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他被他的硕大狠狠地贯穿:和校花在小树林做了一天一夜

 她在想: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可以教训教训这个无耻的家伙!这次教训之后,看他还在自己面前耍无赖!

  

  可是呢,刘子轩心里又何尝不是大笑呢?虽说表面摆出一副委屈的神色,但内心是极度狂热的!因为这小小手铐怎么能拘束住他呢?

文学

  

  不过,既然程冰云想在这里玩一玩,那刘子轩配合便是了!

  

  此时,程冰云突然戏虐的笑道:“哟,这次怎么不说话了呢??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我只是在想,被你这么一个大美女打,到底是怎样一个滋味而已。”刘子轩眼神在程冰云那挺耸的胸部肆无忌弹的盯了一眼。

  

  “真是讨打!我就应该先把你的嘴缝上!”程冰云娇眸一横,当即抬起那玉藕般的手臂,手掌微侧,带着一股劲风朝着刘子轩脸上扇了过去!

  

  刘子轩微微侧了一下脑袋躲了过去,突然无耻的笑道:“警花妹子,我现在还手可就是正当防卫咯!”

  听到刘子轩的话,程冰云突然冷笑一声:“你躲得过我第一次还能躲得过第二次?你还想还手?你认为你现在被手铐铐着能动……”

  

  程冰云的话说道这里,突然瞳孔紧缩了一下,整个人都木然的愣在了原地,放佛被石化了一般!

  

  因为他看到,刘子轩那原本被手铐束缚住的双手现在已经放到了前面,并且此时的他一脸邪恶的笑容,那种笑容让程冰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刘子轩微笑着晃动了几下手里的一枚银针:“我师傅说过,女人都是自带剧毒属性的生物,不过学医之人,本着悬壶济世的真理,自然要将你们女人身上的毒都解除掉。”

  

  “你……你想做什么?”程冰云彻底愣住了,因为能够轻易解开手铐的绝非寻常角色,她突然对刘子轩的印象发生了巨大的改观!

  

  刘子轩揉了揉手腕处的酸楚感,随即嘴角微微上扬起一抹弧度,淡淡开口说道:“现在呢,我手里有一根针,身上有一根针,你说你准备迎接那只针对你的治疗呢!”

  

  这并不是一个问句,而是一个不容置疑的选择句!

  

  程冰云毕竟也是二十好几的大姑娘了,自然听够听懂刘子轩所说身上的那只针指的是什么,当即破口大骂一声:“流氓!”

  

  “我一直都觉着,流氓这句话是你们女人对男人的爱称!所以我不会生气哟!”刘子轩说着大步走到了程冰云的面前。

  

  伸出食指直接扬起程冰云的下巴,看着吹弹可破的肌肤,以及那令人叫绝的五官,着实非常吸引人!

  

  当然了,最吸引人的是那完美的身材,让刘子轩此时真的想过去抚摸一下,试一试究竟有多么的好!

  

  程冰云几乎是下意识的扬起手朝着刘子轩的大手打了过去,纵然她现在知道刘子轩不简单,可也不能任由这厮占便宜啊!

  

  可谁知,刘子轩就好像有预感一样,在程冰云的纤纤玉手打过来的时候,他突然就把那玉手攥在了手心里。随即猛地将程冰云拥入怀中。

  

  露出一抹戏虐的笑容,淡淡开口说道:“你说,多一个警花女朋友,会不会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呢?”

  

  “你敢!”程冰云贝齿抵着红唇,几乎这两个字都是从她的心底喊出来的。

  

  “我为什么不敢呢?”

  

  “你信不信现在我只要大喊一声,立马就有好多警察进来,分分钟要了你的小命!”程冰云威胁道。

  

  刘子轩放开了程冰云,很是嘚瑟的说道:“你叫啊,你喊呐!刚刚某人可是说了,这里的监控关掉了,门呢被锁住了,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这句话我现在还给你啊!”

  

  程冰云贝齿撕咬着的红唇好似就要流出血迹一般,樱红无比,可是脸色却有些苍白,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暗暗想着:这算是给自己挖了个坑吗?

  

  事实就是如此!

  

  饶是程冰云想破脑壳也没有想到,那手铐竟然对刘子轩毫无束缚的能力!

  

  刘子轩猛地踏步向前,眼眸里闪过一道锋芒,直接用手臂环住了程冰云的脖子,随后直接冲着红唇亲吻了过去!

  

  “唔!”程冰云虽然有所防备,可没有想到刘子轩竟然如此霸道!竟然直接亲吻上她的嘴唇。眼瞅着牙关就要失守,程冰云几乎下意识的抬起膝盖,朝着前面顶了过去!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