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O被开时有多疼:我装睡让他做完

陆岳池觉得自己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不出什么发人深省的大道理,只是希望能安慰到这么一群小孩儿。

  他们都还小,没成年, 身边人出这么些事肯定难受, 自己能把他们当亲兄弟看, 就不希望之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和消沉在他们身上也来一遭。

  陆岳池盯着几个大脑门看, 终于有人说了句话。

文学

  “谢谢哥,哥你也别难受,咱们大家伙都在这儿陪着您呢啊, 有事咱们第一时间赶到,没事儿咱们一起喝酒吃肉。”

  “对, 这么个思想就挺好。”陆岳池露了个笑出来。

  “哥还是那么牛.逼, 说的都是我们想不到的东西,就是当代亚里士多德!”

  陆岳池拿了纸巾递给陈星,笑了半天,说道:“前段时间还是苏格拉底,这段时间就是亚里士多德了, 你怎么夸我还给我降辈分?”

  “啊?降辈分啦?亚里士多德听起来字多,高级一点。”陈星迷茫。

  陆岳池猛吸了一口奶茶,挨个跟人手上的杯子碰了碰,说道:“亚里士多德是柏拉图的学生,柏拉图是苏格拉底的学生,记住了没。”

  “记住了记住了,回去就写了贴床头上,早中晚各看一次。”

  陆岳池用手打了打陈星的脑壳,笑骂,“贫嘴。”

  现在话说开了,陈星又配合地活跃活跃了气氛,大家一下又笑扭成了一团,似乎又回到了曾经大家聚在一起没心没肺的日子里。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分全出了!”

  陆岳池听了差点让奶茶里的珍珠给呛死,偷偷摸摸把手机给掏了出来,结果还没点到界面上去就有五六个小脑袋瓜往自己手机边上凑,陆岳池突然觉得有点羞涩,说道:“都去看自己的去,看我的干嘛?”

  “快点吧,我们都等着您的分出来呢!”

  “皇上不急太监急。”陆岳池吸了吸鼻子把界面给点开了,闭着眼睛没敢看,结果就听到了人的欢呼声。

  陆岳池觉得自己肩膀就得让人给摇脱臼了,耳朵边上都是嗡嗡的声音。

  “哥,您差一本线就差九分,我去!”

  陆岳池都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揉了揉眼睛去看自己手机。

  语文一百,数学一百,英语一百零一,文综一百九,那合起来不就是四百九十一么。

  这个分可能放在别人眼里不觉得高,陆岳池是真觉得自己是超常发挥了,之前自己压根就没上过课,落下来的内容全是言野一点一点给自己补起来的,也是这个学期才开始记英语单词,差一本线就差九分,这什么概念啊这是,这就说明自己再多考九分就能去一本的大学啊?

  陆岳池脑袋都是懵的,第一想法是言野听了会不会高兴,觉得自己还是个乖乖听话搞学习的,还能有进步空间的小孩。

  陆岳池赶紧要掏手机给言野发消息,结果手指在上头停留了半天又给放弃了,生怕……生怕自己还是没有那么好,怕自己以为的惊喜放在他那儿是失望。

  陆岳池还没能往下细想就看到了一个黑影子从外头飞了进来,说道:“哥,我刚刚过来的时候有人给我发了个传单。”

  陆岳池定睛一看,面前的人是潘诚,低头一看,传单上写的是什么某某某杯舞蹈挑战赛。

  陆岳池一开始还没能理解意思,就听着潘诚说了句,“哥,你跳舞不是行吗,去试试呗。”

  “我就一半吊子,试试什么啊试试。”陆岳池把传单给折了起来。

  陈星探头扫了一眼传单,插嘴,“高三之前的最后一次长假了啊,再不疯狂那就没时间疯了!我爸妈前段时间看着我还挺努力的样子,跟我说我考了三百分就带我出去旅游,这次我都过四百了,那不得玩疯了。让你叔带你去玩玩,顺道参与参与比赛呗,宁安,那可是水乡,那可是好地方,那儿的水都比我们这儿养人。”

  陈星这么一说陆岳池还有点心动,然后就听到了奶茶店里此起彼伏的跟家长打电话的声音。

  就坐在这儿的一班人里基本个个都要去旅游,理由都是考得好,高三前放松,一个个喜气洋洋的,陆岳池看在眼里替他们高兴,也就没能把心里的那点不高兴表现出来。

  散伙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陆岳池一回到自己的地盘上就开始七想八想。

  说想出去玩那肯定想,可是言野又没有假期,自己一个人出去玩多可怜,再者说了,自己这点可怜兮兮的分兴许放在他这个高材生身上他还嫌少。

  陆岳池一下觉得有点悲哀,也不再看手机上那几个数字,觉得就算自己把手机屏幕都看破了也不能让他变成五百九十一,那就算变成了五百九十一,陆岳池也觉得自己德不配位,对那些从小就好好读书的人不公平。

  热。

  陆岳池只给自己留了一件大背心,地上铺了竹席,就睡在竹席上,放在旁边的电扇开始吱呀呀地转脑袋,睡着了。

  等到言野回家的时候就看见陆岳池整个睡在了地上,大背心睡着睡着就不知道怎么着撸到了胸口上头,宝宝惯会找地方睡觉,直接就趴在了陆岳池肚子上,本来就一个没什么肉的肚子彻底让猫给压扁,他似乎还什么都不能察觉。

  窗口上晒了衣服,筛进来的阳光随着摇晃,从他脸上落到肚脐,再从肚脐回到脸上。终于发现了不舒服的地方,小孩翻了个身用手挡住了那一截光,学过芭蕾,那两条腿笔直笔直。

  电扇还在呜呜地吹,吹得他细小的额发在空中打两个圈再又贴回脸上,如此循环往复,言野终于走过去将电扇给关了,听见陆岳池哼哼唧唧喊了几声热,一下又没忍心,把电扇放远,档位调低,还给陆岳池把毯子给拿了过去。

  给他盖上的时候才发现他原本白而透的皮肤上到处都是被竹席压出来的一截一截的红印,侧脸上也有,就像是长了胡须的小猫。

  干净,全身上下只有眼角和侧腰上长了两个小红痣。

  言野把虚虚把毯子盖在了陆岳池肚子上就去做自己的事。

  陆岳池被热醒了,一看到自己身上的毯子就知道是言野回来了,把毯子一踢开就要去找言野,果不其然人就在厨房里忙活着,突然就安心了,慢悠悠走回去坐在地上发呆,想着自己该怎么跟言野开这个口。

  “醒了?”

  “嗯啊,睡醒了。”陆岳池抬头去看言野,他还在厨房里头忙活,不知道今天要做什么吃,陆岳池肚子咕叽咕叽,又屁颠屁颠地走了过去,问道:“叔,你觉得……就你觉得,什么样子才算好啊?就……考多少分才算好啊……”

  “分数出来了?”

  “没……还没呢,我……我就想问问,给你打一个预防针。”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