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白灼順著大腿流了下來:警花被打催乳针

边吃奶边摸下很爽护士 yd受np高H各种公车play

没跑了,要不然今天怎么是女强呢?

卢畊弘跟她叫屈说:“我算什么男人呀?我之前都被你欺负成那样了,就差哭着嚎着求你放过我了。你以为我想像现在这样呀?我也是没办法。我又要供楼又要供车的,很需要这份工作。你把我饭碗砸了,我总得挽救一下吧?对不起!来之前我喝了点酒,没控制住自己。”

小菇陷入沉默。

文学

卢畊弘没绷住,把心里憋了许久的疑问说了出来:“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咱们昨晚明明见过面的。你是伍医生的朋友,我也是伍医生的朋友,你为什么要搅黄我的事?你是不是气我昨晚……昨晚对你的魅力免疫?”他挺尴尬的。

“你怎么老提昨晚?昨晚我们见过面?在哪里?”小菇的语气挺不耐烦的。

卢畊弘无语道:“不是说了在花园酒店了吗?”

“怎么可能,我昨晚明明……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人喊:“里面有人吗?”

卢畊弘忙站起回应说:“有人,你们老总在这里,你赶紧把电梯打开。”

“啊?我们老总在里面?马上,马上,我马上打开,您稍等。”

小菇挺奇怪的,她根本不管来了救星,只缠着卢畊弘问昨晚的事,卢畊弘却无暇理她,一心催外面的赶快把电梯门弄开,因为在电梯里憋久了他也难受啊!

门被撬开道小缝的时候,卢畊弘突然想到一事,于是把卫衣脱了,叫小菇让开一步,然后把卫衣扔地上擦干了地上的污物。

小菇闷声不向的看着他忙,他想到小茹的上衣都让自己撕成条了,幸好裙子没事,就叫她裹紧外套以防走光,自己光着上身也顾不上了。

门开,他们俩出去,保安见卢畊弘那样,毕恭毕敬的喊了小茹一声白总,然后脸色古怪的看他们。

卢畊弘喝斥他说:“别瞎想,你们白总有幽闭恐惧症,一害怕就会浑身发冷。我衣服都给她了,这件让她吐脏了,没法穿。”

保安恍然,小菇却红了脸,喊了卢畊弘一声率先走了。

卢畊弘追上以后,她瞪卢畊弘一眼说:“今天的事谁都不许说,听到没有?”

卢畊弘见她恢复了强势总裁范,还挺怵她的,点头道:“没问题。”

走远了她奇怪的没有再追问卢畊弘有关昨晚的事,却是回头跟卢畊弘说:“你做的策划案我看过了,确实比之前的好很多。明天你代表蓝色闪电跟我去一趟宏文吧,你主讲比较好一点。我会打电话叫你们洪总恢复你的职位的。”

卢畊弘向她表示感谢,她叫卢畊弘不要跟着她,然后自己走了。

失而复得,卢畊弘高兴的握了下拳,忽见她又回头,问卢畊弘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卢畊弘一愣说:“卢畊弘。”

“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小茹问他。

卢畊弘挠头自言自语般说:“那保安管你叫白总,伍医生叫你小茹,你叫白小茹吗?”

“小茹吗?”小茹低头重复了一遍卢畊弘的话,然后抬头跟卢畊弘说:“我叫白晶,记住了。”说完没再理卢畊弘,直接走了。

卢畊弘觉得她莫名其妙的,但也没多想,以为她是不想自己在正规场合喊她的风尘艺名。

到家卢畊弘果然接到了洪韬的电话,第二天一早回公司,洪韬把他喊去问话,他闭口不谈跟小菇……是白晶,不谈他跟白晶那一波三折的故事,只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洪韬好像信了,突然跟卢畊弘说:“你知道我这么早叫你回来干嘛吗?”

卢畊弘说不知道,洪韬就直说了。

“叫你早点回来,是想让你给胡伟明讲一下那策划案。这个案子就不用你跟了,我怕你再去还会得罪人。这本来就是胡伟明的单子,后续事项就让胡伟明跟进吧。”

卢畊弘急了,争辩说:“可是天祥那边指定让我过去。”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