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绑起来强制高潮:用你的 那里帮我解痒

把校花压在身子底下娇喘 我要你身体里都是我的味道

少女执拗地跪在地上抗拒着小兽医,结果本来赵本严扶她起来的简单动作,看起来似乎是两个人在拉拉扯扯!

“你们在干什么?小果妹妹,这个色狼兽医为什么要拉你,是不是想把你拉进他的兽医站里检查身体?”

一声娇嫩女声在后面响起。

文学

赵本严抬头看去,正是孟晓华那个小祖奶奶叉着腰,瞪着一对水汪汪大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们两个。

“晓华 ,你误会了,小果是找我给她爹治病的!”看到这小姑奶奶,赵本严赶忙撒手解释着。

“小果,是这么回事吗?你不用怕他,有姐姐在呢?”孟晓华将信将疑地把跪在地上徐小果扶到兽医站的外间屋里坐下。

“是的,我是找本严哥哥是为了给我爸爸治病的,只有他才能治好我爸的病!“徐小果半带着哭腔说道。

“真的?你爸那癌症,他一个没证的兽医就能看的了?”孟晓华不解地问。

“真的,我就给我爸喝了一次本严哥哥给拿的药,我爸就能自己下地还知道吃饭了!”

“你有那么神?”孟晓华转过身瞄了一边的小兽医一眼。

“哼!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跑我这儿来都是为了检查身体啊?”受了一肚子窝囊气的赵本严,不失时机地挖苦了下孟晓华。

“你……别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赶紧给人家小姑娘开药!”孟晓华被噎得一时语塞,赶紧岔开话题。

……

半小时后,赵本严和孟晓华跟随着徐小果回到她有些破烂不堪的家里。

昨天还靠在炕上,喘气都有些有气无力地的徐国盛精神状态明显好了很多,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屋子中央摆的一台老式电视机。

“本严啊!啊不,赵神医!谢谢你就我们全家啊!”

一见到赵本严,徐国盛明显非常激动,站起身来就想跪下,被小兽医和孟晓华赶紧拉住方才作罢。

“果果你过来,赵神医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家徒四壁,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我这个长得还中的丫头,你要是不嫌弃,等果果明年满了十八岁,就让她嫁给你做老婆吧?”

徐国盛拉过自己的闺女,往赵本严的身边推去。

“使不得,使不得!果果还小,将来还得继续念书的。不过徐叔大可放心,你的病我包下了,肯定不会要您一分钱的!”

听了小兽医的回答,身边本来已经脸色铁青的孟晓华才逐渐回复过来。

“我这里这包药够您再喝十天的了,十天后我会再来送药的。”赵本严又掏出一个小纸包出来。

“果果,快给恩人跪下。”

徐国盛连忙道,赵本严自然不受果果的跪,这屋子里又是一番推搡谦让。

“这是干嘛呢,一大早上的就给这个跪给那个跪的,老徐你是病糊涂了吗?”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过来。

“呀,是孟村长啊,这不是感谢赵神医给我治病呢吗!”徐国盛满脸堆笑地和走进来的孟大庆解释着。

“谁?赵本严这小兽医能给你治癌症?呵呵……我知道他给老母猪接生还中!”孟大庆看了旁边的小兽医一样冷嘲热讽笑着坐到椅子上。

“哎!老徐,我也知道你这是有病乱投医,不过你这在省城都治不好的病,回到咱们乡下找个兽医就能治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这次来我想有几句话和你说。”

孟大庆旁若无人的说着。

“您想说什么?”徐国盛怯生生地问道。

“哎!老徐你想过没有你现在得的这个病,现在估摸着能多活一天是一天了,你要是突然撒手归了西,你剩下这么个半大不小的黄花大闺女可怎么办?孩子她妈还不在身边,我琢磨着趁你还清醒着,赶紧给你闺女小果找个婆家吧?就许配给我们家孟广禄怎么样?”

孟大庆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我不同意!”

徐国盛霍然站起,手指着孟大庆愤怒地喊道。

孟广禄是孟大庆的独子,长得膀大腰圆的,可是自小的就是个傻子,二十好几了也根本没人愿意嫁给他,难怪徐国盛会如此动怒。

“呵呵,老徐你想清楚了,你要是不在了,你放心让你那宝贝闺女自己留在外面吗?到时候谁来照顾她,嗞嗞……嫁给我的傻儿子总好过落到那些什么骗子手里好吧?”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孟大庆居然瞥了身边的赵本严一眼!

“你……..”徐国盛一时语塞,瞪着愤怒的二目看着眼前的无赖村长。

“我!我来照顾她!”一直在旁边听着对话的小兽医突然站起来说道。

“哼!你凭什么?”孟大庆鼻子里哼了一声。

“就凭小果是我未过门的老婆!”

“没错没错,不论我这病治不治的好,我刚才都和赵神医商量好了,等明年小果够十八岁了就嫁给本严做他媳妇!”

刚才在一边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徐国盛马上借坡下驴地打着圆场。

“哼,行啊,赵本严你小子居然打起我们老孟家儿媳妇的主意了,行!咱们走着瞧!”

孟大庆冷冰冰盯着屋里的几个人,瞪了几眼后扬长而去。

……

“行啊?色狼小兽医,这么快就把终身大事订下来啊?是不是得请我吃饭啊!”

从徐国盛家里出来,满脸怒气的大美女孟晓华终于发作。

“我说晓华,你是不是傻啊?我刚才要是不硬顶下来,难不成就看着我们小果妹子,嫁给孟大庆家里那个傻儿子孟广禄吗?”

赵本严一脸委屈地解释着。

“那……那这事都传得沸沸扬扬了,要是将来小果妹子真当真了呢?”孟晓华还是有点不放心。

“当真…..当真的话,我就娶了她好了,那丫头胸脯鼓鼓的屁股翘翘的,将来肯定能给我生儿子!”

小兽医故意逗着孟晓华。

“早知道你个色狼没安什么好心!”

孟晓华举起粉拳追着小兽医打闹着。

……

十分钟后,这一对青年男女来到了孟家屯后面的山脚下,这山虽然谈不上巍峨挺拔,但也有千八百米,看上去十分险峻。

“我小时候爷爷常带我到这山上采药的,给徐叔配了两次药,我家里的药材已经不足了,趁着天气不错赶紧采点,你确定也要跟着来吗?我和你说这山上不光有蛇有时候还有狼狐狸什么的。”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