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鲤鱼乡吸下面:姐今晚随便你怎么弄

总裁揉捏她高耸的浑圆 医生拨开病人下面玩弄

季逍嗤笑一声,“你刚来那时候这些水杉树还清一色都在围栏下面,揪个叶子人都怕栽下去,不知不觉都长这么高了。”

虞逸涵道:“是啊,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文学

“可不是。”季逍想起来挺感慨,笑道,“我那时候被你这不知从哪空降来的冰山面瘫脸愁得上了多少回天台。这墙缝里没准还飘进过我落下的烟灰呢?”

虞逸涵看着季逍,想起往昔,低声道:“季逍,对不起。”

季逍笑了下,“哎,我就想起来调侃下,不是要跟你翻旧账。”

他道:“虞逸涵,我早就说了,我以前对你也有很多误解,咱们扯平了。而且,你后来帮了我那么多,我还没什么能帮你的呢……”

季逍一直都在照顾别人,其实还挺不适应和虞逸涵的相处模式,总是单方面的接受他的照顾。

“别这么说,”虞逸涵对季逍道,“季逍,你也帮了我很多。”

季逍听了,有些自嘲道:“我这样的,能帮你什么啊?”

虞逸涵见季逍不信,正色道:“季逍,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你问我,我父母为什么把我送来三院?”

季逍看着他,“为什么?”

“因为他们觉得,我有一些还做的不够好的地方,说我只有去了三院才能得到进步。”

其实虞逸涵当初来到三院时看着周边破破烂烂的环境,还以为父母觉得他不会吃苦才把他送过来。

被隐藏信息送来历练时他觉得挺多此一举,毕竟他其实对于物质享受之类的很随性,根本没什么不适应的。

现在,他却已经清楚的知道,他骨子里那些曾经不可撼动的很多东西,都悄无声息发生了变化。

他再也不会理所当然的以为世界非黑即白,再也不会过于固执地死守一些规则不懂变通。

最重要的是,他还学会了如何去爱一个人。

.

虞逸涵侧头对季逍道:“季逍,是你让我明白了很多,改变了很多。”

季逍也看着虞逸涵,金褐色的眼眸映着眼前人漆黑冷感的却格外温柔的眉睫,眸光微动。

他太清楚这个人的变化,不消多问,已经读懂了虞逸涵的心思。

两人欣然对视了下,一起并肩眺望向水杉树上蔚蓝的天空。

.

站了一会儿,季逍正惬意含笑,在心里感慨三院虽然条件差了些,绿化还是不错的,风景挺有调调的,听到一旁的虞逸涵突然唤了他一声:“季逍。”

“嗯?”季逍看向他。

“这些水杉树很有安全隐患。”虞逸涵盯着那些水杉树,推了下银丝眼镜,严肃道。

“你看,最高的那棵水杉已经是周围50米范围内的最高物体,这样受雷击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明天我想给校方意见箱投信,让他们请人对水杉进行砍伐修剪。”

季逍被逗得直乐,无奈看了虞逸涵一眼。

也不知道这些水杉树被砍了,那些喜欢到天台偷偷摸摸约会的小情侣得多怨念了。

季逍暗暗慨叹,有些东西,这人还是一点都没变。

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已经了解了这个人,那些这个人身上曾经让他讨厌得不行的东西,也让他觉得格外讨人喜欢起来。

正在虞逸涵被季逍笑得有些犹疑,担心自己又太过刻板时,季逍笑看向虞逸涵,眼里居然也带了些几不可察的温柔宠溺,道:“成啊,我陪你。”

.

季小风出院的那天,尽管主治医师和季逍说了手术很成功,纱布被拆开后,季逍还是有些紧张。

虞逸涵对季小风道:“小风,你看看,周围还有没有黑点了。”

季小风眯起眼适应了会儿光亮,才慢慢向房间四周打量了下。

待看清周围的事物后,他惊喜道:“没有了!哥,小涵哥哥,我的眼前没有黑点了!我能看清东西了!”

季逍这才彻底放了心,他看着季小风兴奋的样子,忍不住搂住了季小风,揉了下他小小的后脑勺。

虞逸涵在一旁欣慰看着,也抬手,轻拍了下季逍肩膀。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