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陪读每次他进来我都装睡:小东西,我们在水里做

 结果唐嘉莉一语成谶——

  廖岐杉真有那份心思,但也因为一个意外没能说出口。

  意外是叶燃。

吃饭地点定在潮海路的一间法餐,用餐价格不菲,出入衣着更是讲究。

文学

  餐厅刚开张那会儿,弄月刚上高三。记忆这么深刻,是因为当时她和唐嘉莉去那消费过一次。为图新鲜,她们还特地换了一身小洋装,踩着高跟鞋携卡出门,一派稚嫩青涩,却张扬得不行。

  那天晚上月亮很圆,丝丝缕缕的云烟遮了半边。从餐厅出来时唐嘉莉落了手包,弄月便在大厦楼下等她,百无聊赖地哼着几句不着调的歌。

  脚上的高跟鞋是第一次穿,有些磨脚,隐约的疼痛中断了曲调。弄月抬了抬脚后跟,真皮刮过嫩肉,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再看,已有血丝渗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另一只脚完好无损,不疼不红也不痒。

  “啧,倒霉。”

  为了减缓痛楚,弄月以背撑墙,左腿膝盖曲着,只剩前脚掌踩在鞋里,后脚跟则大剌剌地踮着。她给唐嘉莉发了短信让她快点,收手机时肩膀突然被撞,手机没撞出去,脚上半踩的鞋却不见了踪影。

  撞了弄月的人忙着打电话,像是没看见飞出去的鞋,说了句不好意思就匆匆离开,弄月叫了他两声他都没回头。

  弄月愣了两秒,想起什么,手忙脚乱地翻了翻包。

  果然,钱包没了。

  而罪魁祸首也已经跑没影了。

  ……还有比她更倒霉的人吗?

  但再生气也得先把鞋穿上。鞋还在几米之外待着,弄月认命地呼出一口气,眼见着有人要经过,她连忙出声叫住了那个路人:“不好意思,请等一下——”

  路人看过来,弄月却是呼吸一滞。

  这路人面容清俊立体,眉眼英气,光在他脸上投出棱角分明的剪影,一面是暗,一面是亮,他一眼望过来,仿佛望进了她心里。

  他什么话也没说。

  弄月压下心中悸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又和缓:“能麻烦你,帮我把鞋踢过来一下吗?”

  对方眸色一动,低头才发现那只落单的鞋子。

  “就是那只,踢过来就行,麻烦你了。”

  他仍然没出声,也没有依言把鞋踢过来。

  就在弄月尴尬得想要说算了的时候,他却弯腰捡起,走出三步,将鞋安稳摆在了弄月的脚边。一系列动作看上去再自然不过,不显堂皇,也不失教养。

  弄月受宠若惊,翘着的左腿往右腿后边藏了藏,她想自己这会儿面色一定红得吓人,臊得连话都说得磕磕巴巴:“……谢,谢谢。”

  “不用。”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动作之快,弄月甚至都没来得及开口搭讪。

  目送背影转入拐角,弄月默默穿好鞋,光顾着惋惜,磨破皮的痛都忘了七七八八。垂头丧气的模样,唐嘉莉出来时还以为她被人给欺负了,可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幸运的是,一周之后,弄月又见到了他,还知道了他的名字。

  他叫叶燃,是西大的大二学生。

  大二之后弄月就再也没入过什么华而不实的礼裙。碍于吃饭场合特殊,她翻箱倒柜,找出了一条在大一时为圣诞晚会买的裙子。

  还是叶燃给她挑的。

  叶燃眼光向来不错,几年前的裙子放在现在看也毫不过时。酒红色的吊带短裙,绸缎光滑,既显身段又显肤白。这些年弄月的身材保持得不错,裙子穿上去依旧合身,她看着镜子,突然想起唐嘉莉说的话。

  廖岐杉。

  可能吗?弄月不知道。

  廖岐杉不仅是她的上司,还是她的学长,他大了她几届,她入学那年他刚好毕业。好巧不巧错开了四年时间,是以认识之后廖岐杉并不清楚她与叶燃那段全校皆知的感情史,一直以来,他都当她是一名普通校友在照顾。

  隔着一层校友关系,弄月从没因为廖岐杉对自己的格外关照起过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只是最近流言愈演愈烈,她再问心无愧也得忖度着拉开和廖岐杉之间的距离,这顿饭就是一个契机。

  ……虽然有点贵。

  弄月忍下查看账户余额的冲动,拦车前往潮海路。六七点的周五,路上堵车,她赶到时迟了两分钟。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