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粉嫩高中生的第一次:自己对着它坐下来

亚撒言简意赅:【“去二楼,安念念的病房。”】疏璃按照亚撒的指引来到二楼,远远就看见走廊最里面的房间外围了一圈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越走近,声音就越清晰。

  众人没空理会出现的疏璃,他就站在病房外看进去,明亮宽敞的房间里,安念念蜷缩在床上的一个小角,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正是出自她的口中。

文学

  “啊啊啊——”

  疏璃分不清那是尖叫还是哭号,小姑娘的声线还很稚嫩,此刻不管不顾地扯着嗓子拼命喊着,一声接着一声,歇斯底里,从尖利到嘶哑,任谁都能听出那其中的恐惧意味,简直令人头皮发麻。

  谷医生蹲在床头,极力想安抚安念念的情绪,却没有办法。她像是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放声大叫,用这种方式发泄和挣扎。

  【“怎么会这样?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吗?”】

  【“后遗症之一,”】亚撒说,【“时不时就会发作。”】疏璃皱起眉。

  谷医生身边的一位医生霍然起身,和谷医生对视一眼,对一旁的护士说:“镇定剂。”

  注射器刚被递到她手中,就听见门口一道声音响起:“……等一下!”

  病房里所有人都愕然回头,门外的一群人也愣住了。

  高高瘦瘦的男生走进来,在一片混乱中说:“我有办法。”

  谷医生站起身,“你……”

  “请让我试一试。”疏璃注视着心理医生的眼睛,目光诚恳。

  床边的人都退到了一旁,疏璃慢慢走近安念念,半蹲下来,轻轻伸出手。

  “不能——”有人猝然出声。

  疏璃没有理会,纤长手指停在小女孩的背上,往下抚了抚,轻声说:“念念,不要怕。”

  安念念的喊声嘶哑,身体在他的手掌下剧烈颤栗着。

  疏璃开始哼歌。是一首在场的人都没听过的童谣,音调轻缓低沉,空灵悠远,带有一种古老又奇异的韵味,仿佛来自极遥远的彼岸,让人听着听着只觉得心神恍惚,奇迹般地安定下来。

  “忘川长,忘川长,忘川河上奈何桥。

  奈何长,奈何长,奈何桥上饮生汤。

  三生长,三生长,三生石上前尘忘。”

  那是在上个世界时冥界的安魂歌。

  疏璃那时候经常要接引胎灵。胎灵多怨气,安魂歌可以帮助它们平复情绪,安魂静气,是他出任务时的好帮手。不过唱安魂歌时同时要注入法力,才能有大功效,现在疏璃想安抚安念念,只能一遍一遍地干唱。

  第一遍,安念念的喊声渐小。

  第二遍,安念念只剩下急促的抽气和呼吸声。

  第三遍,疏璃把安念念抱起来,小姑娘把脸埋在他的胸口,手指紧紧地攥住他的衣袖,像攥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轻轻发着抖,仍然在喘气,却平复了很多。

  疏璃摸了摸小姑娘半湿的头发,很温柔地哄她:“念念乖,不怕,哥哥在这里。”

  第二天安念念半上午才醒,醒了之后任护工给她穿裙子、梳头发、洗漱,安静得像个没有灵魂、任人摆布的布偶娃娃。

  整理好后,护工端来她的早餐,是一碗熬得清香鲜甜的豆浆山药粥、一笼虾饺、两只小笼包和一碟五色鲜果切盘。小姑娘看着桌上的早餐,一动也不动。

  护工小心翼翼地问:“念念,不想吃吗?”

  安念念像是在发呆,忽然跳下椅子,拎着裙子跑出门。

  谷医生被一个电话叫上楼来的时候正碰见小姑娘走在二楼的长廊上,每路过一个房间就推开门望进去,隔了一会儿又去推下一扇门。两名护工跟在安念念身后,一头雾水的样子,看见她像是看见了救星。

  谷医生走上前蹲在安念念面前,小声问道:“念念在找什么呀?告诉阿姨,阿姨跟你一起找好不好?”

  小姑娘直视着她,一双眼睛澄澈清凉。

  谷医生微笑着回视安念念,忽然一顿,一个念头浮上脑海:“念念在找哥哥吗?”

  小姑娘眨了下眼睛。

  谷医生松下一口气,伸出手,“阿姨知道哥哥在哪里,阿姨带你去。”

  安念念慢慢牵住了她的手指。

  谷医生牵着安念念来到三楼疏璃的病房门口,门没关,她一眼就看见了里面的男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的缘故,他看起来没有什么精神,恹恹地靠在床头看医生换药,脸色是些微的苍白。

  医生替他处理好头上的伤,正弯腰拆开手臂的绷带和纱布,露出两道狭长伤口。男生漫不经心地挪开眼神,瞥见门口的一大一小身影时愣了一下。

  那一瞬,稠艳精致的面容陡然生动起来,弯起的双眼里染上灼人春意。

  他向两人招手:“念念。”

  安念念放开谷医生的手,慢慢走进去,停在了疏璃的床前,仰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怎么了呀?”疏璃轻声问。

  小姑娘没有反应,疏璃只好抬头看向跟着走进来的谷医生。

  温和知性的长发心理医生无奈地笑,“念念刚才一直在找什么,饭也顾不上吃,我猜她可能是想见你,就把她带过来了。”

  “还没吃饭?早餐?”疏璃垂下眼看安念念,小姑娘一动不动地跟他对视,“这样可不行。”

  医生为疏璃缠好绷带,招呼一声后推着放了药具的推车走出病房,安念念又往前站了一点,目光移到他搁在被面的手上。

  “念念?”

  小姑娘伸出手,又细又白的小手指轻轻碰了一下那只裹着半边绷带的手臂,然后像是受了惊,很快地收回来。

  疏璃眨了眨眼,心底忽然软下来。“念念饿不饿?”他问,“先吃饭好吗?”

  小姑娘抬头看向他,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没什么表情,眸子里却水润润的,乖得不行的模样。

  “在哥哥这里吃?”疏璃询问小姑娘的意见。

  安念念不动,身后的护工已经把她的早餐取回来了,放在病床旁边的小桌子上。她又看了一眼疏璃,乖乖地坐在桌子前,安安静静地吃东西。

  “念念很喜欢你。”谷医生轻声说着,同时觉得不可思议。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从来对任何人无感的小姑娘居然会突然就开始亲近一个人。

  疏璃弯了弯眼,“是吗?”

  谷医生想到了什么,“小疏,你……还会在这里住多久?”

  “医生说还要半个月左右吧,怎么了?”

  她正了神色,恳求道:“能不能拜托你,在这段时间里多和念念玩玩,陪她说话?你应该知道的,她的病……念念从来不愿意亲近别人,除了陆先生,她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

  疏璃看了看餐桌旁的小姑娘,她不需要别人帮忙,自己一个人安静地喝着粥,鼻尖上沾上一点乳白色粥水,乖巧又漂亮。

  他回答说:“我也很喜欢念念,我会的。”

  安念念吃完早餐后谷医生就离开了,但小姑娘还是留在疏璃的病房里,端正地坐在沙发上,垂着两条小腿,乖乖巧巧安安静静地坐了一整天。

  疏璃跟她说话时还是照常一声不响,但是她的目光大多时候都落在他的身上,被问话时会搭理他,歪一歪头或是眨一眨眼,眼睛里有干净纯粹的喜欢和信赖。

  两人是一起吃的晚饭,疏璃放下筷子后问小姑娘:“念念,吃饱了吗?”

  小姑娘一歪头。

  疏璃揉了揉小孩微微鼓起的小肚子,噗嗤一声笑出来,“走吧,带你去消食。”

  疏璃牵着安念念来到楼下,绕着石子路慢慢走了一圈,路过秋千时小姑娘一直看着秋千架上的紫藤花蔓,疏璃问:“哥哥给你编花环好不好?”

  安念念停住了脚步。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