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可以让人下面湿的的短文:他在我身体里待了一晚上

越想,张晓月的俏脸越红,身体越发滚烫。

光想想就已经这样了,如果尝到会是什么滋味呢?

银牙暗咬,张晓月草草清洗了一遍自己的身体,擦拭完之后犹豫了一下,可最后还是把那件丁字裤套在了腿上。

走出卫生间的张晓月,脚步有些虚浮,她望着许文的那扇门,心如鹿撞。

文学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稀里糊涂的就敲响了许文的房门。

“谁啊?”许文开门之后本能的问了一句,然后差点喷血。

张晓月身上裹着一件浴巾,可却很短,只是遮住了她傲人的胸部,而她的下身,正是穿着自己昨晚用来嗨的丁字裤。

许文的呼吸也忽然变的急促起来。

“文哥……”看的出来,张晓月也很紧张,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音:“是我。”

女人柔弱的声音其实穿透力比尖叫还足。

许文被她的声音击醒,连忙装作目不斜视的笑了笑:“哦,是晓月啊,怎么了?”

“文……文哥,我……我忽然腰酸背疼,您看您有没有时间?”张晓月满脸娇羞的说:“能帮我按一下吗?”

一听这话,许文乐了。

女人遇到一个不中用的老公,基本等同于守活寡,而像张晓月这种年轻的少妇,长期得不到满足,又怎么能甘心呢?

终于还是熬不住了吧?许文心中兴奋的想到。

“正好,我今天没什么事,你进来吧。”许文强行压制内心的激动,生怕自己的声音受到影响,佯装镇定的说道。

张晓月犹豫了一下,走进许文的房间,许文下意识的关上了房门。

“嘭!”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张晓月的娇躯猛然一颤,仿佛遇到什么惊吓一样。

许文看在眼里,依旧假装没看到:“你躺到床上去吧。”

张晓月红着脸弱弱的说:“文哥,我是腰酸背疼。”

“哦,那就趴着。”许文连忙说道。

按照许文的交代,张晓月慢吞吞的趴在了他的床上。

许文干咳了一声,笑道:“晓月啊,你得知道,医者父母心,在医生眼里是没有性别的,我们按摩的也算半个医生,所以你不必有什么忌讳,何况我也看不见。”

“嗯。”张晓月弱弱的应道,声音细弱蚊蝇。

“那个,把衣服脱了吧,隔着衣服治疗的效果不好。”许文说。

张晓月迟疑了一下,最后一咬银牙,还是把浴巾解开了。

别说前面,光是这曼妙的背影,这凹凸挺翘的身形,在完全呈现于许文面前的时候,他的那里便突然倔强了。

一股子邪火,就像点燃了干柴一样,“呼”的一声,直冲脑门。

穿着丁字裤的张晓月,简直性感到无法言喻。

他已经按耐不住了。

双手直接就按在了张晓月的臀部上。

张晓月娇躯又是猛然一颤,忍不住“嗯”了一声,拖着长音。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