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同学没带奶罩,奶头出来了|男生靠女生为什么会疼说他进去过你这里吗

“我早就辞去军队中的职务,也没有爵位在身,虽然能面见陛下,但归根到底也只是一位平民,不能领兵,也不能打仗。况且我想先一步找到真相。”维里说话时的语气很平缓,却非常坚决,“兰德尔付出自己的生命,把记忆全部交给我,我不能辜负他。”

  他面上不显,嘴上也不提,但就像兰德尔所说。

  他憎恨着教廷,因为他的父母牺牲在紫罗兰战争里,他的战友们因教廷的禁咒死无全尸。还有他自己——

文学

  因为教廷,他和伊格纳斯死别近三十年,而他自己也不再是三十年前的自己。

  这些无法再回头的岁月里,浸满血海深仇。

  阿尔弗雷德看着他,过了很久,他叹息道:“我就知道,这么多年你心里藏着事。”

  “我会保护好自己。”维里矮下身,抱了抱这位一直关心自己的校长,“你不用担心。”

  阿尔弗雷德说:“我复制的那一把小提琴总是比不上最开始那一把,要是……唉,算了,反正最后它最会回到应该的地方。”

  维里没有听清校长最后的几句话,他十分不解,但校长并没有再说的意思。

  “那我走了。”维里告别。

  阿尔弗雷德道:“照顾好自己。”

  维里点点头,和校长告别,走向校长办公室的内间,在那里有一处传送魔法阵,许多数量上百的魔法晶石来催动。

  肖恩等候许久,雪鸮扇着翅膀,催促维里动作快些。

  这次要传送两人一鸟,花费的魔法晶石极多,都足够买一套王都的楼房,抵得上许多小贵族几年的税收。为了能够尽快赶到迷雾之森,维里不得不选择传送阵。

  阿尔弗雷德将晶石一一放置好:“准备好,要开始传送了。”

  “好的。”维里稳住身形,抓住自己手中的琴盒,就连雪鸮也规规矩矩地窝在他的怀中。传送阵属于空间魔法,普通人不能使用,必须用魔法元素构建出一个屏障,在空间缝隙和元素的冲击下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游弋在四周、稀疏的空间魔法元素被晶石吸引,渐渐靠近,维里闭上眼,感受到魔法元素在冲刷自己的身体。接下来是一阵猛烈的旋转,他像是被塞进一个木桶中,被人推来推去,浑身都被冲撞,疼的四肢都快要散架。

  很快,他觉得头晕目眩,喉头一阵恶心,泛起呕吐的冲动。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恢复过来,双脚踩到实地上。

  下一秒,维里双腿一软,就跪倒在地。

  他的耳边响起肖恩的哀嚎:“为什么魔法传送阵会这么……呕……”然后是一阵不堪入耳的呕吐声。

  雪鸮口吐白沫,眼冒金花,早就晕倒在维里的怀中,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它作为魔法生物,没有呕吐这项能力。

  维里脑袋一抽一抽的疼,难受得几乎睁不开眼。

  他闻到了草木气息,鸟鸣一声接着一声在头顶响起。维里缓了一会儿,慢吞吞地站起来。

  眼前是熟悉的森林景色,垂下的藤蔓,高大茂密的树木,裸露在外的粗壮树根,还有青苔与灌木丛。维里仰头看着树叶罅隙间透出的细碎金光,恍惚了一瞬。

  “这里是……”他喃喃道。

  肖恩几乎把胆汁都吐出来了。他没精打采地坐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那位侏儒校长定位还挺准,这里就是迷雾之森边缘,应该是靠近废弃神殿那一带。不过和你说的那棵树距离多远,我就不知道了。”

  迷雾之森边缘是个很大的地理概念,毕竟迷雾之森绵延数千里,漫无边际,根本无法想象它到底有多大。

  维里并没有太多担忧,他想起他第一次从废弃神殿回来时,坐在狮鹫背上看见的景象。天空是茜色的,云彩缠绕着雪山山腰,而他惊鸿一瞥,看见了一座被云彩托起的城池。

  那时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现在细想,恐怕他看见的就是失落之城,阿斯加尔德。

  于是维里笃定道:“祭坛入口就在废弃神殿附近。”

  “也对,堕落主教不会特意把祭坛和神殿修在两个地方,隔太远他跑来跑去也费劲,”肖恩觉得自己明白了,“我们先休息一会,这空间魔法阵太难受了,我以后绝对不再坐这魔法阵了。”

  这里的土壤极为松软,肖恩躺下去就不想起。

  维里哭笑不得,只能任他去。

  雪鸮没有动静,看来附近也没有凶猛的魔兽出没,在这里修整也无妨。他们这次出发,只戴了一枚储物戒指,装了一些食物和干净的饮水,肖恩还带了一顶帐篷,足够容纳一人。

  夜里他们俩轮流守夜,直到找到祭坛。

  祭坛的守护者是伊格纳斯,只要想到这一点,维里就充满勇气。

  肖恩休息半个小时后,感觉恢复了一些,至少脑袋不像之前那么晕。维里问他:“你确定没事?”

  “没事。”肖恩说,“走吧。”

  他们在森林里走一段路,便会留下一个记号,确定自己不会走重复的道路。他们俩脚程很快,走上大约两个小时后,就把附近近十公里都摸清了。

  没有大型魔兽,非常安静,像是被人为清理过。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