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被cao的喷水|喜欢摸自己下面的毛白丝袜双脚张开露出内内

她夜里来, 披着家制的绿黑色格子羽织。模样像个误入这里的傻孩子。

  说实话, 虽然来过几回,但她还是无法和这里的气氛相融合。

  坐在游廊和格子间里的女人们, 偶尔会和边上的人谈笑。但是她们的谈笑如萤火之微光, 伸手就能掐灭。

文学

  炭子绕过一个醉酒的男人, 径直去了蜃海楼。前些日子她从舞杳小姐那里得到消息, 说是有东西要交给她, 但是必须得由炭子亲自来拿才行。

  其实也没必要炭子亲自来拿不过是一些小物件。但是无惨为了给这个差不多也算是自己养大的崽子好好看看自己的财力,所以才隔三差五地喊对方来这里。

  在花街中登顶的青楼——蜃海楼,夜间便如一座盛放着火焰的火堆。无论是谁, 就算是远远地望一眼,也会看见这座最高的楼。

  何等华丽的屋屿, 连带着四周装饰华美达房屋也变得平凡了起来。

  就像一堆丽人与一位绝世美人相比,她们的容颜自然要黯淡少许。

  炭子对这种繁华的场景还不适应的紧, 不得不用布包住脑袋。她那乡下人的姿态自然是引起了许多人都关注,偶尔也会得来一丝轻笑声。

  炭子只觉得人太多,她胸口闷。

  好不容易穿越了男男女女构成的人群, 她才堪堪喘了口气,静流就像只麻雀一样扑到了她身上。

  ……明明是妖怪啊。

  静流是鸩羽化作的妖怪,因此她自身也带有毒性。但是在抓虾抓了一百年以后, 她突然参透了如何把自己的毒藏起来!

  逮虾真不愧是个好文明!

  油炸爆炒酥脆虾也很好吃的亚子!!

  炭子疯狂揉了揉绿毛妖怪的脑袋,“好乖好乖好乖——”

  樱花小跳着进了门。

  “噢,你来啦。”樱花瞥了瞥嘴巴, “我今天有遇到鬼杀队的家伙,是个银头发的男人,不知道他要在这里捣鼓些什么。”会来找她的人只有可能是鬼杀队。因为当时无惨把这个名字交给了产屋敷天音。

  “银发的……?”炭子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谁。

  过了一会儿,她拿到了无惨要交给她的东西。是一些药剂,估计是珠世小姐新制成的,还有一些日之呼吸指导章,这个应该是缘一先生写就的。

  虽然舞杳小姐出现的时候缘一先生就在她身旁,可是炭子至今为止也不知道舞杳与缘一之间的关系。

  如果硬要拿一个词去形容的话,那就是“家人”。

  炭子本来是拿了东西就要走的,然而小老板拦住了她。

  富荣是这里的小老板。自从樱花被赐了新名字后,在自己的地位不保的危机意识下,她主动请缨到了吉原。

  作为老板手下的老人,再加上还算是不错的业务能力,富荣很快就成为了小老板。

  大老板自然是无惨。

  原先的小老板琉璃仙/十六夜,听说是有事回老家去了。

  炭子被喊得一懵一懵的。

  一开始她以为富荣和樱花是双生姐妹,结果后来才被无惨告知她们是量产的。

  于一瞬间看见几百个同样模样的美女的时候,炭子简直是三观碎成二维码。她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接受了这个世界上不止有鬼,还有妖怪、天仙和各种各样奇怪的生物。

  “富江”可以单列一个种类,实属牛逼。

  富荣一手打着算盘,另一只手抄着最近流行起来的复古小说《真云传》,对着炭子道:“帮我去看看京极屋的生意如何了呗,我现在走不开——”她现在一心两用的模样,当然走不开了。

  不擅长拒绝别人的炭子应了,然后朝京极屋走去。

  京极屋属于蜃海楼,京极屋的女王蜂便是小梅化名的堕姬,老板娘则是个与里世界没有任何关联的普通人。

  炭子不自在地理了理衣服的边角,于一阵乐声中走向京极屋。

  ※

  京极屋的老板娘三津今天从一个银发的美男子那里买进一个小女孩。虽然脸上化了一副很糟糕的妆,但是脸长得还不错。

  就是这人木讷了些,说起话来奇奇怪怪的。

  “义子,帮我搬点东西吧。”一个正忙于整理衣裳的游女喊道。

  义子——原名为富冈义勇、真身为鬼杀队剑士的“女孩子”走过去,一手一个大箱子。

  原本只想让对方拎一下首饰盒的游女:……

  ——新来的这孩子力气也很大。

  此时,一位本不应该出现于此的年轻女性在门口踌躇了会儿,最终进来了。对方长相顶多清秀,但是额角上的红色斑纹却让这份清秀也大打折扣,平白添加了几分恐怖。

  “你好——老板娘在么?”

  有些脑瓜子里装着奇怪东西的游女想到了奇怪的东西。

  然后她发现人家是主店那里派过来查账本的。

  三津一开始还以为人家是过来卖身的呢——会找上茶屋的女孩子基本上是干这个的,她还想好了拿对方额头上的那个斑纹拒绝对方。

  然而人家是来查账本的。

  炭子的原话是——“富荣小姐让我过来看看账本。”

  三津没想到这次竟然会由别人来代劳,一时之间有些怀疑。直到她看见了人家藏在羽织后的刀的刀锷是熟悉的莲花状,这才放行。

  无惨为根本不存在的鲤川家编了个家纹。

  那就是莲花。

  ——六鸟闻莲样。

  编家纹的时候,无惨其实是想起了某个心里鬼东西特别多但是又打不过他只能被他打成猪头的仙人的。不知不觉中,这个仙人已经有不知道多少话没出场了。

  无惨查了查,发现人家还在海底陪海神小姐呢。

  那就让他继续陪着吧。

  无惨的原话是这样的。

  反正把人家压榨的差不多了,完全不需要他了。再不成的话他也可以去海底把人家捞起来。

  虽然他不会水,但是他有缘一和缘一的血鬼术鸭!

  看见了莲花家纹,三津的怀疑已经完全打消了。

  是自家人。

  她带着炭子去寻账本,顺便唠叨起了最近的男人们穷酸的要命,天天就想着白嫖。

  真是的,就没有几个舔狗吗?还是说舔狗都反击了?

  炭子随着三津,眼光却瞥见了熟悉的脸蛋。

  她不敢置信,疑惑出声,“……义勇?”

  富冈义勇:“是义子,不是义勇。”

  ……

  三津还没有接受自己今天买的女孩子竟然是男孩子,她一脸生气,想要找那个卖孩子的银发帅哥问清楚。

  从义勇那弄明白了他们这次是乔装潜入只为了找寻恶鬼踪迹的炭子尴尬地笑了笑,只能说劝三津不要这么生气了。

  “卖了多少钱呢?我给您补上吧。”

  柱的工资是无限的,但是炭子本来也不怎么用钱,所以干脆拒绝了主公——产屋敷耀哉的好意。

  摸出那些银子以后,她原先就不怎么鼓的钱包已经变得扁扁的了。

  他们两个人开了个房间。

  “能跟我说说是什么任务吗?”炭子问道。

  面对曾经(锖兔)的救命恩人,义勇如实回答道:“音柱说他埋在花街的三位妻子全部与他失去了联系,怀疑她们三人被鬼抓住了。所以他与我们一起乔装进入花街,为了找寻恶鬼的踪迹。宇髓说,最有可能的就是京极屋、晴天屋和玻若屋。”

  “你们来了三个?”

  “四个。”义勇一板一眼地回答道,“我,我妻善逸和嘴平伊之助。”

  街道上漂浮着一阵不详的歌声。

  炭子琢磨了一会儿,“京极屋是不会有问题的。虽然我不能和你说明原因,但是也请相信我。至于其余两家——”

  炭子正欲说些什么,屋外就传来了一声爆响。

  此时已夜深,街上人少了,更多的人则是在屋内和游女们过夜。到了明日午时,他们才会起身回家去。

  那悠婉的歌声突然化作鬼魅的叫唤,尖锐的声音几乎要刺破人的耳朵。

  街道上,一个脸上绘着两点大红的金发“女孩”被砸到了屋顶上,瓦片一阵稀碎。

  “疼疼疼疼疼!!”我妻善逸满脸的惊恐,他甚至以为下一秒自己就要死掉了!

  根本没有想到鬼就在他潜入的那家茶屋啊!

  在善逸发觉这点之时,那只女鬼就对他发动了攻击。

  这样的响动,足够影响到某些人了。

  小梅瞪圆了眼睛。

  “哥哥!有人在我们的地盘干坏事!!!”虽然这段时间有人失踪,但是小梅那脑子实在是无法联想到这回事上去。那只女鬼隐藏气息的能力太强了,若非今夜她动手了,否则他们怕是还不知道在他们的地盘上有另一只鬼挡着他们的面捕食人类呢!

  这样一来,他们兄妹两岂不是要被无惨大人骂死!

  小梅生气地皱起了脸。她潜藏在花街各处的斑斓的腰带于幽暗中浮起,然后汇向了同一个地方。

  同一时间,晴田屋,歌姬杏原露出了她的真面目。她皮肤白如雪,唇间一点血红。她身上衣物一片丧白,宛如丧服一般。

  面对着朝她攻击的几个人类,杏原放声高歌。

  ……

  很多年前,她曾是吉原的第一歌姬。说若是想要登她之堂,必要付出千万的财富与耐心。

  但是后来,杏原老去了。

  可是老去的歌姬,也无法离开这里。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