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囊袋重重拍打H|偷偷藏不住竹已肉想不想骑马 我让你骑

 最近战事频发,就连祥和宁静,地处帝国边缘的弗莱尔小镇都受到战火波及。维里父母原本打算送他和伊格纳斯去附近的城镇念书,却被一纸命令召回了军队。

  维里怀中抱着一束花,长吁短叹:“我好担心爸爸妈妈,到底为什么会有战争呢?”

文学

  “都是为了欲望,”伊格纳斯说,“或许是为了金钱、权力,还有别的一些东西,拥有力量的人想通过战争达成自己的目的,实现自己的一己私欲。”

  维里不解道:“金钱、权力之类的很重要吗?”

  伊格纳斯抚摸他的发顶:“对有些人来说,很重要。”

  维里闷闷不乐:“我不明白。”他十五岁了,情窦初开,可心灵却还干净得像一张白纸,没被金钱权力之类的欲望腐蚀。

  伊格纳斯安慰道:“我们先回去,爸妈不在家,你就要照顾好自己,别让他们担心。”

  今年的花朵盛开得极好,维里采满几篮子的花朵,每家每户都送去一些。怀里的花朵,是他热心的邻居大婶回赠的,色彩搭配极美,芬芳扑鼻。

  “对了,朱莉婶婶家那个红头发的年轻人是谁?”维里说。

  朱莉婶婶是个热心肠的好人,十分照顾维里和伊格纳斯,每次烹饪小点心,都会特意分一部分给他们解馋。刚刚他们送花时,在朱莉婶婶的院子里看见一位红发的英俊年轻人。

  那人看着只有二十多岁,穿着一身绣着金边的白袍,举止从容,说话不疾不徐,气度不凡,远看便与寻常人不同。

  在乡村长大的维里,还是头一次见识到什么叫优雅。

  伊格纳斯回忆着那人的衣着打扮:“大概是教廷的神官,他衣服和教堂那位老神官有一次穿的衣服差不多。”

  “教廷的神官?”维里吃惊道,“为什么他会来我们这里?”

  “他可能是新上任的神官。”伊格纳斯猜想。

  这件事并没有在他们心头停留太久,弗莱尔小镇毕竟偏远而闭塞,由于战争,往年不辞路途艰辛,来这里购买花朵的达官贵人几乎没了踪影。

  这相当于直接失去消息渠道,镇民们虽然知道帝国在打仗,却不知道是在和谁打仗。

  也是因为如此,神官还能优哉游哉地继续弗莱尔小镇生活。

  几个星期之后,维里又和那位年轻的红发神官见了一面。

  那是雾气浓重的清晨,维里早早地起床,围着院子跑步,花瓣上的露珠倒影着早晨温吞的太阳。篱笆外的小路上出现一道高大的人影,维里脱下自己的外套,站在花圃中拧干衣服上的水。

  “维里先生,早上好。”

  维里好奇地望向声音来处,红发的俊美青年站在篱笆外,身形高大挺直,仍穿着一身讲究的神官白袍。

  还是第一次有人称呼他为先生,维里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抓着外套蹭到篱笆旁,故作镇定地清清嗓子:“神官阁下,早上好。”

  红发神官微微一笑,同他寒暄道:“今天早晨的太阳很漂亮。”

  神官的口吻自然亲切,像是将他当做大人对待,这让维里激动又羞涩,于是他情不自禁努力作出大人的模样:“是、是的。?”

  现在晨雾很重,花田都笼罩在雾中,天空中悬挂的太阳温吞,藏在云雾后,一晃眼,就像是要消失一般,实在说不上漂亮。

  神官轻言细语道:“那么维里现实,请问如果我想进森林,该怎么走?”

  维里忙不迭挺起胸膛,将进森林的路线一股脑说出来。

  神官微笑着道谢,便头也不回地走开。维里开心得冒泡,急忙跑回屋,想要和伊格纳斯分享今天的经历——镇里那位优雅的神官称呼他为先生,他也算是个大人了。

  今天的雾气浓重,一直萦绕不散,太阳躲在云后,时隐时现。

  吃过午饭,阳光却突然刺眼起来。

  维里在花圃边走来走去,怀里抱着小提琴,一边同伊格纳斯说话,一边消食。伊格纳斯正坐在墙边,手拿画笔,在雪白的墙上画画,一朵朵紫罗兰从画笔下流淌,缓缓绽放。

  “你说神官怎么还没回来?”维里踢着小石头,随口道,“森林又不大,没什么好看的。”

  “可能从另一条路回来的。”伊格纳斯细心地为紫罗兰上色,认真回答维里的问题。

  阳光忽然明亮起来,刺破浓雾,倒影出他和伊格纳斯的影子。维里惊讶地叫道:“太阳出来了!”

  伊格纳斯低头一看,发现他们俩的倒影竟然不是朝向同一方向。

  他心头巨震,大喝一声:“那不是太阳!”他猛地扑过来,将维里挡在身下,维里茫然地越过伊格纳斯的肩膀,只见到上空那轮太阳,发出耀眼的光,他恍惚感觉到一阵惊人的灼热。

  在那轮太阳之下,站着一个红发的神官。

  他穿着一身精致的白袍,脸庞俊美,神情冷漠。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一轮太阳的光芒忽然放大,吞噬云雾,吞噬花田,吞噬了保护他的伊格纳斯,以及他在那一刻看见的所有场景。

  ……

  消失的记忆在瞬间浮现,恨意涌上胸膛,维里咬住牙齿,恨得目眦欲裂。

  圣堂角落升起诡异的雾气,和数年前那个清晨的浓雾如出一辙。

  阿尔弗雷德揪着维里的衣服,躲在他背后,耳听四路,眼观八方,眼珠滴溜溜地转,他说:“维里,冷静,再坚持一会儿,这人在召唤亡灵。”

  “亡灵?”维里下意识重复,将滔天的恨意压制住,再次打量那个红发的男人。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