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想要就先自己玩给我看:H文趴在镜子面前做

林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近十一点了,他冲了个澡出来刚好碰到出来倒水的宋然。

  宋然还是老样子,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打招呼就回房间了。

  在房门即将关上的一瞬间,一只脚伸了进来。

文学

  “我们聊聊。”林政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宋然真的是服了林政了,要聊就聊呗,哪儿不能聊,非得坐饭桌旁。

  “我是林政,你有印象么?”林政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来了。

  “我知道,后厨主管。”宋然放下水杯看着他。

  “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林政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又问道。

  “你说。”看你能问出什么来。

  “你……你还记得你小学的同桌么?”林政又问,他稍稍有些紧张,掌心都微微汗湿了。

  “小学那么久的事情谁还记得啊,都十几年前了吧。”宋然笑着回答道。

  “哦……那……那没事了。”林政有些失落,忘了就忘了吧,也对,就像自己想的那样,谁还记得孩童时期。其实他追着别人问,也真他妈的没意思。

  “那你早点睡吧,明天还得上班。哦对了,你可以在群里记下我号码,毕竟是室友嘛,有什么不懂得,你也可以问我。”林政站起来,“我也睡去了,我们后厨比你们还要早上班呢。”

  “那晚安。”宋然说道。

  “恩恩,早点睡。”林政往自己屋里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宋然,他还坐在饭桌旁没动弹。

  “林政,你他妈真是好样的!你怎么不直接问,老子小学六年的同桌都是一个人,那人叫宋然,是不是你!”宋然依旧坐在桌边,手指不断的摩擦杯子的边缘,虽然话是恶狠狠的,但是被他说出来又有点云淡风轻的感觉。

  林政听了这话停住了脚步,“那是你么?”林政问完刚转头接到的就是一个拳头招呼在脸上。

  “我CAO,不带这样的,你小子怎么打人。”林政抱着头,他感觉脸肯定得破相了。

  “打的就是你,老子十年前就想打了。”宋然这边是拳拳到肉。

  “不能再打了,我要还手了。”林政好不容易抓住了宋然的两只手,然后稍微用了点劲就把宋然杵到了墙边靠着墙。

  “你早说啊,我这都憋了一天就没敢问。”林政说完就开始傻笑,啊,还是那个人,真好。

  “笑屁笑。”宋然还想上爪子挠,可是没那力气了。

  “那我放手了啊,你不能再打了啊。”林政说着就把手松开了。

  宋然揉了揉手腕也没再打。

  “那个……嘿嘿……好久不见啊……”林政挠了挠头,他觉得还挺尴尬的。

  “嘿嘿嘿个屁,听你说话就来气。”宋然靠在墙边看着林政。

  “嘿嘿……”林政还是笑。

  “睡觉去,你明天不是还得上班么。”宋然说道。

  “那,那啥,那我们明天再聊吧。”林政对宋然的这十年还是很好奇的。

  “睡你的觉去吧。”宋然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可是两人回房是回房了,但都睡不着。林政想的是,这他妈太神奇了,竟然能重新遇到,两人竟然还能当室友当同事。不对呀,宋然家不是很有钱的么,怎么会来当服务员呢?宋然是有点后悔,太他妈冲动了,老子应该再吊着他一段时间的,假装个失忆才对啊。就这么承认了,太亏了。

  林政不知道的是,他认为的巧合,是别人的精心安排。

  宋然不知道的是,人家并不欠他的,被他打了两拳,他已经是占了便宜了。

  宋然在这边床上翻腾,林政在那边床上翻腾,最终的结果是宋然抱着枕头敲响了林政的门。

  “你睡了吗?”宋然在门外问道。

  “没有。”林政一边说一边来给宋然开门。

  门开了以后,宋然也没有征得林政的同意就直接进来了,他把枕头往林政的枕头边一放,就躺在了人家的床上。林政也没觉得别扭,他把门关上,关灯,重新躺了回去,一切都理所应当的样子。

  “脸上是不是很疼?”宋然问。

  “估计明天得肿,你下手可是没留一点情啊。”林政摸了摸嘴角,真的很疼,不过他在后厨,也不影响。要是在前厅的话,估计阿木就得让他休息了。

  “我看看。”宋然一只手把林政的头掰往自己这边,另一只胳膊撑起身子,想看看来着。可是屋里太黑了,也看不太清。他就用手摸了一下,惹来林政的一阵哀嚎。

  “没事,你别碰,过两天就好了,我这皮糙肉厚的,也不是很疼。”林政把宋然的手拿开,这么近的距离多少让林政有点小尴尬。宋然听他这么一说,就又重新躺了回去。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