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抽搐涨灌满:娇妻在朋友的胯下娇吟

按摩按着按着就做了 折磨壮汉沉甸甸的大卵蛋

老张的手很大很粗糙,摩擦起来的感觉特别强烈,稍微挤压一下,她立刻喷射出来不少乳汁

  闫欣俏脸红到了耳根。

  在自己老张面前,这种事还是真是羞耻,但身体疼痛感舒缓了不少,又让她忍不住轻哼起来。

  咕哝!

  老张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激动的全身血液都要沸腾了。

  好大,好白啊!

  比他以前幻想的还要舒服,完美!

文学

  老张感觉自己浑身颤栗着,是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他朝思暮想要探索的地方,没想到今天却梦想成真了。

  这种精神层面的满足感,远远超过了身体直接带来的快感。

  “爸,你……你继续”!

  闫欣见老张一动不动,以为老张也在尴尬,这会疼痛感又上来了,她不由羞涩地细声说道。

  老张回过神来,开始按照闫欣说的,捏着浑圆柔软的高耸,认真的推拿起来。

  闫欣的痛莤很快就得到了缓解,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异样的舒服,她的身体本来就很敏感,被老张那双粗糙的大手来回不断地揉捏,她心里渐渐有了异样的感觉。

  老张的张麟,也就是她的张麟张麟那方面不行,每次都是几分钟就完事了,后来还是调养了很久,才让她怀上了孩子。

  再加上张麟把心思都放在事业上,总是忽略了她内心的失落,没想到因为老张的揉捏,往日空虚寂寞的感觉彻底爆发了出来。

  闫欣眼眶噙着泪花,在老张卖力的推拿之下,体内的欲火慢慢高涨了起来,她内心充满了羞耻,没想到竟然对老张产生了这种不堪的想法。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老张却爽翻了天。

  闫欣因为刚生过孩子,乳房的形状饱和,尤其是凸起的那一块小点,呈现出瑰丽迷人的玫瑰色,尤其是这美好的高耸,随着他的节奏不断变化着形状,那种刺激感让他差点叫出了声。

  他小心翼翼地推拿着,目光始终盯着闫欣的俏脸,见闫欣的眉头舒展,甚至渐渐露出了迷醉的表情,心中大喜。

  看来今晚不仅能摸,还可以品尝一番。

  “小欣,这样推拿太慢了,不如我用嘴给你吸吧!”

  老张虽然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但他毕竟是过来人,见闫欣的欲火彻底爆发,便轻声说了一句。

  嗯哼!

  闫欣被他揉捏得脑海一片空白,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老张只当她同意了,嘿嘿一笑,埋下头,把嘴缓缓地靠向那两团浑圆的高耸之中!

吧唧吧唧……

  不等闫欣反应过来,老张就一口含住,开始用力地吸吮起来,大股大股的乳汁迸射出来,顺着他的嘴流入了喉管。

  股滚烫的味道,顺着喉咙,将他的整颗心都点燃了,这个滋味,真的太好太好了!

  闫欣内心充满了羞愧,心里更是五味陈杂,不过她在不停地心里安慰,自己只是因为涨奶太疼了!

  可是,老张吸住自己最敏感的部位,而且让她更接受不了的是,身体竟然会感觉很愉悦,愉悦到让她完全可以抛开一切……

  啊!

  她夹了夹腿,下意识地抱住了老张的脑袋,开始慢慢地配合老张的节奏。

  老张心里兴奋极了,看来闫欣也不反对他,甚至开始享受着他的吸吮,他立刻加大了力度,嘴上的动作越来越大。

  体内的邪火一阵乱窜,老张那里立刻有了反应,两人的姿势本来就很暖昧,支起的部分正好抵住了闫欣的双腿之间。

  “嗯哼!”

  被突如其来的顶住,闫欣不由瞪大了双眼,虽然隔着衣服,但她能感觉到那里的规模和力度,这是张麟张麟完全给不了她的感觉。

  怎么,怎么会这么大?

  要是把这东西放进去,是不是会高潮不断?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瞬间就吞噬了她仅有的理智,她突然很渴望彻底放纵自己,让老张就这么占据她的身体和心灵。

  “好点了吗?”

  老张明知故问,他已经有点不满足吸吮乳房了,内心干涸了多年,却因为闫欣的配合,彻底点燃了年轻时的冲动。

  闫欣点了点头,如水的秀眸充满了渴望。

  “那,那我再往下面舔一点。”

  老张将一切尽收眼底,故意用下面往前顶了顶。

  “嗯!”

  闫欣似乎放下了心中的羞耻,她媚眼如丝,双腿夹住了老张裤裆下面,不停地磨蹭着,扭着纤细的腰肢,想要尽量接触那里的坚挺。

  老张嘿嘿一笑,舌头渐渐滑向小腹。

  闫欣的皮肤白嫩像凝出了水,没有一丝赘肉的平坦小腹,此刻在他的舌尖之下滚烫起来。

  闫欣的身体本来就很敏感,或许是被老张亲的原因,那种乱禁的刺激,让她忍不住发出了高昂的呻吟。

  老张见状,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他知道,今晚闫欣绝对会拜倒在他那庞大的本钱之下。

  他屏住了呼吸,伸出的舌头缓缓地朝双腿间最敏感的区域进发。

  当触碰到最关键的地方,两人都是身体一震。

  闫欣感觉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下意识地夹紧了腿,用手挡住了老张的继续,“爸,别……别伸进去。”

  仅存的理智不断地告诉她,不管怎么说,眼前的男人毕竟是她的老张,这要是传了出去,那可是要被千夫所指了。

  老张知道,闫欣只是象征性的在阻止他,所以他准备来个强行闯关,感觉到闫欣越来越微弱的抵抗后,他终于再次直面那一片迷人之所。

  那里早就泛滥成灾。

  老张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朝思暮想的那一刻,终于来临。

 哇啊!

  就在老张最关键的时刻,房间里孙子突然醒了过来,哇哇大哭了起来。

  闫欣原本浑浊的目光,立刻清醒了过来,一把推开了老张,仓皇地起身,抱起了孩子哄摇起来。

  她偷偷看了老张一眼,内心充满了慌张。

  老张暗叫可惜,就差最后一步了,不过他也知道,最好的时机过了,今晚他不会再有机会了,为了避免尴尬,他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老张彻底冷静下来,想起刚才的激情时刻,不由全身冒着冷汗。

 他发现自己真是愧对张麟,要是被张麟知道了这件事,以后还怎么面对他?可他转念又想起闫欣那美妙的身体,老脸越想越红,心中砰砰直跳,辗转反侧竟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老张醒得很早。

  人一旦上了年纪,睡眠就会越少,他左右觉得没什么事,就把孙儿昨天吐奶的衣服细心地用手搓干净,然后晾阳台的架子上。

  现在小孩的皮肤又嫩又金贵,可不像当年他带张麟那会,随便怎么扔泥坑里最后还不是茁壮成长?

  做完这一切,老张看时间还早得很,想着闫欣待会醒来肯定会饿,索性就出去买早餐。

  他一口气走下楼,在小区门口的小食店先吃了两笼小笼包,这才买了闫欣最喜欢的油条和豆浆,折回到家里。

  刚把油条和豆浆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就听到闫欣的卧室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出于好奇心的驱使,老张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口,又想要偷窥一番。

  还别说,卧室的房门虚掩着,老张透过门缝朝里面观望,哪知他这一看之下,不禁目瞪口呆。

  闫欣俏脸绯红,撅起一个又白又大的屁股,一只手支撑着床头,一丝不挂地趴在床沿上,乌黑亮丽的长发如瀑布般垂悬而下,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奇怪的声音正是从她的嘴里发出。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