在日本的普及度不如篮球和网球,所以场地上并没有很多人。五条悟自顾自地选了一个位置最好的区域,端着一颗锃光瓦亮的圆球,随手扔了过去。

  保龄球保持直线的路线一路冲向了最里面,随着乒乒乓乓的一阵声响,竖瓶区的十个瓶全部倒下。

  五条悟吹了一声口哨:“还是老样子,简单。”

  上江州涉恹恹欲睡的表情也跟着他这一下,变成了惊叹,“你还真的可以啊!以前练过吗?”

  “玩过几天,后来发现太没意思就放弃了。”

  ……才几天就能玩成这样,而且还不一定是多少年前接触的保龄球。他说的没意思难不成是因为回回都能打下十瓶?上江州涉的嘴角一撇,有的时候这个男人天才的程度连他也会觉得离谱。

  “阿涉,你要试试吗?”五条悟又问了一遍。

  上江州涉这次没再拒绝,走了过去,“要怎么玩?拿着这个球直接滚就可以了吗?”

  “感觉上是这样没错,正经比赛的要求还是挺多的,不过我们只是随便玩玩而已,你就想怎么扔就怎么扔吧。”五条悟递过来一个球,“先试一试手感?”

  上江州涉拿球,脑海里想了想刚刚五条悟是怎么做的,照葫芦画瓢地往地上一扔。结果他力道使大了,姿势也是歪的,圆滚滚的保龄球在轨道上滚动了两圈,就骨碌碌地偏到了旁边的边沟里,然后溜进了后槽。

  上江州涉沉默半天,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十分隐晦的忍笑声。他回过头来,看到五条悟一脸若无其事地看向别处,不用猜也知道刚刚那声怪笑是谁发出来的。

  “……”有点不爽。

  上江州涉又拿了一个球,收了力道试了一下。这次倒是比上次有进步一点,至少没有滚到旁边去,虽然同样也是没有碰到一个瓶子。他回头,五条悟面带微笑地看着他,脸上写满了“快问我快问我”的诉求。

  “五条。”他如愿开口,却是指了指不远处的吧台,“我口渴了,帮我买瓶水来。”

  “诶——好吧。”五条悟不情愿地走了。

  等到人走了,上江州涉又默默拿起了一个球。这次他倒是没有再贸然扔出去,而是几次瞄准了后槽最中心的位置,几次都没有放开。

  “试试把重心放低一点怎么样呢?”没听过的声音响起,上江州涉回头一看,是个看起来很成熟的女性。年纪应该比他稍大一点,头发是棕色的大波浪卷,穿着运动服也能看出她凹凸有致的好身材。

  上江州涉听了女人的话试了一下,碰巧击中了几个瓶子,“谢谢。”他看女人一直停留在这里还没走,就顺便道了一声谢。

  “没关系,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玩保龄球?自己玩多没有意思,正好我也是一个人,要不我们一起……?”上江州涉听到前一句话的时候隐约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然后紧接着就听到了女人类似于邀请的后半句话。

  “……不,不用了。”他微不可查地后退了一点,坐在了一边的长椅上面,“我有朋友,他去买东西了,等会儿就会回来。”

  “也不用对我这么大的警戒心吧?姐姐就是想认识认识你。”女人跟着一起坐了下来。

  上江州涉的身体顿时僵硬。

  女人好像是个情场上的高手,十分懂得表现出自己的优势,她一撩头发,淡淡的香水味就飘了过来。那股味道形容不上来,但应该精心调制过的,大多数男人大概都不会反感。

  “像你们这样的男生,混进这艘船上应该花了不小的功夫吧?”她伸手想去触碰上江州涉,结果被躲开了,“昨天晚上的宴会上我就见过你,哦,还有你口中的那位朋友,白头发戴着墨镜的那个对吧?”

  “他和你应该都是同路人吧?”女人翘起二郎腿,“我是个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直白一点吧,在海上的这几天,包下你和你的朋友需要多少钱?”

  上江州涉:“……?”

  从吧台买回来水,顺带买了点零食的五条悟,“……?”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