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他粗喘着释放在她体内_嘶你自己惹的火自己灭

张倩给定好的农家打了电话,很快他们带着我们来到这个乡土气息深厚的小院。

木板围墙,三间砖瓦房,院子里放养着几只鸡和鸭,左边的那间房子的烟筒上飘扬着缕缕青烟。

阵阵饭香传来。

文学

“王叔,我们一家睡左边的那间,李红和她对象住右边的那间,中间那个最大的,你和欣雅带着孩子住。”张倩说道。

“行,现在你是大总管,一切都听你的。哈哈。”我玩笑着。

张倩拿眼睛白了一下我,“没正形!”左右看了一眼后,飞快地打了我一下,转头跑进左边的那间房子。

我愣愣地看着她的身影,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王叔,吃饭了!”李红红站在左边房子的门口大声地喊着我。

饭菜很香,全是纯正地农家菜,或许是感觉到饿了,我吃了很多。

饭后,我们大家围着桌子坐着,我张嘴问:“下午怎么安排的?”

张倩正好洗完碗,走了过来,“中午这一顿是老板请的,以后几天,咱们的饭菜就要自己做了。”

“老板不在这里住,也就是说,这几天,这里是咱们的家。所以,想去哪都行。我看不如大家自由活动吧,免得大家玩不到一起去。”

李红拍着手跳了起来,“我同意,我同意。”

她的鼓舞,连带着张倩的两个孩子也跟着蹦跳起来。

“我没意见,不过我要睡觉去,老了,跟你们年轻人比不起。”

说着,我站起身,向中间的房子走去。

很干净的两间屋,进屋后是厨房,厨房旁边是住人的地方。

东西两个大火炕,这东西我有三十几年没住过了。

炕上已经铺好了被褥,换上背心和大被衩后,倒头就睡了起来。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给我盖被子。

“把你弄醒了,叔!”赵欣雅跪坐在炕上,手里还拿着被子。

我温柔地看着她,“没事,你叫我什么?”

“军,军哥!”赵欣雅轻声地叫着。

我笑着说:“她们呢?”

赵欣雅放下被子,侧坐在我的身旁,“她们都出去玩了,走了好一会。”

“哦,那你怎么没去?”我向她的身边靠了靠。

她感觉到我的动作,脸红了起来,白了我一眼,用手支撑着身体,“孩子才睡,明天去也一样,反正还有好几天时间呢。”

她俏皮的样子,让我为之一动,两只手搂在她的腰间,侧身看去。

赵欣雅低头看了眼,躺了下来,向着我的怀里娓娓,枕在我的胳膊上。

“军哥,你会永远都对我好吗?”她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胸膛。

我非常使劲抱着她,恨不得把她融入我的身体里,“会的,永远都会。”

我微微抬起头,看着她的红唇忍不住亲了过去。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