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他发疯地撞着:看完湿得最厉害的句子

白烟没有犹豫,收回雾化身,阮明皓和原融施展在化身上的靈技自然消散。

  今天的刺杀是不能继续了,不说阮明皓已经采取手段,周围能用的烟雾越来越少,光是暗中窥伺的某个强者,在确认对方是敌是友之前,自己就不敢轻举妄动。

  杀手要有足够的谨慎和耐心,才能活得长久。

  白烟萌生退意,被阮明皓一眼看穿:“不能让他走!”

  这走得哪是一个人,这是一个随时会爆的炸弹啊!

文学

  白烟转身就跑,十六个雾化身再次出现,一下打乱阮明皓围堵的节奏。

  十六个白烟往不同方向跑,正常人都会犹豫下往哪里追,可是白烟忘了有叶昭生在。

  叶小昭同学一眼看穿:“那个!”

  白烟真身回头,冷冷看了叶昭生一眼,吐出两个字:“【烟爆】。”

  “小心!”阮明皓大喊。

  十五个雾化身在瞬间齐齐爆开,里面竟然藏了数不清的金属片,在靈技【烟爆】发动那刻一片片宛如流光飞出,直射向三人所在,阻挡了他们追来的路。

  【厚土界】发动,形成一个抵御的结界,但由于距离太近,冲击攻击又过于密集,结界不稳,摇摇欲坠。

  原融手中丝线齐出,一根手指尖端出现一根,共十根,齐齐缠向白烟,可惜还没接近就被烟雾全部挡下。

  等级差太多了,要不是有【一朵大红花】的增幅,P3级的原融甚至不能挨不到白烟的边。

  “啊啊啊,他要逃走了。”叶昭生加大靈气输出,一股困意涌上心头,【厚土界】反向延展,竟然形成一个封闭的球形结界,把所有金属片装在里面。

  没有金属片阻拦,三人同时扑向白烟。

  “结界最多撑五秒……”叶昭生胸前被阮明皓抽空甩上一朵大红花,立马改口,“好像还能再撑十五秒的样子?”

  是增幅啊,虽然不像开档那样成倍提升,可是贴上后整个人暖洋洋的,困意也不见了。

  原融:“为什么他的大红花比我大!”

  阮明皓:“……因为你的快失效了。”

  白烟窜入烟雾中,隐藏进雾里。

  眼看着人就要逃了,三人急得不行。

  可等级差距在那,急也没用,何况白烟还是控制烟雾这类难缠的超凡者。

  伽罗修抬头,无可奈何地伸手,手指虚虚一弹。

  一道白中带着浅金的光刺破迷雾,弹向逃跑的人,形成一道环圈在白烟右脚。

  白烟:“??”什么东西?糟糕,不能雾化了!

  叶昭生:“在那里!”

  三人再次齐扑过去。

  叶昭生的拳头轰在白烟脸上:“咦?”

  原融的丝线缠上白烟的脚:“咦?”

  阮明皓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见白烟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住般来了个平地摔,然后被叶昭生一拳轰出两米远,期间都没有雾化:“咦?”

  叶昭生看着自己的手:“我好像打中他了。”

  是一拳到肉的那种,不是打在空气里,白烟也是奇怪,好像定在那里任由自己的打。

  叶昭生挠头。

  三人走到白烟身边,发现对方已经晕过去,齐齐松了口气。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总算是好的。

  阮明皓若有所思地看了伽罗修一眼,从随身包里摸出禁靈环,蹲身拷在白烟手腕上。

  周围的烟雾在刹那像是失去控制般流动起来,大堂里的声音传进起来,让这方被烟雾遮蔽的天地与外界相融。

  吸烟机在持续发挥功效,头顶的水不停喷下。

  没一会儿功夫,失去掌控的烟雾很快被处理干净,大堂内视野清晰。

  这可真是乱糟糟一片。

  主持人站在台上,看着下面的乱象目瞪口呆。

  到处喷着水,大堂地板湿漉漉的,上面坐着还没来得及转移,同样湿漉漉的客人。装饰用的琉璃花片灯全都爆开,下面的灯片不知所踪。四周墙面上遍布划痕,是金属片乱飞划出的痕迹。还有堂内一些摆设,都被战斗波及破坏得不成样子。

  几小时前还是金碧辉煌,几小时后就破烂不堪,惨惨惨。

  烟雾散去,后续工作有序进行。

  卫诤第一时间看到了卫熙,驱使着轮椅过来,阮明皓跟人说清楚情况,让人把人带走。

  至于杀手白烟暂时不能交给对方,需要卫家与夏氏集团先对接才能转移。

  叶昭生和图雅帮着黑墨镜安置舞池里剩下的客人,收到了感谢数枚。

  烟雾散尽,喷水灭火系统关停,大堂里空荡荡的,只有最后几个客人和黑墨镜了。

  叶昭生伸着懒腰,觉得胸前的大红花更亮了!

  “昭昭。”小芳趴在叶昭生肩上大哭,“玩球了,昭昭毁容了叽。”

  叶昭生手指轻触脸上的伤,不在意道:“这是男人的勋章吼!”

  小芳:“可是昭昭毁容了,以后罗婆婆做给昭昭的衣服是不是要更难看了叽?”

  叶昭生:“!”双手抓头,“为什么要提醒我这么残酷的事!”

  伽罗修端详着叶昭生脸上的伤,一指长,刀口细窄,已经不流血了:“疼吗?”

  叶昭生眼神一飘:“不,不疼的。”

  伽罗修上前一步,抬手。

  叶昭生嘶一声倒吸口凉气。

  两人离得很近,伽罗修注视伤口的目光很专注。

  微凉的手指摸着自己的脸,从下巴摸到伤口旁边,停住了。叶昭生看着伽罗修近在咫尺的容颜,觉得脸上有点烧:“真的不疼啦……嘶……”

  被附着有靈气的刀划伤,真的好疼啊。

  叶昭生忍住不哭。

  伽罗修的手指没有拿下来,他的指尖凝聚着浅金色的光,稍稍用了点力,从伤口一端向另一端抹去。

  “哇,昭昭,你的伤口消失了叽!”小芳光屏跳闪。

  叶昭生:“啊?”

  此时伽罗修已经收回手,叶昭生摸摸自己的脸,发现伤口不见了:“真的好啦?!”

  “阿修好厉害!”叶昭生星星眼,“原来阿修是治疗类的超凡者呢!”

  胸前大红花失效消失,说完这句话的叶昭生眼睛一闭,昏睡在伽罗修怀里。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