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狠狠捏住他硕大的卵蛋|娇妻被3p的经历把可乐倒入B里

天惹, 不鬼化的时候还没感觉,现在一鬼化问题就这么大吗???

  冷静!冷静下来……

文学

  无惨试图从记忆里挖掘出几个例子来。首先想起来的, 就是灶门祢豆子。对方之所以没有恢复理智, 一直保持着幼儿的心态, 是因为比起恢复理智,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就是集结自己浑身的力量, 去克服鬼惧怕阳光这个弱点。

  可是缘一他早就不惧怕阳光了,难道说这就是鬼化的坏处?

  无惨实在想不到。

  而且这个缘一不仅傻,而且大(真的很沉)。

  无惨倒在雪地上, 后背的衣物被压实的冰雪发寒意给润湿,他的脊背也发着凉。

  鬼红色的柔软的长卷发落在无惨下颚及以下的地方, 与皮肤相接触,带来一股刺麻感。

  无惨拍了拍对方的背。

  “要哭回去哭好不好?”这里真的很冷诶, 而且这件衣服是他昨天刚刚买的,他特别喜欢来着。

  心智退回不知道几百年前的红发鬼抓着无惨的衣襟,不说话, 光默默地掉眼泪。

  没办法可想的无惨只好撸了一把对方的卷发。不得不说,还挺好撸的样子……他忍不住又来了两把。

  毛茸茸毛茸茸呀!

  -

  无法自主解除鬼化的缘一=傻子。

  可是这个傻子不同于那些整天傻笑干傻事的傻子,缘一式傻子就是一直坐在一个地方不动, 连嘴都唇干裂了,肚子也饿得咕咕叫了。

  虽然说鬼的皮肤一直会保持着湿润的状态,但是某些和鬼血适应性不好的鬼也会存在这种类人的状态。可是这样一来无惨就更加迷惑了, 因为这只鬼不是别人,是克服了阳光的继国缘一呀。

  难道说克服阳光所带来的弱点是类人?

  ……感觉也不是很像的样子。

  总之,不知道鬼化为什么会带来这种情况的无惨他稍微有一点点的苦恼。但是把人单放着又不行,就怕对方像那种没有任何自理能力的小孩子一样把自己给饿死……其实无惨很怀疑对方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因为在随后的日子里,他逐渐发现缘一身上鬼的特征正在渐渐减弱。

  是在往人类的身体退化吗?

  对于无惨来说,“鬼”是高于人类的物种,是人类进化之中才可达到的存在。

  但是怎么会有进化之后再退化这种情况产生呢?再说了,之前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呀。

  无惨很茫然。与其去抓这些摸不着头脑的东西,还不如自己快乐一下。

  对的。在长期照顾这个傻孩子以后,在家里憋坏了的无惨要去外面体验一下大人的生活。虽然说他目前所住之处就是男人们的天堂——吉原,但是他无惨大人会是那么浅薄的人吗?女人们还没他女装来得好看,要看美女还不如看看自己。

  自恋狂的日常就是拿起镜子看看自己今天哪里又是完美无缺的。

  于是无惨就这样出去了。

  虽说无惨是一个自由的成年人,但是把傻孩子抛下自己偷偷溜出去玩的时候,他竟然产生了一种“我是抛妻弃子的人-渣”这样的错觉。

  一辈子结了好多次婚(现在看来差不多都是骗婚)、养育了好几个孩子(别人的孩子)的无惨,莫名心虚。

  但是心虚这种东西不过是意识薄弱时所产生的低下的情绪,所以无惨很快摒弃了这些无用的东西,快快乐乐地跑出去玩了。

  蹦蹦跳跳真快乐啊,简直就像是隔壁那只上网课的燕崽子。

  手握大把金钱的美男子穿梭于这浮世之中。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负责盯梢的鬼见了都忍不住要吐槽一句:死渣男。

  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

  大约在三年以前,无惨突然奇想。他说:“既然产屋敷能有神官老婆,那么我假扮的鲤川家当家也应该有一个这样的老婆!emmm神官有了,要么来一个巫女老婆吧!”他还记得几百年前遇到过一个叫桔梗的巫女,长得特别好看,但是活得像是什么悲情故事里男主的白月光。

  因为愚蠢的攀比心理,无惨向手下的鬼招募巫女。虽然说要找正宗的巫女的话还是得去人类那边,但是一想到每次做事情都要偷偷藏起来不让对方发现,无惨就感觉到很累。

  对吧,真的超级累。万一到最后人家发现自己被骗婚了然后把无惨挂出去让他名声变臭了,他堂堂鬼王的面子岂不是丢光了?因此,为了保险和方便起见,无惨决定直接从下属里面找。

  但是结局当然是一无所获。

  正经巫女怎么可能会跑到他手下来呢?

  当年的那群神道人还剩几个自愿留下的,但是那当中的巫女长相真的不符合无惨的审美。

  他只想要和美女一起睡觉不想听婆婆睡前跟他唠唠叨叨明天下雨会不会犯风湿病。

  无处可寻的无惨将主意打到了亲近人的身上。

  “缘——一——”他特别谄媚地搓了搓手,探过身子去。

  红发的鬼没有什么表情。

  无惨轻轻咳了一声,“那个,等一下我老婆呗。变成女体就行了!就当一百年好不好!!”虽说对方没什么表情但是眉头却罕见地皱了起来。

  缘一脑袋上全是问号。    (他在想什么?)

  无惨明白,时间拖的越长对方不同意的概率就越高于是他打算先发制人,不给对方思考的机会。

  无惨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求你了!!就当一百年我老婆吧!五十年也可以!我都养了你几百年了,照顾照顾我这个孤寡老人吧。”

  “你不同意我就要哭了——”无惨瞅了瞅缘一点表情,然后开始大声地假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缘一一向不会拒绝别人。

  无惨抓着他的手臂,抓得好紧好紧。

  在那双梅红眼睛的注视下,缘一甘拜下风。他轻微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无惨喜出望外。

  (太好了,后招都还不需要拿出来。)

  所谓的后招,就是诸如“写情意恳切的信/诗”和“黄金膝盖”。

  无惨以前还是平安京贵公子的时候,一首和歌引得无数漂亮妹妹为他折腰。而“黄金膝盖”……这个不可以有。这明明是软弱男面对他的母老虎老婆的。

  无惨想,我这么大一个缘一,这么可爱,这么善良,无论是性别、性格还是种族都与母老虎无关鸭!

  从那天起,鲤川无哉就有了一个叫做“缘”的老婆。无惨有时候想,这个名字也妙啊。既好听又有意思,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名字呢?

  “缘”是缘分的缘,是有缘无分的缘,是相逢即是缘的缘。

  求不得,怨憎会,爱离别。这九个大字贯穿无数人的生命,从开始到结束。想要的东西无法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即使拼命延长生命去想要获得它,最终那东西也会从自己身边离开。相互憎恨的人迟早会遇见,带着仇恨、多年来的疲倦进行最后的一战或是瞬间偃旗息鼓。相爱的人总是没有什么好结局,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没有遵守当初说好的“永远不分离”的承诺,抛弃某一方或是两方分别抛弃了对方。这些抛弃中有自愿的与不情愿的,有人为的还有天命的……

  世间种种,不过一个“缘”字而已。

  无惨光夸名字就夸了好久,夸到边上的下属看他的眼神都从看正经老板变成了看死变态。

  如今,这种眼神已经变成了看臭男人的眼神。

  天惹,自己有老婆不说——虽然是假的,但是他居然还跑出来偷吃哦!

  不明白前因后果的鬼在心里小声哔哔了一阵,然后又站回自己的岗位上去了。

  红发的巫女从熙攘的人群之中穿过,鬼自然地朝他打了个招呼。

  “缘一大人晚上好呀!”

  红发的巫女转过头,对鬼点头致意。

  鬼快乐地收下了这份回答,然后心满意足地舔起了手里的老婆——无惨特制的川上富江卡牌。

  川上富江不愧是川上富江,就连一张照片也足够让男人舔上一百年。

  嗐,富江不在的第一百年,想她。

  无惨也好想那成千上万的苦力。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