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被女同学捏蛋求饶:受小腹上是清晰的他的形状

杨小雪急的俏脸通红,却有理说不出,心里实在憋屈,忍不住湿了眼眶。

当着父母的面儿,她难道要直接骂那高文虎是个意图不轨的老流氓?

“耐子啊,你岁数也不小了,咋还没找个媳妇呢?”

  二老看杨小雪不吱声,便和李耐唠起了闲嗑。

文学

  李耐很想说,只要别人有媳妇,我就不会寂寞。

  可这话里的玄机,他也听得一清二楚,意思就是让他抓紧找个媳妇,这样就不用惦记自家闺女了呗!

  这空有文化的傻小子,哪里比得上高壮那种村干部的子女?

  “不急,不急,要是相中了哪个,肯定不会放过,嘿嘿!”

  李耐也不气恼,他闺女的身子都被自己摸遍了,哪儿还会在意他们的意见?只要一切水到渠成,他们想反对也没有脸面再说出口了。

  又想起了昨天的旖旎,这让紧坐在杨小雪身边的李耐一阵心神荡漾,便在身后将他那咸猪手往杨小雪的翘臀探去。

  杨小雪抖了一下,怒视李耐,俏脸绯红,可父母就在附近又不好开口,只得紧紧夹住双腿。

  李耐得寸进尺,抓着视线死角,将一根手指猛地抬了一下,触碰在两片绵软的臀瓣之间,隔着裤子不断摩擦起来。

  杨小雪生怕被父母看出端倪,只能一动不敢动,默默忍受。

  在李耐猖狂的攻势之下,杨小雪感觉身体的某处逐渐有反应起来,忍不住扭了扭身子,可这样的动作,只会让身子受到的刺激变本加厉。

  李耐不断动作着,杨小雪臀间隐约传来的感觉,让他愈加兴奋,幸好今天裤子穿得宽松,不然有反应来就难堪了。

  杨小雪难以控制身体的刺激,终于忍不住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娇哼。

  “小雪,你咋了?”李耐眼珠一转,急忙抽回了手问道。

  杨小雪脸色绯红不敢看他,一旁的杨建国注意到不对劲,焦急问道:“闺女,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李耐趁机接话:“估计是!小雪,你还是来我那儿做个检查啥的吧?我好对症给你开点药,都是老同学了,甭跟我客气。”

  听着李耐这贱贱的无耻说辞,杨小雪恨不得扇他俩耳刮子,可父母就在这里,她总不能把这事挑明了吧?那样的话,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自己的身子竟然会起反应,小腹下莫名升起的燥热,才是最让她羞恼的原因。

  为什么每次被李耐占便宜的时候,她都会获得这样的满足感?她可记得,自己用手解决的时候,可并没有这般兴奋的感受呀……

  在家人面前偷偷做这种事情,就好像结了婚的媳妇在出轨偷情一样,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的刺激,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小腹处的感觉甚至让杨小雪怀疑,自己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连挪都不敢挪一下。

  李耐见奸计得逞,嘿嘿一笑:“建国叔,富贵婶,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劝劝小雪,最好让她去我那儿看看病,早发现早治疗。”

  让你看病,我怕是要被占尽便宜!

  杨小雪面颊泛红,心中暗道。

  但此时,杨父杨母由于关切所致,也在劝杨小雪去查一查,这让她愈发羞恼,却偏偏不能解释,只得点了点头。

  “小雪,我先走了。”李耐心花怒放,打了声招呼后就向门外走去。

  杨小雪怕被父母发现,连站都不敢站起来,只能怒视着李耐,眼神恨不得要把他生吞活剥。

  李耐心里舒服,临出门时,还故意将那根手指头晃了一晃。

  被杨小雪看在眼里,更加羞恼,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个不正经的混球,总是能抓住机会撩拨自己,让自己难堪。

  如果他能规矩一点儿,还是挺讨人喜欢的,可这家伙不但花心,而且还没个正形。

  ……

  回到小诊所看了看表,已经是上午九点了,李耐心中暗道糟糕,自己似乎又冷落了唐萱,没有给她做早饭吃。

  可找了一圈,唐萱居然没在家里。

  这妮子能去哪儿了呢?

  李耐想出去找找,却看到刘悦正在自家门外徘徊,神色有点紧张,似乎有啥事。

  “小悦姐,你这是咋了,是不是高壮又欺负你了?”

  李耐急忙把她迎了进来,开口问道。

  刘悦有些羞涩,扯着自己的衣角,俏脸绯红一片,像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一样:“耐子,把门关上说吧,姐有点儿事求你。”

  李耐隐约猜到了什么,心里一阵激动,都不用自己找机会,自己送上门来了!

  见李耐关上了门,刘悦这才红着脸缓缓开口。

  “姐嫁人挺长时间了,一直怀不上孩子,你大壮哥挺着急的,说我可能是身体有什么毛病……你能不能帮姐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儿呢?”

  说这话的时候,刘悦脸颊上的粉红甚至蔓延到了耳垂和脖颈,那羞答答的样子,简直把李耐看呆了。

  “小悦姐你放心,这个病,我能治!”

  李耐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胸口,就差拍着裤裆保证了。

  不孕不育治起来很麻烦,但他之所以答应的这么爽快,是因为怀疑病症出在她丈夫高壮身上,压根就不是刘悦的问题。

  可这话如果直接说出来,就算是得罪了村主任一家,他可懒得应付这些琐事。

  正好,可以装模做样给刘悦看一看,自己还能占点便宜,那不是美滋滋?

  “姐,这样吧,我先给你查查。你先躺下,这个病要脱了衣服检查才行。”李耐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刘悦瞬间慌了神:“大夫看病不是应该把脉么?”

  “这都啥年代了,把脉怎么能看明白?姐,怀疑哪里有问题,就要看哪里,我是专业的,听我的,没错!”

  刘悦是个害羞的小媳妇,不过她也听懂了李耐的意思,难道看这种不生孩子的病,是要从下面看起?

  “姐你怕啥呢,小时候咱俩还一块在河里洗过澡呢,啥没看到过?”李耐振振有词,还搬出了陈年往事来让刘悦放松警惕。

  听了这话,刘悦忍不住扑哧一笑,白了他一眼:“就你记得最清楚!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咱俩都长大了,男女授受不亲,就这么看了身子……”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