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啊狗狗的好长好烫:好想有人吃我奶使劲揉

托着她的臀一下一下深捣 她的紧致绞着他的巨物

 阮北川的心揪了一下,“胡说!那是他有眼无珠!我哥这么好,他不配!”阮南参摇了摇头,不想再继续讨论方丛夏,就对阮北川说:“我今晚走了,你把方丛夏的衣服,还有…崽崽送去给他。”

  想了想,他绞着手指,补充道:“他猫毛过敏,崽崽还是送去他家楼下的宠物店好了。”

文学

  “痒死他才好!”阮北川生气地说,“都这个时候了,哥你怎么还想着他猫毛过敏。”

  阮南参没有说话,垂着眼,窗外的霓虹灯打在他脸上,在睫毛和眼尾落下一方阴影。

  阮北川喉头一哽,倾身上前勾住阮南参的脖子,把他按在怀里紧紧抱住。

  “哥,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我不会笑话你。”

  阮南参还是没出声,片刻后,阮北川感到胸口的衣服渐渐濡湿,听到阮南参很轻的抽泣声。

  他呆了两秒,咬紧牙关,眼里像要喷出火来,抚揉阮南参的动作却格外轻柔。

  下车的时候,阮南参的情绪平静下来,他从阮北川怀里起身,眼眶和鼻尖都很红,但眼睛里已经没有泪水了,对阮北川说:“走吧,弟弟。”

  阮北川没有说多余的话,嗯了一声,揽着阮南参下车,闭口不提刚才的事,只是提醒阮南参:“现在都快九点了,回去就收拾东西,我送你去机场。”

  “知道了。”

  到家后,阮南参不敢耽误,换了衣服就打开衣柜收拾行李。

  K国在南半球,此时应当是冬季。

  他上网查询了当地的天气,遵照上面的提示收拾了一堆加厚的衣服裤子进去。

  崽崽趴在床上看他,碧绿色的大眼睛滴溜转,见阮南参合上行李箱,他叫了一声,迈着猫步走过去蹭了蹭阮南参的小腿。

  阮南参把它抱起来,亲亲他的脑袋,看了他一会儿,走到床边坐下,叹了口气。

  他拿出手机,翻出方丛夏的微信,看着上面寥寥几行聊天记录,不自觉地发起呆。

  这时候,阮北川站在门外,隔着门问他还要多久,阮南参回过神来,匆匆应了一声,眼睛紧紧盯着方丛夏的头像。

  三秒过去,他摁住了微信的语音条开始说话。

  五分钟后,阮南参放下崽崽,推着行李箱出来,看一眼阮北川,说:“走吧弟弟。”

  -“由本市飞往K国的旅客朋友请注意,您所乘坐的CA86532次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携带好您的随身物品……”机场的广播开始播报登机提示,阮南参站起来,冲阮北川笑了一下,“弟弟,我走了,你回去吧。”

  阮北川点点头,目送阮南参进了登机口,转身离开。

  他揣着手走出机场,先打车回家拿上方丛夏的衣服,崽崽蹲在玄关的鞋柜上安静地看着他,阮北川同他对视几秒,又找出猫包把它装进去,零零碎碎收拾好金渐层的东西,他打车去了方丛夏家。

  阮北川站在方丛夏家门口的时候,方丛夏还没回来,想到阮南参埋头在他怀里哭泣的样子,他攥紧拳头,对着方丛夏家的大门又砸又踢,把方丛夏的衣服拿出来扔在门口,心里憋着的那股气才顺了一点。

  把金渐层托付给小区门口的宠物店,阮北川掏出手机,用非常愤怒的口吻发了短信给方丛夏,然后毫不犹豫地拉黑了方丛夏的一切联系方式。

  -方丛夏收到阮北川的短信时,正和高直站在家门口,他看着孤零零躺在地上的衣服,和被撕成碎片的纸袋,没有多意外。

  阮北川说:“人渣!混蛋!我阮北川这辈子和你势不两立!!!”“崽崽在门口宠物店,自己去接。

  垫付的托管费打我卡上。”

  “我哥从今往后都不会再来烦你了,你好自为之。”

  方丛夏一条条读下来,看到最后一条,目光微凝,眼皮跳了一下。

  他抬头看一眼高直,对他说:“帮我打扫干净。”

  说完,他走到一旁,拨通了阮北川的电话,没响两声,听筒里传来“已关机”的提示音,反复三次都是“已关机”的提示,方丛夏深深地皱起眉头。

  他犹豫了一下,打了阮南参的电话。

  没有打通。

  高直扛着扫把靠墙而站,有些幸灾乐祸,说:“你肯定被拉黑了。”

  方丛夏没接话,捏了捏指节,抬头看一眼高直,说:“我去找他。”

  说完转身就跑。

  他到阮南参家的时候,阮北川刚进家门,听到频繁而急促的敲门声,他没好气地骂了声,骂骂咧咧地走过去,打开门一看是方丛夏,顿时瞪红了眼。

  “你他妈还敢来?”阮北川揪住方丛夏的衣领,冲他吼:“你是不是想打架?”眼看拳头就要挥到脸上,方丛夏侧头躲了一下,拧眉问:“你哥呢?”“我凭什么告诉你!”说着又要扑过来打人。

  方丛夏耐心有限,阮北川毕竟是小孩,三两下就被他按住手臂不得动弹,“你短信说的什么意思?什么叫你哥不会来烦我了?”“字面意思呗。”

  阮北川冷笑一声,“你又不喜欢他,还想我哥上赶着舔你屁股啊?”“我呸!做你的春秋大梦!”他朝方丛夏狠狠啐了一口,目露凶光。

  方丛夏愣了愣,反问:“谁说我不喜欢他?”“你自己说的啊!”阮北川越想越来气,涨红了脸,大声说:“我哥穿得那么好看跟你表白,你又是怎么对他的?你这叫喜欢?”“方丛夏你个人渣!”不知道哪句话触动了方丛夏,他听完就愣住了,阮北川轻轻一动就挣开了手。

  重获自由,他没留力气,跳起来狠狠撞了下方丛夏的胸口,又说:“我哥去K国了,他不回来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再看见他!”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