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岳你夹得好紧好爽:可怜的校花陈若雪50章

 他的炙热在身体里不肯出来 享受丰腴肥美多汁肉体

府官眼皮子直跳,“我不……”他没多想地就要反驳,可与林稚水清亮的眼眸对视后,便猛然醒悟,对方能说出口,必定是掌握了一定证据的。便做了个深呼吸,胡子微抖,不愉道:“林公子调查过本官?”

  “这不是轻而易举就能看出来的吗?”只看眼神与表情,就好像面前是多么纯良的一个少年,连说出来的话,语气都变得十足无辜:“府官大人手腕——腕骨往手肘那块,肤色比起双手深了不少,可以见得大人年轻时没少赤膊练功。然后,这五年当官后,不需要风吹日晒,脸面,脖颈,双手这些地方,就养得稍微白了。”

  府官瞳孔紧缩,脸上不愉之色尚未褪去,便被骇色占据。

文学

  他从头到尾也就那一挥手时袖子多滑落了些,不足三息的暴露,如此之短,也能被注意到吗?

  握惊堂木的手,微不可查地收紧,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林稚水,究竟是拥有多么可怖的眼力?

  心神不定之下,手臂一晃,惊堂木撞到桌案,发出一声闷响。

  两边差卒以为这是信号,大喝一声,水火棍打下,夹着肃肃风声。

  “珰——”匕首与木棍一撞,借着格挡那刹那,少年旋身腾挪,前脚一踏,后有水火棍正好击在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侧身偏头,另一条水火棍自他眼前扫过,少年腰身一弯,腾身空翻,“嗒——”“嗒——”“嗒——”三根棍子在他跃起的后一息,齐齐打在地面,相互搭成交叉网。

  少年翻了个跟斗落下,踩在三根水火棍交叠的顶端,身躯灵活似鹓鶵翻飞。

  他偏头望向府官,斜挑的眼尾分明神采飞扬:“还有两个地方,听不听?”

  被踩着棍子的差卒们要将其抽出,但是,不论如何外拔,水火棍依旧纹丝不动,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胳膊绷起的肌肉似山包鼓鼓,牙齿紧咬,露出其下殷红牙龈,然而,棍身上的那一对靴却如同泰山压顶,镇压着不许它们动弹。

  府官此时方反应过来,“误会!你们都住手!”

  被命令的对象——差卒幽怨地望着府官。

  住不住手,是他们能决定的吗?

  府官尴尬地咳了一声,“林公子,你看……”

  林稚水从水火棍上跳下去,扭动手腕,骨头咔嚓咔嚓响。“呼,这大冷天,活动活动身子骨也是好事。”他瞧向府官,咧嘴一笑:“剩下的两处破绽,听不听?”

  “听!”

  “一个地方,你手腕上的蛇刺青,没有清除干净。”林稚水竖起一根手指。

  这个不算他发现的,他顶多看到府官手腕上有一些色彩痕迹,哪怕能想到刺青,也分辨不出来是蛇形,多亏了包公的提醒。

  ——包拯成为文章人物后,眼力大涨,连蚂蚁行路痕迹都能判断出来,更别说刺青形态了。

  在这个时代,身体有刺青的人不能当官,不过,这并不妨碍某些学士、武人对此的喜爱。

  文有街子,自颈以下,遍刺白居易诗。武有坊间一霸,左臂刺“生不怕京兆尹”,右膊刺“死不畏阎罗王。”

  而龙蛇猛兽,是武人最爱,他们认为刺青可以增添其凶猛。

  府官闭了闭眼,长出一口热气,“还有呢?”

  少年却是眼睛灵活地一眨,“府官气貌魁伟,须髯若神,一表非俗,望之便似驰骛闾阎,藉藉有声的豪侠。”

  人群中,纪滦阳揉去眉心雪水,亦揉平了山川似的皱纹,嘴角泛起浅淡的笑意。

  ——本以为林兄轻死重气,会过刚易折,现在看来,他也非是恣欲自我之人。

  府官听了林稚水那一番话,立刻就被顺毛成功了,装模作样地用手指叩了叩桌面,“既然林公子坚持,那便重审吧。就给……”他沉吟片刻后,“就给林公子三天时间,若是三天之内找不到证据,便按原样判决。”

  百姓们不解:“为什么要给他时间?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本来就是妖族搞的鬼,再查能查出什么来?”

  别小看五年的洗脑,疯狂的传教徒,五星期就能把没有分辨能力的普通人诱惑进自己的教,令他们心甘情愿祭拜信服了。

  那大夫亦是坚持:“我更相信大人的判断!”

  府官的威信已经建立起来了,在他“让林公子试试”的并不十分支持的坚持下,林稚水还是拿到了三天的破案时间。

  不过,并不需要三天。

  林稚水先去了枯井,又检查了一下陈夫人的尸体,就本着就近原则,要求去陈大夫家里。

  陈大夫:“……”

  府官:“去!”他跟着林稚水过来,就想观察一下这位连弱冠之年都没到的少年,究竟是不是脑子一热就逞强。

  林稚水到了陈大夫家,先去问左邻右舍这半个月有没有听到可疑的响动,都统一口径说没有,倒是有邻人抱怨陈大夫需要捣药,有时候会捣到很晚,尤其是最近,天天捣到半夜。陈大夫被这么一说,顿时面露尴尬之色。

  林稚水:“捣药的器具能让我看一看吗?”

  陈大夫:“……就是药杵药臼,有什么好看的?”

  林稚水瞧向府官,府官:“你就拿给他看看吧。”

  陈大夫无奈,从柜子下边搬出石臼石杵,上边还有斑斑点点药材的痕迹,“就是它。”

  林稚水找来酽米醋和酒,往杵上抹,并没有血迹出现。而屋中满满的药味,也分辨不出来有没有其他味道。

  陈大夫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你这后生,是怀疑我杀的人吗?还怀疑我用药杵处理尸体?我家里世代学医,对这一门看得比生命还重,就算真是我杀了那奸夫,我也不会用捣药的东西来毁尸灭迹,这是侮辱!”胸膛一震一震的,看着就像要随时背过气去。

  府官安抚他:“陈大夫莫气,小孩子总有些奇思妙想,等他鼓捣完了,就知道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

  林稚水从窗台望出去,就见院中老树枯枝,没有什么花卉绿植——当然,现在大冬天的,哪怕以前有,也可能缩到雪底去了。

  “您没扫雪吗?”

  陈大夫没好气道:“没钱雇人,我自己也没有时间。”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