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露出粉嫩的小奶头还有乳晕: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

随后张雨彤进来了,劝我说,婷姐这样做也是为我好,现在狼多肉少,工作太不好找了,让我别和婷姐赌气,也不要气她。

后来是张雨彤做的饭,味道真不能和婷姐的手艺相比,吃过饭婷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本想跟她道歉的,可她的手机忽然响了,我偷偷瞄了一眼,正是陈泽华打来的。

顿了下,婷姐便笑着接通说:“陈总,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儿吗?”

对我冷冰冰的,对陈泽华那个老男人却柔情似水,我心里特别不舒服。只听陈泽华笑呵呵地说:“也没什么重要事,就是想你,打电话问问你睡了没?”

我越听越生气,最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对张雨彤说:“彤姐,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说着,我就走向张雨彤的卧室。

张雨彤眼神里面带着些许惊讶,婷姐也复杂地看着我,笑容忽然散尽。

余光看到婷姐的眼神变得复杂,我心里却特别舒畅,可能是因为目的达到了吧,她不是气我吗,我也气她,看谁最难受。

文学

我走进张雨彤的卧室,里面的布局很简单,没有婷姐的卧室温馨,看得出来,张雨彤是个性格随便的女人。

卧室里只放着一张床,晚上怎么睡,难道真要睡一起?

不久,张雨彤也进来了,看到我坐在床上,张雨彤的脸微微一红,轻声说:“小飞,你先睡,我去洗澡。”不等我说什么,她就拿着一件干净的睡裙出去了。

我心里毛毛躁躁的,想从张雨彤的卧室出去,可我又不想在婷姐面前丢面子。

张雨彤洗完澡进来的时候,肌肤特别粉嫩光滑,睡裙里面应该什么都没穿,隐约可见诱人的部位。

“你还没睡呀?”张雨彤瞟了我一眼,很奇怪的是,此刻她居然也露出些许羞意,按理来说,她这么开放的女人不应该啊。

我恩了一声,急忙从床上站起来,说:“彤姐,你先睡吧。我出去看会儿电视。”

我不否认,张雨彤确实有很大的魅力,身材婀娜多姿,将少妇阶段的女性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要说对她没想法,肯定是假的,可也不知怎么了,就是不想再和她发生那种关系。

我说着就往出走,经过张雨彤身边时,她忽然将我拉住,说:“这么晚了,还看什么电视呀,难道我还没电视好看吗?”

“彤姐,我……”我眉头凝重。

“睡觉吧,别看电视了。”张雨彤拽着我来到床上,关掉灯,卧室瞬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张雨彤均匀的呼吸声。

也说不上为什么,我心里猛跳,紧张得不行,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

忽然间,我感觉一只手落在胸口,轻轻地抚摸,酥酥痒痒的,我赶紧握住张雨彤的手,不敢再让她乱动。

可我没想到的是,张雨彤居然直接翻身骑在我身上,这种姿势,让我不得不想到那些事情,脑子一乱,下意识就把张雨彤推下去,“彤姐,睡觉吧。”

半分钟内,张雨彤都坐着没动,而后她再次躺在床上,整晚都没有说一句话。

晚上我想了很多,当然不是我和张雨彤的事情,而是婷姐给我找工作的事情,我到底该不该去夜宴上班。

抛开我和婷姐的情感,她帮我找工作,也是为我好,就冲这我也不能让她失望。

可夜宴的老板是陈泽华,我总有种吃软饭的感觉。

第二天下午,我去夜宴酒吧报到,一个叫夏莉莉的女人带我上岗,三十岁左右,是ktv部的经理。

第一次见面,人倒是挺不错的,对我还算热情。安排完我的工作,夏莉莉就走了,我正式工作。

晚上天刚黑下来,婷姐和陈泽华就来了,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关系很暧昧。

我心里不爽,假装没看到他们,也没打招呼。陈泽华却笑着走过来,说道:“小飞,以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就去找夏经理,我会给她打声招呼,让她照看你,当然你也可以直接来找我,都行。”

当时旁边还有几个同事,他们听到陈泽华这样说,忍不住将目光看过来,包罗万象,特别复杂。

我淡淡地嗯了一声。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