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两个寡妇玉米地玩男人:酒店床上有个球怎么用

 甚至有点破相了。

  经纪人一手拉着他,一脸焦急,似乎正在询问发生了什么。

  被打了耶……

  白茂撇撇嘴。

文学

  距离他们分开,才不过将近半个小时时间,白笙平时出门,又有保镖在旁边陪着,根本不会出事,所以动手的人,只能是白家辉和边秀。

  白家夫妻一直标榜自己有多喜欢白笙,结果现在还不是连最最喜欢的“亲”儿子都打。

  如果这个世界上,做父母也需要资格证,那该有多好?

  白茂垂眸,一时间也没了别的心思。

  他正要将手机收起来,去楼上睡一觉,没想到手机突然震动。

  郁老师:“在干什么?”

  “图片.jpg”

  白茂点开,发现图片上是一张实木茶桌,对面坐着无精打采的郁晚天。

  白茂:“刚和白家掰头完,现在正瘫着刷视频。”

  白茂像是个告状的小朋友,立刻将乐冰和阮织风两人出门,把他一个人扔下来的事情说了:“现在我的心灵受到了严重创伤,要男朋友抱抱才能好起来!”

  郁老师却没回,只道:“看微博。”

  白茂挑眉:“想让我看白笙挨打的事情?我看过了。”

  郁老师:“不是。”

  白茂:“?”

  白茂有些疑惑。

  他刚从微博上冲浪完毕,当时热搜上,除却白笙挨打,好像没看到其他和他有关的消息。不过既然郁先生说了,动一动手指的事,无妨。

  说不定是其他什么好玩的事情呢。

  白茂点开微博。

  因为他之前页面没关,一直都在缓存,所以一点开,系统就自动再次打开了之前白笙挨打的热搜。

  现在下面已经一水的评论。

  “笙笙子!怎么会这样……是谁干的!”

  “眼睛都肿了,看起来好可怜啊。”

  “虽然我知道这事儿有点不厚道,但我看到白笙挨打,真的很想笑,哈哈哈。所以是谁动的手啊?有人爆料吗?”

  “活该。”

  “从保姆车的背景看,不就是综艺那吗?整个综艺里,和白笙有仇的也就只有白茂了吧?所以是白茂动的手?啧啧啧,没想到白茂竟然还有暴力倾向。”

  “?吵架之类的都可以,但是打人就不对了吧?”

  “综艺里不是已经说开,以后就是陌路人,互不干涉了吗?怎么还动手?”

  “白茂呢?赶紧出来,给个说法。”

  “srds,不管怎样,打人肯定是不对的……”

  白茂轻哧一声。

  这些网友可真有意思,竟然第一时间就猜是他。

  可他哪会对白笙动手?还嫌会脏了自己的手。

  白茂不再看这些消息。

  他习惯性刷了下微博,紧接着,发现首页出现了一条最新消息。

  郁向沉v:听说有人污蔑我男朋友。

  附带了一条视频。

  画面是俯拍,看起来像是监控视角。

  两个白茂非常熟悉的身影扭打在一起,而白笙则满脸焦急,在旁边劝架,只是愣是没劝过,还不小心被其中的男性打了一拳!

  他挨打后,有些委屈的站在一旁,而那两个人依然在撕扯怒骂,完全没人注意白笙。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白茂离开后。

  白茂之前从白笙挨打的视频中,窥见了一点可能,知道应该是白家辉动的手,但他万万没想到,真实情况竟然如此精彩!

  白茂当时还以为,他们最起码会回到家里再打呢……

  这么一想,之前就不该让摄像跟着他回去。

  估计摄像现在自己也在后悔。

  ——多好的片段啊!

  “卧槽!郁先生出现了!果然是自己的男朋友哈,很护。”

  “啊这,正主已经发粮发到我都快吃撑了……”

  “啊?视频确实是有了,不过有好心人告诉我,这人打白笙的人到底是谁啊?”

  “吃过白家瓜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是白笙他爸,叫白家辉……”

  “我笑死了,之前还有人说白笙是白茂打的呢,结果人家其实是被爸爸打的。打脸了吧?我发现你们怎么什么事儿都往白茂的头上扯?你们是单纯的黑子,还是白笙雇来的水军啊?”

  “后者的几率大一点。”

  “之前还说白家对笙笙不错呢,挨打也算不错?呵呵。”

  “不用这么yygq说话,就算他们对白笙不好,那也没对白茂好,目前好像也就他们的大儿子幸免于难?公司继承人嘛,可以理解。反正这两人,都不配当父母。”

  白茂眨眨眼,也不管什么大号小号的了,直接给这个人点了个赞。

  巴适。

  门口传来动静,白茂转头一看,是乐冰和阮织风回来了,两人大包小包带着,阮织风从袋子里拿出一瓶酸奶,直接递到白茂手中:“快喝。”

  然后风风火火去和乐冰研究怎么做蛋糕去了。

  白茂也不想闲着,他飞快将酸奶吸完,洗手加入其中。

  一直到晚上,大多数人陆陆续续回来。

  最后一个进门的常驻嘉宾是胡一航,才推开门,他就仰起头,问:“今晚做了什么啊?怎么闻起来有一股香甜的烤面包的气息?”

  乐冰抬头,笑道:“你真有口福,我们这边刚好新鲜出炉一个。”

  胡一航走过去,发现竟然真的是蛋糕,而且还不止一个。

  他一脸惊讶:“你们下午的时候就在家里做蛋糕啊?”

  “对啊。”阮织风说,“今天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

  “庆祝白茂跨火盆成功?”

  “跨火盆?”一旁,许音桦一脸茫然。

  乐冰站在一边,小声将“跨火盆”的意思跟许音桦说了,又提起下午白家父母来找白茂的事:“这件事现在都已经上热搜了。白家人在见过白茂后,估计是闹翻了,当场大打出手,还不小心打到了白笙,所以白笙请假了,这几天都不来。”

  许音桦挑眉。

  他不禁看向白茂。

  白茂面上却并未有任何难过的情绪。

  他拿起刀叉,吃了一口小蛋糕,好像很好吃,白茂微微眯起眼睛,肩膀都缩起来一点。

  许音桦看着看着,也觉得有了胃口,问:“还有吗?我也吃一点吧。”

  “当然有啦。”

  临近九点钟,郁先生才回到别墅。

  此时众人正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起喝茶闲聊,提起当初上学的事情。

  白茂感慨说:“要不是有人愿意资助,我肯定不能轻轻松松坐在这里,所以我一直都很感激当初资助我的叔叔……”

  郁向沉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白茂。”

  白茂一愣,回过头看到是郁先生,眼睛一弯:“你回来啦。”

  “嗯。”

  郁向沉朝周围人微微颔首,算作打招呼,他迎面对上刚从沙发上站起来的白茂,直接伸手,一把将白茂牢牢抱紧怀里。

  “……啊啊啊啊!”阮织风激动的跺脚。

  她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点大,当即捂住嘴巴,一脸兴奋。

  周围人都笑起来。

  只有白茂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干什么?

  怎么突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抱他?

  难不成郁先生也怕他今天见了白家父母,心里难受?

  白茂正想着,听郁向沉在耳畔,用缓慢而沉稳的声音说:“怎么?不是你之前发消息,说没人和你玩游戏,心灵受到了伤害,要男朋友的抱抱才能好起来?”

  “现在,抱抱来了。”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