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宿舍玩弄六个女同学|开小嫩苞故事太长了顶的小肚子凸起来了

偷气球贼凭借自己对地形的熟悉七弯八拐钻出夜市, 但毕竟没有超凡者的速度,眼看着就要被叶昭生追上。

  看到后面人追来,小芳大叫:“昭昭, 我在这里叽!”

  离开夜市的街区路旁虽有路灯,却不足够亮。

  偷球贼闪身拐进黑魆魆的巷子。

文学

  叶昭生脚下发力,猛一提速,从后面把偷球贼扑倒, 从他手中夺回机械人。

  小芳“哇”一下哭出来,光屏上是哭成荷包蛋的泪泡眼。

  叶昭生把偷气球贼踩在地上,安慰哭唧唧的小芳:“没事没事, 昭昭绝对不会把小芳弄丢的!”

  小芳:“呜呜叽。”

  叶昭生手指戳戳小芳的光屏:“而且小芳连着手机, 就算被抓了也可以发信息过来吼!”

  乍一听似乎是这个理, 然而小芳表示自己完全没有被安慰道:“可是就算我发消息,昭昭也找不到点开消息的按键叽!”

  理由过于真实, 现实过于残酷,叶昭生无法反驳,给出二号方案:“那发给舟哥?让舟哥打电话给我?或者发给阿修?”

  这好像是个还不错的方法,小芳打着泪嗝——天知道机械人为什么会有泪嗝这种设定——有点安心,眼巴巴道:“那昭昭会第一时间来救我吗?”

  叶昭生:“必须哒, 你被抓后,最后两个气球我都没射就追过来了。”

  小芳关注点立马偏移:“什么?!就差两个了,我们的奖品还没拿到呢!啊啊,我的面人和玩偶也不见了呜呜叽。”

  小芳情绪稳定下来,地上的偷气球贼发出一声怪叫。

  正这时,叶昭生背后出现道身影,在地上拉出长影子。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短袖,黑色作战裤,有一头黑色直短发的少年。

  他出现毫无声息,身形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

  他手臂稍稍抬起,潜行到叶昭生身后,对着正在跟着和小芳交流的少年脖颈使出一记手刀。

  叶昭生觉察到背后极小气体的流动声,非常小,如果不是他还维持小范围【厚土界】,绝不会那么快捕捉到,至少要等手刀快接触到自己才能反应过来。

  身子往旁边一让避开手刀,叶昭生踩着地上的偷球贼跳起,向前跃几步迅速转身,看到来人。

  偷袭的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黑短袖少年,对方的敛息技巧很强,就算是面对面看到,感知中却也难以捕捉到这个人。

  叶昭生试探性打招呼:“你好?”

  黑短袖少年没有作答,他整个人隐藏在巷子的暗面,只能借由巷子外透进来的微光看到其深邃凌厉的五官,不似亚罕得大陆人的柔和。

  地上的偷气球贼这时候爬起来,颤颤巍巍看向黑衬衫少年:“我可以走了吗?”

  黑短袖少年看都没看旁人一眼,视线牢牢锁定叶昭生:“滚。”

  偷气球贼如蒙大赦,没跑出几步鼓起勇气问道:“我那些个兄弟呢?”

  黑短袖少年惜字如金:“警所。”

  偷气球贼一溜烟跑了。

  巷子里就剩下叶昭生和黑短袖少年。

  小芳觉得气氛微妙,利索爬进叶昭生领子里,只露出光屏在外面。

  叶昭生不动声色观察环境,思考等会儿万一打起来的退路,眼前的黑短袖少年,绝不是普通混混!

  “游轮员工证。”僵持中,黑短袖少年终于开口,“我想向你借。”

  叶昭生:“哈?”手在裤兜里摸了摸,摸出下午刚办的员工出入证,“这个吗?”

  黑短袖少年:“恩。”

  叶昭生摇头:“不可以,这是出入的凭证,不能乱借的,而且给你我就没有了。”

  黑短袖少年友好提议:“你再办一张。”

  叶昭生眨眼:“办第二张要钱,我穷。”

  同样贫穷的黑短袖少年表示理解:“恩。”

  两人有问有答,居然还挺和谐。

  小芳:“叽?”这咋还聊上了?昭昭你醒醒,站在你面前的是刚刚绑架小芳的主犯同伙!

  马路上有车开过,车灯给黑暗的巷子带来短暂光明。

  灯光中,能看到这条巷子里堆放着不少纸箱,角落里还有两个半人高的垃圾桶。

  车子飞驰而过,车灯光随之消失,在巷子重回黑暗的刹那,黑短袖少年动了!

  他的身影突兀消失,再次出现已是叶昭生身后,同样的角度,同样的手刀,这次动作更快,气息更加隐蔽。

  早有防备的叶昭生先一步觉察,身子向侧让开,抬手迎上黑短袖少年的手刀。

  两人的右手腕撞在一起!

  这种时候谁气力小谁憋屈,叶小昭同学在这方面就没在怕的!

  黑短袖少年发出一声闷哼,捂着手腕身形急退。

  叶昭生双手叉腰,怒气冲冲:“说吧,为什么要绑架小芳!”

  被点名的小芳同样气势汹汹:“对,绑架是不道德的行为,就算小哥哥你是小芳喜欢的类型……好吧,如果你可以抱抱小芳,也不是不能原谅……啊啊啊,不对,绝对无法原谅叽!”

  经过一系列的谴责——告白——挣扎——谴责,小芳最后守住了他的底线。

  黑短袖少年甩了甩手,言简意赅:“为引你过来。”

  小芳不解:“引昭昭过来做什么?”

  叶昭生不得不提醒被小哥哥冲昏头脑的小芳同学:“为了借员工证。”

  小芳金属手捂脸:“【让我蠢死吧.jpg】”

  叶昭生趁机表明态度:“东西我们不会借的,而且你要为自己的行为向小芳道歉,不然我们绝不原谅的!”

  小芳:“对,不原谅叽!”

  黑短袖少年从后腰武器包中抽出一把石头做成的短匕首:“对不起,我很抱歉。”

  道歉来得猝不及防,黑短袖少年的攻击来得同样快,以至于让人分不清他是为绑架小芳道歉,还是为自己先一步出手攻击表达歉意。

  拔出匕首后的黑短袖少年攻击灵巧且刁钻,虽然是石质的武器,却也拥有一定杀伤力,让对手不免束手束脚。

  巷子紧接着再次响起交手声。

  叶昭生大叫:“你有武器,你作弊!”

  黑短袖少年:“抱歉,那张工作证,我很需要。”

  小芳安静如鸡。

  又有汽车从巷子外驶过,这次车灯在墙上投影出两道不断交错的身影。

  极有默契的,两人都没用靈气,碰撞与闷哼声不断。

  一只鸟飞过夜晚漆黑的天空,落在巷子里。

  咆哮的女音从鸟嘴中传出:“都给我住手!”

  黑短袖少年身形一顿,叶昭生趁机扭住黑短袖少年手腕,将人压在地上,洋洋得意宣布:“我赢了。”

  小芳:“【开心到原地旋转.jpg】”

  黑短袖少年不服气:“你偷袭。”

  叶昭生:“你一开始还不是偷袭了,这叫兵不厌诈。”

  青色的鸟落到地上,蹦跳着到黑短袖少年面前:“小雅,怎么回事?”

  图雅被按在地上脸贴地,面无表情语气憋屈:“妈。”

  听到一个人喊一只鸟“妈”是什么感觉?

  叶昭生接下来的动作是这样。

  他看看鸟,再看看图雅,又看看鸟,放开手从图雅身上起开,蹬蹬蹬后退几步,机械性重复:“妈??”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