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做到晕过去为止:被下药任人摆布的辣文

天哪,每天都能喝!

  我内心激动地差点叫了出来,跟女叟子道了声谢,便一口气喝了下去。

  而后几天,她果真每天都给我喝!

  每次喝完,我就有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而且越来越强烈!

文学

  当晚,我浑身燥热进了浴室,刚拉开帘,看到一个陌生女人不着一缕地站在花洒下。

  我愣住了,那女人曼妙娇躯尽入眼帘,竟刺激得我立即有了反应。

  那女人一脸惊讶地看着我那里,忽的咯咯笑道,“你就是苏瑶的小叔子?”

  “谁?”我赶紧遮住下面,眼神迷茫看向对方,“谁在里面?”

  她竟然不慌不忙地走到我面前,挥了挥手,突然踮起脚尖把脸凑了过来,见我毫无反应,莞尔一笑,“还真看不见啊。”

  吐气如兰,她的气息飙洒到我脸上。

  我惊得后退了一步,鼻间有股淡淡的芬芳,“你是谁,麻烦请你出去。”

  那女人媚眼如丝地瞥了一眼我那里,“我洗完了,你慢慢洗吧。”说完便裹着浴巾出去了。

  “这女人,还真是胆大风马蚤。”我心里暗想道。

  我洗完澡出去,听到女叟子房间传来聊天声音。

  “诶,苏瑶,别说你小叔子挺帅的,可惜是个瞎子。”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她竟然说我是瞎子。

  “叶紫你别这么说,他眼睛还能恢复的。”

  我一听心里舒服多了,还是女叟子会体贴人,说话都这么好听。

  “那就是暂时残疾咯,不过嘛,他还挺有料的,刚刚我在洗澡的时候,他闯了进来,光溜溜的被我看了个遍,他那家伙要是强势起来,啧啧,苏瑶,你跟他朝夕相处的,有没有想过……”

  “说什么呢!”女叟子娇叱了一声。

  “诶,你真没想过,你老公都走那么久了,你该不会真当寡妇吧,你谷欠望那么强,受得了么?”叶紫不停地调侃道。

  女叟子谷欠望强?我听到了不得了的信息。

“你别乱说,我现在不想这些,就想把佳佳养大,照顾好阿正。”

  叶紫一听就不乐意了,“你傻呀,一个人养个小的已经够辛苦了,你还顾个大的,你怎不跟你小叔子凑对一起过算了。”

  “你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女叟子语气有些不悦,“我怎么可能跟他过。”

  我听了心里不禁有些寞落,女叟子这是嫌弃我了?

  “不过也是,你小叔子虽然长得好,但可惜眼睛瞎了,还得人照顾,跟了他也过不上好日子,要我也不愿意跟一个又穷又瞎的人过一辈子,你现在还年轻漂亮,趁早找个有钱老实的嫁了。”

  叶紫这番话直戳我心窝!

  我现在确实是要钱没钱,虽说没有真瞎,但眼睛却没以前不好使了。

  而且为了满足私谷欠,还让女叟子照顾我,心里越想越惭愧,也难怪女叟子看不上我。

  “我没那个意思,阿正也没你说得那么差,只是他是我小叔子。”女叟子轻叹道,语气似乎有些惋惜。

  我一听顿时振奋了起来,原来女叟子并没有嫌弃我,只是介意我的身份罢了,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

  “你个小马蚤货,你还真看上你小叔子了?”叶紫揶揄地笑了笑。

  “说什么呢。”女叟子赶紧否认道,“我才没有。”

  叶紫不信,不停地追问女叟子。

  女叟子极力否认,最后声音不禁大了起来,反倒把小侄女给吵醒了,最后叶紫只好作罢了。

  估计是女叟子掀衣服喂小侄女了,惹得叶紫一阵惊呼,“哟,小样儿,瞧你这双,喂过娃了还那么好看。”

  “真是的,你小声点。”女叟子压低了声音,“外面听得到的。”

  叶紫语气有点不屑,“听到又什么了,你小叔子又看不见,我开的养生馆里有几个跟你小叔子一样的,专门给人催乳的,现在一听到月匈手就哆嗦,前几天有一个还辞职了。”

  “你让男的给女的按摩?”女叟子难以置信,“你这是开养生馆,还是搞那种场所呀?”

  “去你的,我这可是正经经营,我雇的那些是盲人,虽说是男的,但有些顾客就好这口,毕竟男的摸起来更舒服,而且更容易通乳。”叶紫解释道。

  女叟子有些讪讪,“我有点接受不了。”

  “你是没试过,试过了你恨不得天天让我店里的人来帮你按摩呢。”

  叶紫打趣,随即一本正经道,“诶,苏瑶,听说你小叔子学中医的,要不你让他来我店里工作,我那正缺人手,就需要他这种高大帅气的瞎子。”

  我一听她这样形容,差点呕出一口老血,高大帅气我承认,但老子又不是完全瞎了!

  “这…”

  听女叟子的语气好像有些犹豫,我赶紧崛起了耳朵。

  “得问问他,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这愿不愿意他都得有份工作,你说他眼睛能恢复,那得什么时候,一年半载还好说,十年八年的,难不成你要养他一辈子?大小伙子的,只是看不见而已,又不是不能自力更生。”

  其实叶紫的话没错,我虽然眼睛不好使,但也得自己养活自己。

  要是能挣多点钱就更好了,可以替女叟子分担一下,说不定哪天我能撑起这个家,让女叟子她们过上好日子呢!

中午,女叟子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也让我跟叶紫互相认识了一下。

  叶紫这个女人我之前听女叟子提起过,她是我女叟子的闺蜜离过一次婚,典型的单身富婆,只不过她比一般的富婆更优质。

  女叟子说她要在这住几天,我倒无所谓。

  只不过我没想到她这人竟这么随意,直接穿着一件吊带丝绸睡裙就出来吃饭,一头大波浪的秀发别到一边,修白的大腿从齐膝的下摆露了出来。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