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撕开我的奶罩揉吮奶头:皇上和后宫宫女的辣文h推荐

 刺激的按摩进入小说 美熟妇迎合娇喘双飞

沈卓心想他当然拿得动啊,于是他蹲下来开始捡黄金,他的手在梦里是完好的, 所以捡了一块又一块,怎么也捡不完,也不知道捡了多少,最后还是觉得手疼了才停下来的, 这一疼,他手里抱的黄金全都掉了, 掉到地上都没有了影子,沈卓前后看了一遍, 哪里还有黄金。

  他狠狠的看向敖云,那家伙嘴角挂着一抹邪笑, 坐在龙椅上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你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文学

  沈卓终于知道被他骗了,他气的转头就走,这个龙宫也不知道怎么个出去法, 但是他确实一秒都不想再看见这个混蛋了。

  敖云在他身后笑道:“黄金万两是要用自己的手去挣得,做梦没有用的!”

  沈卓磨了磨牙:“滚,你个骗子!”

  敖云哈哈笑:“真生气了,不是说你们这一族最是聪明吗?哈哈想不到也被我骗了。”沈卓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不要理这个败类,龙界败类!

  敖云看他真就要走,终于咳了声道:“我黄金给不了你,但是我给你一样东西,就当我补偿给你。”

  沈卓走的头也不回,他要是再信他他就不姓沈了!

  敖云跟在他后面:“这件东西比黄金好,你用得上的!我的龙鳞!我留给你一片我的龙鳞!你把我的龙鳞供奉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便有我守护,镇邪挡煞,万魔不侵!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他这一番倒豆子一样的话终于让沈卓停下了脚步,但是他没有回头,面子很重要,于是敖云笑着站到了他的面前:“我这次说的是真的,如果你想要这片龙鳞开光的话,可以沾一点儿你的血。”

  事关于他,沈卓也不得不开口:“我?我的血有什么用?”他终于忍不住好奇,上一次的梦里这个人说要喝他的血,到底是为什么?他这血神奇吗?

  敖云看透了他的小心思,笑了下:“你的血没什么用,只不过在我这里有用。”看到沈卓冷下脸来,敖云连忙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被那999人的业障压在这里,那999人是至阴之人,跟你一样,所以你的血能解开这里的封印。”

  沈卓看着他也冷笑了下:“那我的血不应该继续封印你吗?”敖云呵呵了声:“问的好,你跟他们一样又不一样,那999人是怨气,而你是自愿的,你自愿的献身,从你自愿的这一刻开始,那999人的怨气就没了,我也就彻底的解开封印了,懂了吗!”

  沈卓心想,他到底哪儿是自愿的呢?敖云给他想了想,他打了一个响指,沈卓用针线沾着他的血虔诚的替他把脑袋缝上的场景便又重新的播放了一遍。

  沈卓那个时候自己脑子不清醒,完全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看着自己缝一个脑袋的渗人场景,他倒退了一步:“我是被你迷惑的。”真是见鬼了,他使劲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他当时是中邪了吗?

  敖云看他脸色苍白咳了声:“总之自愿就行。现在你也看到了,我不是坏人。你千万记得找那个龙鳞啊,这个地方那人不可能一辈子住在这里,你必须要找一个东西镇守,你想想如果这个地方你镇住了,解决了所有困难,以后还差钱吗?我是不是给了你最好的礼物!”

  沈卓捂着头摇晃了下,他觉得他头晕的很,敖云知道他得回去了,他咳了声:“好了,你记好位置,我走了啊!你也赶紧醒来吧!”

  他说完后,果然不见了,临走时还要摆个谱,那金光炸的沈卓头疼,沈卓蹲下来抱紧了头,最后的场景很混乱,跟在水里一样,就是水中,是雁栖湖,那敖云说的地方,湖中心的河底有他的龙鳞……

  等这场景过去之后,他再醒来的时候,他的房间里就围了好几个人,沈卓隐约的听见了容五的声音:“陈河,你老板吃了多少药啊?这桌上的三包不会都是他吃的吧?”

  陈河点了下头:“都是我老板吃的。”

  容五有些担心的声音:“感冒冲剂就算是中药也不能吃这么多啊。这都睡这么久了,肯定是药吃多了啊。哎,早知道我就给他一包好了。”

  沈卓在被窝里笑了下,这才是人间啊。他尝试着爬起来:“感冒药难道能当安眠药用吗?”容五回过头来,一脸惊喜:“沈卓,你可是醒了,感觉怎么样?”

  沈卓朝她笑笑:“没事,就是感冒了,怎么了?”

  容五道:“现在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也就是说你睡了一天一夜。”

  沈卓听她这么说也诧异了下:“这么久啊。”

  容五点了下头,指了指他的手:“可能是你失血过多引起的。”她记得他的手都裂开了,她后来才发现她的衣服上,沈卓托着她的衣服处,全是血,那么大的浪花都没有冲掉,容沉看着沈卓鼻子也有些酸,她很快扭开了头。

  沈卓因她的话,看了下他的手,在洞里时容沉帮他包扎好了,三天不用换药,所以现在还是他的衬衣,看到这个衬衣的绷带,他想这才是真的,梦里他的手完好无损,一看就是假的。

  他发呆的时候,容五已经把情绪缓和好了,她起身端过小桌上保温壶的汤:“沈卓,你饿了吧,我特意让厨师熬的鸡汤。”

  鸡汤 沈卓看到对面陈河跟张开心那诡异的笑容,咳了声:“我没事,我又不坐月子喝什么鸡汤啊。”鸡汤是很好喝,他们那条街上就有一个店,专门煲汤的,上面写着月子汤,他就没有好意思喝。

  陈河拆他的台:“老板,你就别推辞了,我跟容小姐说的,你爱吃鸡,那鸡汤你指定爱喝!”

  沈卓手指着他:“我还喜欢吃你的肉呢!你怎么没效仿古人割肉做药啊!”

  陈河走到他床边,协助他半靠着坐起来:“老板,我是想割下我的肉给你吃,这不是怕肉太老吗?您老再崩着牙。”

  沈卓磨牙道:“我牙口好!”陈河还真凑过来要看他满口的牙,被沈卓推到了一边去。

  容五已经把汤盛到小碗里了,那种香气格外诱人,特别是沈卓睡了这一天一夜,肚子比他的脸诚实,咕噜的叫了一声,容五看着他笑:“快喝吧,我尝过,师傅炖的还不错。”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