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手指在里面弄得滋滋响:女王割蛋小说

 阮眉点头,还沉浸在刚才那个吻中,觉得眼前的世界像油画,颜色浓郁,而方稚水就是油画的主角。

  “你不许再忘记联系我,知道吗?”

  阮眉愣愣地,继续点头。

文学

  “如果有剧本上的问题,随时可以问我,不许找别人解决,知道吗?”

  点头。

  “以后不家教的话,每天放学我去你教室,我们一起讨论剧本,你不许先走,有事也得给我发消息,知道吗?”

  点头。

  阮眉就像个呆滞的玩偶娃娃,一直在点头,反正她觉得,方稚水说的任何事,都是为自己好的,所以答应就对了。

  方稚水看阮眉这么乖巧听话,也终于放下心来,一直以来有点患得患失的心情,慢慢平息下来。

  “每晚都要给我发消息,不管多晚睡觉,都要告诉我,不然我第二天起来会担心的,知道吗?”

  阮眉抬起眼睛,眼里是逐渐蔓延的光彩,她这次没有点头,反而歪了一下脑袋,笑着问:

  “你好像,很容易担心我?我在你心里,就那么脆弱吗?”

  方稚水竟然一时语塞。

  她张口结舌,好一阵才说:

  “不是的,我没有觉得你脆弱,我只是……”

  阮眉就笑了:

  “不过我也会一样,担心你。所以,我懂你的心情。”

  方稚水嘴角缓缓绽放笑容。

  微风渐渐变冷了些,怕阮眉被吹到,方稚水很快说:

  “那我回去了,你也快点回家。”

  阮眉点点头,转身骑上自己停了半天的单车,对方稚水笑着挥挥手,脚一磴,很快离开了。

  方稚水看着阮眉远去的背影,嘴里的奶糖味,和心里复杂又丰富的情绪,融合成一股令人迷醉的,酒酿般的香甜。

  她后悔了,应该送阮眉回家的……这样,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又能多个十分钟。

  生命灿烂、色彩斑斓、载入记忆深处的时刻,又会多那么十分钟……

  *

  校庆晚会的节目排练开始了。

  每个班放学后,有节目的基本都留在班里一起排练,没有节目的也有很多人会主动留下,看看热闹。

  方稚水如今和家里决裂,只能在学校没什么人去的钢琴教室和搭档练习,也基本没空去一班看阮眉,只能回家得时候一起走。

  阮眉剧本早就打磨完成,傅容昙作为导演,依旧饰演了奥菲利亚。

  男主角哈姆雷特,由一位个子高大、外表英俊的男同学饰演,他是个普通A,英语成绩不错,但口语还是差一些劲,傅容昙自己的口语也很勉强,最后大家还是求助于全班唯一的学霸——阮眉。

  谁让阮眉当初是第一名进的文科班呢。

  所以阮眉现在除了担任编剧,还得兼做演员的口语培训,经常一字一句的教大家英文口音,累得要命。

  方稚水那边的排练相对轻松很多,每次排练结束时间,也比阮眉这边要早,她就每天晚上带着润喉糖、各种果汁,过来等着阮眉结束工作。

  整个文科班的同学,都能感受到,阮眉和方稚水之间,有那种旁人插不进去的亲密气场。

  方稚水拿着润喉糖,就乖乖找个凳子,坐在人群后方,视线透过人群间的缝隙,只盯着阮眉一个人看。

  她手里的润喉糖,永远都是已经打开了封皮的,以便阮眉休息的时候,可以直接捏着小袋子倒进口中。

  她端着的果汁也是精挑细选,没有一点果渣,温度也适中,不会很甜,但看着就透亮而愉悦,还会每天换水果种类。

  阮眉在台上教大家口音,说得口干舌燥,下来就直奔方稚水而去,从方稚水手里吃一颗润喉糖,再用果汁送下去,方便得不得了。

  文科班同学近距离磕cp,水眉cp在论坛上强势崛起,各种亲密细节、偷拍到的绝美照片,都被发上去,引得全校同学化身柠檬精。

  【呜呜呜呜,我老公给我老婆喂果汁的样子,也太甜了吧!】

  【在现场,我是果汁,这俩人是真的甜到起飞,我的糖都是她俩加的。】

  【我也在现场,我是那个润喉糖!话说有没有人扒一下那是什么糖,我想要女神同款】

  【这两个都是A,到底怎么do啊?好奇ing】

  【楼上,这很难理解吗,一人一次不就行了,每晚保底两次,上不封顶,咦嘻嘻嘻嘻!】

  【楼上你这人脑子怎么这么龌龊,还有吗,摩多摩多】

  【不知道未来女明星傅容昙,对这对怎么看……】

  傅容昙还能怎么看?用脚趾头都看得出来,阮眉跟方稚水才是一对,都快当众接吻了!

  傅容昙现在已经佛了,她感觉自己当初就是个瞎子,为什么还存有一丝幻想?认为这两个A,都会成为自己鱼塘里的鱼呢?

  傅容昙一边说着台词,一边看向眼前的男主角。

  高大,英俊,皮囊还可以,但是……一点都没有魅力!一个普通A,看见自己就脸红,说英语还一股土味……难道自己的鱼塘里只能有这种质量的鱼大吗?

  傅容昙感到一丝绝望,但还是敬业地扮演着一个柔弱温柔的女主角,在男主角的视线下,做出愁苦又羞涩的神情,深情地看着对方,然后慢慢低头转开视线。

  然后,傅容昙马上变脸,导演上身,自己面无表情地喊:

  “卡!”

  男主角手足无措,站在原地等着挨训。果不其然,傅容昙直接说:

  “你根本没有揣摩透彻男主角的心情,哈姆雷特如今是在装疯,并他因为母亲和叔父的通奸,已经对所有女人产生了质疑,对爱情产生动摇,所以他前言不搭后语,说话时很是愤怒,对女主的情感主要是抗拒的,你怎么还脸红呢?你脸红个泡泡茶壶啊!”

  男主角:

  “……这,我也没法控制啊。”

  傅容昙视线一转,看到阮眉和方稚水在那边头碰头的说话,仿佛一对亲昵的天鹅,优雅漂亮又甜蜜,顿时自己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她干脆喊了一声:

  “阮眉,要不这段你来演!给他看看什么叫哈姆雷特!”

  阮眉站起身来,还有点迷茫,搞清楚状况以后抿嘴一笑:

  “我来也可以,但是我有个要求。”

  她偏头看着方稚水,眼里带一点狡猾:

  “我要让方稚水演奥菲利亚。”

  傅容昙气得差点表演一个现场飞天。

  但围观同学这么多,她自己叫了阮眉,现在骑虎难下,只能咬牙屈辱地点头答应了。

  阮眉顺手牵着方稚水的手,走上舞台。

  说是舞台,其实也就是几张桌子围着的一个圆形空地,大家也都穿着校服,念的台词又夸张且中二,看上去场景其实是比较滑稽的。

  但是阮眉和方稚水手牵手站在舞台中央时,一切都变得不太一样了。

  在这段的剧情中,哈姆雷特因为得知父亲死亡的真相,和母亲与叔父通奸的事情,受到极大的打击,之前已经发出过那段“to be or not to be”的伟大质问,现在则是和奥菲利亚的再度见面。

  方稚水饰演的奥菲利亚,带着纯美的笑容,温柔用好听的英语念道:

  “我的好殿下,您这些天贵体安好吗?”

  阮眉饰演哈姆雷特,她露出一种笑容,由于含着太多苦衷,这笑容都带着痛苦,她语速略微急促,似乎生怕没有机会一般说道:

  “谢谢你,很好,很好,很好。”

  说了三遍,她的视线一直紧紧盯着眼前方稚水的脸,这是痛苦煎熬中的哈姆雷特,在最后一次的盯视爱人的脸。

  这个眼神,让哪怕没看过这故事的人,都觉得有点想哭,却哭不出来。

  接下来是几句对话台词,当初为了加强矛盾冲突,还有节约时间,阮眉在剧本里直接把哈姆雷特杀掉奥菲利亚父亲的情节提到了这里,而哈姆雷特和奥菲利亚的对话则被大幅度删减了。

  不过,尽管台词简练,最后那一段,还是被方稚水说得柔肠百转,动人心魄:

  “啊,一颗多么高贵的心就这样陨落了!……我曾经从他音乐一般的盟誓中吮吸芬芳的甘蜜,现在却眼看着他的高贵无上的理智,像一串美妙的银铃失去了和谐的音调,无比的青春美貌,在疯狂中凋谢!啊!我好苦,谁料过去的繁华,变作今朝的泥土!”

  说完这一段,两个人紧紧对视,视线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也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两人胸腔里因为戏剧的刺激,充满了不舍、遗憾、痛苦和惋惜的情绪,却又深深知道这只是虚假的,一切情绪波动,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也只因为这个人……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