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外卖员高H: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是什么感觉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教训你你哪次听了?”陆岳池去推言野,说道:“我没说的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就事事都要我跟你说的明明白白?你谁啊你啊,抱着谁呢啊?放手,我跟你说让你放手,我报警的啊,说你他妈的骚.扰我。”

  “这不算骚.扰,这是认错了要哄人,警察都这么说。”言野擦了擦陆岳池挂在脸上的眼泪,说道:“真错了,真知道错了,下次真不这样了。”

  “你他妈的还想有下次啊,你可真说得出口啊,言野你是不是只长了脑子不长心眼?”

文学

  “嗯。”现在的状态是顺陆者昌逆陆者亡,干脆顺着陆岳池的话说,言野自己心里也心虚,尤其听着他跟楚厉说话的时候心里不好受。

  “你有病!”陆岳池挣扎了两下,身体还是软了,总觉得自己特没底线,每次就是他说两句了自己就特开心,然后就原谅他。

  言野笑了笑,说道:“确实有点儿。”

  陆岳池哼哼两声,问道:“疼不疼?”

  “我皮糙肉厚,不疼。”

  陆岳池继续哼哼,用手捻了捻言野还有些湿的额发,再摸了摸有些潮的衣服,嘀嘀咕咕:“什么破医院啊,都不给换身衣服。”

  说完陆岳池就跑去房间里拿了一条大浴巾出来包住了言野,说道:“一只手换的好衣服吗?”

  言野低头看了看手臂,说道:“我尽量尝试。”

  “那我给你穿?”陆岳池觉得自己不生气了也不会是因为可以揩油。

  “你愿意就好。”

  “噢。”

  陆岳池也有点害羞,拉着言野往房间里跑,慢慢卷起言野的衣服下摆,顺着腰线给他往上撸,够不着了就跪在床上继续往上拉。

  陆岳池觉得自己很端庄,没有看言野的哪儿,也没有碰他的哪儿,只是在专心地给他脱衣服,脱到一半才发现他的一截袖管都让护士给剪了,这个衣服就是个烂衣服。

  陆岳池照例怪言野不提醒他,言野这次也是脑袋里不知道装了什么没有及时发现于是坦然承认,干脆让陆岳池拿了个剪刀来把衣服剪了。

  陆岳池趁机把言野身上的水珠都给擦干净了给人套上了在衣柜里找着的衣服,然后……然后……陆岳池抬头看了一眼言野。

  “这个我可以自己来……”

  “噢。”

  陆岳池没闭眼睛,也没人去强调把帘子给拉了,言野觉得有不对的地方也没细想。

  咔哒一声,皮带扣就被他单手给解开了。

  就……看起来又A又少儿不宜的那种。

  陆岳池很上道,默默送去了言野的裤子,掐准了他不敢说顺道又看了几眼。

  然后彻底脸红红,觉得自己就是个臭流氓,一直低着头没敢再说话,最后觉得这个显得自己有点不太上道,关键是嘴里就跟糊了胶水一样蹦不出来一个字,最后脑子短路说了一句,“叔,你好大。”

  “嗯?”

  “很棒。”

  言野终于意识到陆岳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了,回了声谢谢。

  然后气氛一度很尴尬,比那天陆岳池看了小视频之后还要尴尬。

  陆岳池想要挽尊,说道:“要不你快去所里吧我看大家都很需要你我待会儿去学校就行跟着你也不是一回事,你要之后洗澡不得行我也可以帮你洗但是你得求我跟你干这件事毕竟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还有你真的得记清楚了遇到事情多想想我再去做,我刚刚说的那么多你听到了没有?”

  陆岳池就跟连环炮一样把这些话说了出来,言野显示一愣,说道:“谢谢你,然后我记住了。”

  *

  裴俊一边检查着带回派出所的证物一边和郑远交代,“我和小楚还走过那办公室后头了呢,那时候还好好的,也没听见有小孩在里面的声音,然后我俩就去跟院方交涉去了,压根就没想到这地方能着火。”

  郑远把东西都分摊了让专人先过来取证照相,就看到言野从大门口走进来了,也不准备迎,直接说道:“医用酒精的瓶盖儿,你说要校长办公室备着这个那肯定正常,可是就那么一小瓶也不是起火的主要原因,得是往地上浇,暂时不排除是俩小孩自己带进去的。”

  裴俊插嘴,“要是小孩自己带进去的怎么可能不及时跑出来呢?”

  “是,门锁还是从外面强行破开的。”

  林保国坐在一边颇有些忧郁,慢慢说道:“之前看个新闻还说人体会自燃。”

  “哪来这么玄乎的事?”

  “没这么玄乎里面也被烧得什么都不剩了,电器还爆炸过呢,火场里那能是咱们人为能干预的呢,没把那俩小孩救出来小楚不还在医院躺着呢吗?”

  就这么七嘴八舌的更加闹得人心烦,言野默默走去了一边,紧接着有一份报告送到了派出所。

  尸检报告显示两个小孩的腰部烧伤程度明显高于身体其他部位,身体内的器官甚至有炸裂现象,就像是接近了易爆物。

  或许不是不愿跑。

  而是跑不了。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