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双龙开子宫老婆生日找鸭子陪她:诗锦在公共汽车

我暗暗可惜,李芳虽然是个荡妇,但好歹身材不错,便宜了袁克硠。我觉得这事已无悬念,也没兴趣看下去了,准备去村长家找找林清清。

没想到,这时异变突起。

袁克良呼吸急促起来,手忙脚乱般地脱掉自己的裤子,正要持枪而上。

突然,一条黑影从李芳的家门口窜了出来。

文学

“汪汪……”

黑影凶猛地朝袁克良扑去。

“啊!”袁克良惊恐地怪叫一声,吓得差点坐倒在地,来不及拉裤子掉头就跑。

我也惊呆了。

那黑影是李芳家的大黑狗,大黑。大黑平时很安静,只是见着陌生人会狂吠几声。没想到今晚为了主人的贞洁,挺身而出。

我心中暗暗为大黑点赞。

“大黑!大黑!”李芳回过神来,急忙叫道。

大黑闻声,停止了追赶,摇着尾巴屁癫乐癫地跑到李芳身边,往李芳身上跳。李芳朝大黑踢了两脚,训斥了几句,拉好裤子朝袁克良逃跑的方向看了两眼,失望地朝自家里走去。

袁克良惊慌失措地跑进村长家里,立马将门关上了,然后听得里面卟嗵一声闷响,想必他已两腿发软,瘫坐在地了。

突然,听见李芳叫道:“死狗,滚开,滚开!”

我感觉到不对劲,赶忙跑过去,只见大黑疯了一般朝李芳身上扑,这时将李芳扑倒在地,朝着她做爱情小动作。

难道是李芳吃了袁克良的飘飘欲仙,身上骚气太盛,导致大黑也忍不住了?

我从地上随手捡起一条棍子冲了过去,朝着大黑打了几棍子,大黑惨叫了几声,夹着尾巴逃跑了。

“谢谢你了小北。”李芳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抓住我的胳膊,丰满的前胸不断磨蹭我的手臂,“多亏你了。嫂子我腿都软了,快扶我进去。”

想着还要去找林清清,将李芳扶进了她屋里后就准备离开。不料李芳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神色迷离,近乎央求道:“小北,扶我去床上。嫂子我实在走不动了,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没办法,我只得扶着李芳进了卧室。

李芳在倒向床上的时间,抱住了我的手臂,将我往她身上拽。

“小北,嫂子身体不舒服,你留下来陪陪嫂子呗。”

袁克良的那瓶飘飘欲仙,已完全侵袭了她的大脑,掌控了她的意识。以李芳的风骚劲儿,我在这儿多留一分钟,只怕就多一分被她强推的危险。

虽然李芳也称得上是一个尤物,但她是有夫之妇,又跟村长有染,我实在不想跟她亲近。

一想到这里,我推开她的手劲就不禁的大了一点。

也不知道是喝了药的女人力气突然变大了,还是怎么着,我的手竟然没有扯开,反倒让李芳得寸进尺地贴了上来。

“小北……嫂子好热好难过啊”李芳稍使力的拉扯着我,脸上也泛起了诱人的潮红。

李芳在这个年纪里的女人,绝对算得上极品,肤美貌白,前凸后翘,尤其是骨子里透露出的媚劲,简直能要人欲罢不能。

“嫂子……你放手,我们不能……不能这样。”我虽然嘴巴上义正言辞,但我心里知道,我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这个女人真的太骚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都是下半生思考的动物?

“小北,……啊啊……就这一次好不好?你帮帮嫂子?”李芳主动拿起我的左手,往她那摸去。

我知道我应该甩开,可是仿佛中了魔,我的手被她带着一步一步的伸进她的领口里。触手可及的和意料之中的柔软一下子包裹了我,我心里的那根弦彻底断了。

“小北……嫂子会让你舒舒服服的,不会告诉别人的,就这一次好么?”

“去里面……”事到如今,还是男人么?

李芳听到我的允许,连忙拉着我往里间的床走去。

一到床上,还没坐稳。李芳就迫不及待的拉下我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

这场情事中,我并不想掌握主导,我倒要看看李芳的能耐和骚劲。

李芳站起来,脱下来她的衣服,雪白的酮体展现在我面前,仿佛空气中都散发着诱人的体香。我看着她缓缓的跪坐在我身上,小巧的手在我身上游走,我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摸摸我……啊啊……小北,摸摸嫂子好不好。”李芳低声地央求着我,低眉顺眼模样十分楚楚可怜。

我拨开她散乱的及腰的秀发,过长的发丝挠着我的大腿,有些发痒。看着她用我常年工作的布满茧子的手一寸又一寸的抚摸着她,揉搓着她。把白皙的肌肤变得通红,泛着可爱的粉红儿,令人欲血喷涨!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