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哥哥好深别磨了酸死了好涨:鲤鱼乡双性在梦中被做

下一刻,那六个混混就朝着我冲了过来,我把杨曦推开就准备跟他们拼命了。

可哪成想,就在这关键时刻,竟然有‘砰’‘砰’接连两声碎在了俩酒鬼的脑袋上。

文学

我愣了,那六个混混也愣了,我们这一刻同时扭头望向了那俩捂着脑袋的酒鬼,然后也看到了在俩酒鬼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以及一个二十啷当岁的女人。

李义森?

当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我脑袋里就泛起了他的名字。

旁边那个穿着性感身材火爆的女人,我看着也有些眼熟,只是忘记在哪见过了。

正在我疑惑李义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原本围困我的六个混混就冲向了他。

但就在那六个混混即将冲到近前时,其中一个被红酒瓶子碎了脑袋的醉鬼就伸手制止了他们。

紧接着,旁边那个醉鬼就捂着鲜血直冒的脑袋,脸上强挤出比哭还难堪的笑容,“森哥。”

李义森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先前制止混混的醉鬼连脑袋都顾不得捂了,赶紧笑着掏出打火机,帮李义森给点上了。

李义森吸了口烟,随即挎着那个漂亮女人的胳膊,朝着我走来。

来到我面前后,李义森脸上泛起和蔼的笑容,“小川,你没事吧?”

我脸上再度泛起傻笑,“我没事啊,李叔你怎么会在这。”

李义森笑了笑,“去拜访朋友拎了两瓶红酒,想着还不到时间就先在公园逛逛,哪知道遇到你了,真的好巧。”

跟我笑着说完,李义森又彬彬有礼的向杨曦点头致意,随即做起自我介绍。

“你好,李义森,我是刘川姑姑的司机,按说我该称呼他为少爷。”

杨曦都懵了,傻眼地看看我,然后又望向李义森,满眼的不可思议。

或许杨薇根本没有告诉她,我姑姑是个怎么样的人。

这边刚打完招呼的,那边两个醉鬼就腆着脸凑过来了,“森哥,您……”

“滚。”

“是是是,该滚该滚。”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