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出轨的妻子:同桌脱了我内裤还玩我全身

  别让体内的东西掉出来 翁熄浪公爱爱地下室

兵马俑小哥抱着假头,似乎抱着一个令他心安的东西。

  林稚水和他搭话,闲聊:“我看你年岁不大,像十六七岁的模样,为何要选择这般年岁?”

  既然是兵马俑,为什么不刻年纪更大一些,正值壮年的?

文学

  兵马俑小哥笑出一双弯月,看脸蛋似乎年岁不大,“我就是这个年纪。”

  林稚水一愣。

  兵马俑小哥也一愣,挠了挠脸颊,迟疑地开口:“……公子,可以当做没听到吗。陛下没说,我告诉你就是逾矩。”

  林稚水欲言又止地点头。“那我们换个话题。”林稚水说,“我之前也遇到过一位英魂,据他所说,他没法离开他死后居住的地方太远,但是,陛下他……”

  兵马俑小哥紧绷的脸皮稍松:“这个可以说。我们陛下沉睡的时间长,灵气积累够多。你碰到那位,死去应当不足千年吧。”

  林稚水点了点头。

  兵马俑小哥又歉意地笑了笑,“公子恕罪,更多的我也不清楚了。”

  他向林稚水告退,出了门口后,突然又转回来,尚存青涩的脸蛋努力严肃起来:“还有,公子,我身高已超过六尺五寸,可举行弱冠礼,娶妻生子了,不是小孩子。“

  他忽又一笑,牙齿雪亮:“也能挥舞长刀杀妖的。”

  *

  林稚水拆开信认真览看,都是高兴他能成功逃脱,并且再遇机缘的——虽然林稚水没有说具体机缘,怕万一秦始皇大大有什么计划,自己说了后引发不好的连锁反应。

  寇院长尽管很无奈他又要请假,却也没催他回来,只叮嘱了三四次,十一月之前,一定要归家,避免错过升舍试。

  陆县令表示他不用担心林濛,有他照顾着,没谁能让小姑娘吃亏。她的学业也很不错,到八月份的学试,肯定能进前五。

  ——上届和下届的学试开始时间并不一致,倘若上届是正月农事未起时入学,下一届便是当年十一月砚冰冻时开考,再往下一届,就轮到来年的八月暑退时。三种时间轮流来。

  再是妹妹的信,写了整整三大张纸,从生活细节到安危叮咛,逐字逐句都是思念。

  林稚水拖着腮,笑得见牙不见眼。

  没想到居然真的会按照他寄信的地址把信寄过来,真是的,也不怕他不在那儿了。

  兵马俑小哥又来了一趟,送来了一个盒子,打开看,是一闪一闪发亮,雪白色,拇指大小的卵。

  整整的一盒。

  最上头还压着四个大的卵,也有鸡蛋大小了。

  兵马俑小哥:“陛下让我把这些风卵给您,小的那些是还没有养成的,不过,养它们用不了几天,十日就可以用来传信了。大的那四个,是已经成型的龙雀,敲一敲卵壳,它们就会出来吞食书信。”

  林稚水将那些风卵收好,又去找了始皇帝道谢。

  嬴政淡淡:“礼多。”

  林稚水笑眯眯:“人不怪嘛。”

  嬴政不置可否。

  林稚水看他没有不悦,分明还有所高兴的模样,决定趁热打铁,说一下自己心中的疑惑:“我一开始还以为您会教我帝王之术呢。”

  毕竟,始皇帝。

  “朕不会教你帝王之术,你不适合它。为帝者,高高在上,国掌于手。既可重忠臣,亦能容佞巧,皆运之为己用,眼光放于长久,非守眼前之利。”

  嬴政的目光从林稚水身上收回,悠然地抿了一口茶,没有丝毫失望。“而你,眼中无法容忍污浊,内心持之以仁,宁再费千百倍力气去开创好的将来,也不放弃眼前的不平事。”

  可是,作为帝王,必须懂得取舍,不能纯粹以自己喜好做事。

  林稚水不合格。

  林稚水自己也清楚——他当然不是那种救一人胜过救天下的性格,他选择救下一人,然后耗尽心血,把天下也救回来,尽管如此会比前者更为艰苦,他也不愿意放弃。

  “朕开始以为你是扶苏,他秉承的也是仁治,但是,你敢指天笑骂,敢闹个天崩地坼,将宇内掀翻,必要按照你自己的心意来,倒不像扶苏那般的儒生,更像是一介狂生。”

  林稚水笑了笑,支着下巴答道:“您说我是‘自我’就行了。”

  嬴政道:“不错,所以,你无法成为帝王,你只能成为一柄剑,果断执著,乘清风而至,断开春水,落尽紫薇。”

  “剑?”林稚水迟疑,“您的意识是让我找一个执剑的人?我不太想……”

  “你当然不能想!”始皇帝打断他的话,愈严愈厉:“朕的学生,谁敢掌握!你是一柄剑,只能做有自我意识的剑,将自己淬炼到极致,让其他人唯有远眺,近了,会被锋芒刺伤,连驯服你的想法都无法升起。”

  嬴政要将林稚水打磨成最锋利,最光辉的那把剑,让众人观之,惊叹,震撼,喜他剑身无处不完美,爱他锐利无匹,闪耀九州,却无一敢靠近,无人可掌握。

  所以,始皇帝想,他代打妖族太子,把小孩子欺负到差点跳粪坑,也不算太过分,对吧?

  他也留下了破局之法,只要林稚水能注意到,就可以从无尽的幻境中脱身。

  林稚水注没注意到,林稚水自己都不知道,半天过去,他又一次进入幻境,和写作妖族太子,读作秦始皇的狐妖斗智斗勇。

  那太子也不会其他攻击,也就是单纯的用爪子和尾巴——尽管对于他来说,也足够了。

  林稚水再次躲过对方的攻势后,脑中和文字世界的人交流:“不行,视觉,嗅觉,听觉,动作,必须废了他一样,不然根本不好打。”

  吴用出谋:“郭大侠不是曾经用啸声令他眩晕吗,可以一试。”

  然而,狐妖也不傻,吃过一次亏后,在郭靖刚张口,他就将九条尾巴其中两条腾出来,堵住耳朵。郭靖的啸声又不是超声波,能穿透堵塞物。

  林稚水就地一滚,狐尾在他身边戳出一个小坑。“差点忘了!郭大侠,您要不把他穴道给点了?”

  郭靖大喜:“你说得有道理!”

  捡起地上树枝当剑使,就要去刺狐妖胸前要穴。哪知狐妖躲也不躲,任由他树枝打穴,眼尾挟笑往他身上一压,似乎含着点轻讽。

  郭靖打中了他胸前,却突然怔了怔,妖族太子的狐狸尾巴瞄准他脆弱的脖子,那一瞬间撕裂空气的响声后,郭靖被迫回到了文字世界里。

  林稚水是真的感同身受地捂着脖子,险些疼得说不出话来。

  阮小七帮他说了:“郭家哥哥,你这是怎么回事?”

  郭靖拍了拍脑袋:“诶呀,忘了,狐狸的穴道和人的不一样。”

  其他人:“……”

  林稚水狼狈地在妖族太子逗弄下躲避那一根根粗大的尾巴,手上的牌就包公没有用了,就连吴用都拿着他的铜链和狐妖有声有色地斗了十几个回合。

  包拯貌似认真地提议:“反正我也不会死,要不把我当沙包扔过去?”

  林稚水哭笑不得:“这可太不把您当回事了。”

  哪怕他们不会死,也不能这么糟蹋啊。

  尾巴粗暴地鞭打过来,林稚水跳到石头上,再翻到石后,下一息,大石头砰然打碎,林稚水驴打滚地险之又险躲开尾鞭,手往地上撑时,手指忽然没了支力。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