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车上深一点快一点好爽:班主任的丝袜脚夹得我好爽

看江恺那样子,心情应该已经恢复了不少,这让他松了口气,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身边的人不高兴,只要江恺能笑得出来,他再摔个大马趴都没问题。

  不多会微波炉里就飘出了浓郁的芝士香,老爸在卧室闻见了,借着上厕所的理由背着老妈悄咪咪地溜进了厨房。

  凌川笑着给他切了一块,然后把剩下的装回盒子里。

文学

  “你不吃啊?”老爸吹了吹手里的披萨,咬了一口。

  “我拿隔壁去。”凌川说。

  “就这半块饼还要拿去分着吃啊?”老爸的目光追随着凌川手里的披萨盒,“不够吃吧?”

  “我不吃啊,都是给他留的。”凌川说。

  老爸看了一眼手里的披萨,一口气塞进了嘴里,然后一挥手,含糊不清地说:“去吧。”

  凌川端着披萨盒站门口按了半分钟门铃也没人应,不由得皱了皱眉。

  他想了想,然后跑回了自家阳台。

  江恺的卧室外边就是阳台,这会还亮着灯。

  分明就在家,还不吱声。

  这么不给面子?!

  凌川这个人吧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软磨硬泡,越是不吱声他就越来劲,今天就非得把这披萨塞到江恺嘴里不可。

  他回头扫了一眼,在花盆里抓了一把小石子,冲江恺卧室的玻璃窗扔了过去。

  这种是铺在多肉上面装饰用的碎石子,也就是半个小指甲盖的大小,根本就砸不碎玻璃,不过里面的人肯定能听见动静。

  江恺提着瓶酱油从楼下超市回来,准备煮碗面吃。

  刚一进门就听见阳台那边发出了细碎的,像是雨点砸窗户的声音。

  不由得一惊,瞬间就想起了前两天凌川跟他说的,小区里闹小偷的事情。

  他攥紧了酱油瓶,背贴着墙,轻手轻脚地往阳台挪去,期间那种雨点般的声音就没有停下来过,他的头皮一阵发麻。

  靠近落地窗的时候,他感觉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了。

  在他探出头看到凌川那一刹那,顿时有种一瓶子抡过去的冲动。

  “干嘛呢?”江恺舒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

  凌川看见他,心里一喜,“我给你热了披萨,吃点吧。”

  “不吃。”江恺知道他又想软磨硬泡抄作业,果断地拒绝了。

  凌川见讨好不成,就有点急了,脑子也不知道抽的哪门子风嚷嚷了一声,“不吃我就跳楼了啊!”

  其实他说完就有点后悔了,那语气就跟个怨妇一样。

  江恺楞了一下,饶有兴致地转过了身。

  借着客厅的亮光可以看见凌川的表情,跟个吵着要爸爸买棒棒糖的小孩子一样,又好气又好笑。

  “跳啊,”江恺抱着胳膊,一抬下巴,“我看着,你敢跳我就把作业借你,否则免谈。”

  “你以为我不敢啊!”凌川被激得顺手就抄起了身后的一把椅子往墙根边上一放,整个人站了上去,然后抬起一条腿用力地踩在阳台的栏杆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江恺。

  江恺也面不改色地看着他。

  “我跳了啊!”凌川整个人都站到了栏杆的扶手上,手里的卷子都被他揉皱了。

  好在他们家的阳台是新装修过的,很结实,一百四十斤的体重踩上去也没晃。

  “跳呗。”江恺仰起头,挑了挑眉,他认定了凌川是不可能真跳的,就为了抄个作业豁出去跳楼,恐怕得治治脑子。

  凌川抽了口凉气,没想到江恺的脾气居然比他还硬,可架势都摆出来了,就这么下去也太没面子了。

  但是又不可能真的跳楼。

  凌川沉默着往下看了一眼,突然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

  他可以跳到对面去。

  反正只说了跳楼又没说跳下去,跳到对面也算跳啊。

  阳台与阳台之间的距离,目测两米不到一些,按照他平常立定跳远的水平跳过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二楼有个大平台,就算摔下去也肯定死不了人。

  凌川握了握拳,刚准备起跳,就听见对面‘啪’地一声。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