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同桌上课掀起衣服揉我的奶头:长途大巴车上的激情

 李不言勉强接受了他的解释,但心里面还有一丝酸溜溜的情绪挥之不去:“那能陪你过真生日的那个人,和你关系一定很好……”

文学

  吴子越嘴角一抽,无奈道:“那是我亲哥……”

  这下李不言倒是有点窘迫了,敢情吃了半天醋,说了一堆酸不拉唧的话,电话里的神秘男人竟然是吴子越的哥哥。

  李不言干笑,语无伦次地给自己找着台阶:“啊,我懂我懂,就像有的人和家人过农历生日,和朋友过新历生日是一个道理嘛,哈哈。”

  吴子越却看着他,表情认真:“以后和你一起过……如果你想的话。”

  说完他就飞快地转身走到别处去了,李不言愣了一会儿才消化掉这句话,心里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是心花怒放的感觉。

  练习是枯燥的,一句一句反复地唱,一个舞蹈动作可能要重复练几百次,李不言原先不讨厌这种机械姓的练习,然而如今他就盼着休息时间能去闹一下吴子越,按相对论的说法,现在的他觉得练习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前阵子每次狗皮膏药似的粘着吴子越都被无情甩开,李不言本来还想着再也不要上赶着去倒贴,然而昨晚不小心发现了吴子越的心意之后,李不言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那些躲避都别有深意。

  就从那篇同人文来看,吴子越应该觉得李不言是直男,两个人不会有结果,长痛不如短痛,与其以后痛心,不如现在就保持距离。

  当然这只是李不言同学自己的猜测而已。

  既然两人是事实上的两情相悦,就不要搞那么多弯弯绕绕的。

  李不言一逮着空又往吴子越跟前钻,叽叽喳喳地缠着他说话,吴子越找了各种借口都甩不开,又怕做得太过让别人以为他们这是出了什么问题,只好任李不言黏在他身边。

  刘灿在一旁看得惊奇,转头就跟身边的陈锦源吐槽:“昨天他们还闹矛盾呢,今天不言又像个傻子似的去找子越玩了。”

  其实吴子越想的和李不言脑补的还是有些出入,他确实是没有勇气向李不言袒露心声,但是装作好朋友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那么久以来关系无论亲疏,吴子越的态度都自然得不能更自然。

  现在想要保持距离,是因为怕自己控制不住擦枪走火。

  两个人距离太近了,离得越近越能发现对方身上可爱的地方,越是不受控制地为对方所吸引。

  ……越是想要独占他。

  然而独占他是万万不可能的,吴子越怕哪一天他崩不住,酿成让自己悔恨终身的错误,便下意识地将李不言推远了一些。

  李不言很想跟吴子越讲同人文的事,又觉得在公共场合不好讲,好不容易熬到练习结束吃完饭回到宿舍。

  眼看吴子越就要掏出电脑码字,两人之间又要陷入沉默,李不言赶紧坐到边上去,开始找话题尬聊。

  李不言一凑过去,吴子越身子就是一僵,又不动神色地往旁边挪了挪。

  李不言也不在意,嘻嘻笑道:“小哥哥码字啊?”

  吴子越高冷地回了一句:“嗯。”

  李不言又道:“你还挺高产。”

  吴子越觉得这句话莫名其妙,毕竟他除了那篇一本成神的《语文课本》,也就只有现在这本正在更新的探案小说,况且他虽然日更,但每天更新的字数也不多,何来高产之说。他想了想,想起李不言是自己书粉,觉得这话可能是觉得自己更得少的一个反讽,于是他道:“平时忙,能更上不错了,你要是想知道后续我可以给你先讲讲。”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