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老师 把腿张来 不疼:干到一半男朋友来电话不敢接

 涨精装满肚子怀孕 连毛都没长齐27分钟

以及上周的那顿晚餐,到家前说好吃番茄意面和鸡胸肉,结果做好了叫吃饭,阮南参又面无表情地说不吃。

  但是凌晨一点,方丛夏半睡半醒间又看见阮南参偷偷溜出房间,去厨房找食物。

文学

  被他抓包的时候,阮南参的腮帮子塞满了面包片,眼睛睁得很大,艰难吞咽下去后,阮南参神色躲闪,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说:“我饿了。”

  方丛夏忍不住笑出声,他没问阮南参叫吃饭的时候为什么不吃,只是说:“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阮南参呆了呆,眼睛下意识看向冰箱顶层剩下的半份意面,方丛夏分明看见他咽口水,但下一秒,阮南参就很坚决地摇了摇头,别开视线,说:“不吃。”

  说完,他就抓起一整袋面包,飞速逃离厨房奔进卧室。

  不过有好几个晚上,阮南参可能对自己的行径感到愧疚,主动邀请了方丛夏去他的房间看电影,开始播放片头的时候,总是佯装不经意地蹭过来和方丛夏靠在一起,唇角偷偷上扬。

  而方丛夏偏头看过来那一秒,他又很快转开视线,假如方丛夏盯着他看的时间太久,阮南参就会故作镇定地看他一眼,问怎么了。

  这时候,倘若方丛夏说没什么,阮南参就要指责方丛夏不尊重电影剧情。

  方丛夏有些无奈,只能把阮南参的怪异行为归结为孩子迟来的叛逆期。

  而今晚,叛逆的孩子阮南参带回来一个不好的消息。

  自从那天罗恩接了电话走人以后,整整七天的时间他都没有出现在科研所,当然也没有缠绕在阮南参周围。

  晚上回来的路上,阮南参却主动告诉方丛夏,说罗恩邀请他去大剧院观看明天晚场的舞台剧。

  阮南参讲起这件事的时候,兴致不高,声音和平时方丛夏问他想吃番茄还是土豆时没什么区别,没有表现出很想赴罗恩的约会的样子。

  “你想去吗?”方丛夏一面走,一面侧过头垂眸看着阮南参,“你要是想看,我订明天的票陪你去看。”

  阮南参“啊”一声,和方丛夏对视两秒,又低下头去踢踏脚下的雪团,片刻后,回答:“也没有很想看。”

  于是方丛夏就说:“那就别去了,免得沾了罗恩的晦气。”

  谁想到他说完“别去”之后,阮南参突然抬起头,眼睛亮亮地说:“那我还是去吧。”

  他说着,立刻拿出手机回复罗恩的短信。

  罗恩秒回了他,是两张连坐的观众票,晚场八点,剧名是《小王子》。

  “……”

  方丛夏气结,攥紧拳头,盯着阮南参半天说不出话。

  偏偏阮南参仰起脸,用无害而无辜的眼神看着他,声音听起来很困惑,问他:“你怎么了?”

  方丛夏皱起眉头,好似想生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又忍住了,神色很无奈,“你刚刚不是说不想去吗?怎么突然变卦呢?”

  “哦。”

  阮南参没什么表情地看了方丛夏一眼,“我现在又想去了。”

  “……”方丛夏没什么办法,叹了口气,说:“你和罗恩去吗?票能不能给我看看?”

  阮南参点点头,把手机递给方丛夏。

  方丛夏扫了两眼,打开自己的手机,去应用商店下载了K国这边的订票软件,按照罗恩预订的场次和座位号订了一张票。

  不幸的是,和阮南参的连坐没有了,他眉心紧锁,退而求其次,选了和阮南参的座位相隔一排的一个位置。

  他把手机还给阮南参,说:“我也订了票,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阮南参惊讶地“啊”了一声,看着方丛夏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有些勉强地说:“好吧。”

  “……”

  然而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隔天中午一点的时候,张瑜破天荒地给方丛夏打了三四个越洋电话,方丛夏接起来,就听到张瑜在电话那头火急火燎地说:“P市有突发紧急舆情,报社人手不够,上面让我通知你今晚就赶回来,明天直接去P市。”

  “今晚?”方丛夏毫不意外在休假的时候收到报社的工作安排,上次休假他去M国找高直,第五天就被张瑜一个电话召了回去。

  张瑜说:“嗯,总之你尽快回来,我让小吴帮你订了今晚七点的机票。”

  “这么急啊?”方丛夏皱了皱眉,“能不能改签到今晚最晚的那一班飞机?我……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

  阮南参还没有同意和他在一起,甚至今晚还要和罗恩去约会。

  张瑜沉默少时,松口答应了,“好吧,今天最晚一班是晚上十点,待会儿我让小吴把航班信息发你,一定尽快!”

  挂断电话,距离阮南参下班还有四个小时,方丛夏开始收拾行李,结果在临近下班的前三十分钟,阮南参发来信息告诉他今天要加班,让他不用来接他了,直接剧院见。

  方丛夏默了默,看了一会儿收拾妥当的行李,又抬眸环顾这间宿舍。

  片刻后,他带上围裙进了厨房。

  这期项目很快就要交工,科研所最近都在赶进度,教授通知可以下班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七点,罗恩提议去M大附近的快餐店将就一下,阮南参没异议,答应了。

  在等餐的过程中,罗恩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最后才问起那天的“男朋友”。

  这时候,阮南参收到了方丛夏的信息,大意是报社有紧急任务,他的假期结束了,今晚就得飞回本市,嘱咐阮南参要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回来那天他去接机。

  阮南参愣住,盯着那条信息看了好几眼,心里一点点被不确定情况带来的负面情绪占满。

  他按住键盘,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只回了一个“好的”过去。

  罗恩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态度有些冷淡地问:“怎么了?有事吗?”

  罗恩混不在意地笑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再继续追问男朋友的话题,转而提起今晚的舞台剧。

  到这儿,阮南参其实想走了,他不确定方丛夏是否已经离开,问了航班号,但方丛夏没有回复。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