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爹轻一点啊太重了啊:今晚老公不在家要不要

等到连杨婉清也全部涂抹完毕之后,二人羞涩无比的扯过自己落在床上的衣襟,遮住了曼妙的娇躯。

“山……山神,为何我的月事仍然未走……”

文学

杨婉清感觉身下一热,低头一瞧,发现一股鲜血,毫无预兆的流淌了出来,弄的满床都是!

“妖邪吸收精血的时候,是他们最强壮的时候,我刚才渡给你们的神力,只是暂时将妖邪压制住而已,也相当于变相的提升了你们的体质了。”

王大柱面不改色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杨婉清失落的点了点头,她面色忽然羞红不已,扭捏着攥着自己的衣服,迟疑的望着王大柱,支吾道:“对了山神,小女子还有一事不明,希望山神赐教,小女子……小女子为何……身下有空虚之感?”

王大柱一听,心头顿时一乐,好事还真是源源不断的送上门来啊。

刚想说话,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更加刺激的玩法,于是说道:

“这是因为我渡给你们的神力结晶数量太少,不过我还有一套更高深的妙法,可以再一次激发神力,你们做好准备……”

虽说不晓得眼前这位山神,还会想出什么更羞人的法子,可杨婉清只觉得那股空虚感难受的紧,迫切想要被满足。

见王大柱对自己招手,杨婉清半遮娇躯,正欲上前,门外赫然传来吴刚的声音。

“师娘,牌坊已修缮妥当,请师娘过目。”

这吴刚三番五次扰了兴致,着实让王大柱恨的牙痒,却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

而杨婉清更是神色慌乱,回道:“知……知道了,我这就来。”

王大柱本想挽留,可转念一想,若是因为让外面的吴刚起了疑心就玩大发了,只得恋恋不舍的看着杨婉清穿好衣服离开。

被吴刚这么一打断,柳如烟同样是没了别的心思,忙不迭的穿好衣物,跟王大柱打了招呼,匆忙离去。

可怜王大柱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嘟囔几句后,他也只好穿上衣服离去了。

闲逛了一会儿后,王大柱才刚回到张举人府上,就迎面碰到几个下人,正绑着一个模样秀美的女子走来。

那女子一路拼命挣扎,由于太过用力,身下裙子直接被推到腰际,露出两条修长的玉腿。

本就心火未消的王大柱,看到那两条玉腿不断踢腾,更是心痒的难受。

王大柱上前询问一番询问才得知,这女子名唤晴儿,是张举人新买来的小妾,打算一会直接圆房。

“这般水灵灵的美人,怎么能让张举人吃独食。不行不行,我得去看看,吃不着肉喝点汤也行啊。”

想及此处,王大柱按捺不住心头火热,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到了张举人房外后,他抬手敲门,没等多久张举人便前来开门,并将王大柱迎进了屋子。

这一进屋王大柱就看愣了,晴儿正被反绑着双手,衣裳凌乱的倒在床上。

见她脸色梨花带雨的娇弱神态,和不经意间漏出的风景,王大柱竟是生出一股想要将她扑倒,狠狠欺负的冲动。

“山神,您怎么来了?”张举人道。

闻言,王大柱故作正板,道:“张举人有所不知,若是在女子初夜进行双修的话,就可以吸收她的元阴,起码可以多活好几年。”

一听可以多活几年,张举人忙的弯腰行礼,一脸热切,道:“还请山神教我。”

“这个简单,你按本神所说,先用绳子把她一只脚吊起来,让她那儿露出来,这样也方便后面行事。”

而此时的晴儿一听要被摆出那般羞人的动作,俏脸瞬间涨的血红,声音更是带上哭腔。

“你……你这个禽兽!”

见张举人在忙活准备绳子,没注意这边,王大柱嬉笑着上前,大手在晴儿身前摸了一把,嘿嘿笑道:“晴儿姑娘,这双修之法对你也有好处,待会儿等你享受到那种极乐仙境后,说不定还要谢谢本神呢。”

“呸!无耻!登徒浪子!”

晴儿一双美目直欲喷火的蹬着王大柱,娇柔的身子更是不断扭动着,试图甩掉王大柱那作祟的大手。

就在王大柱想要把手伸进晴儿衣衫内之际,张举人拿着绳子走过来,道:“山神,准备好了。”

“嗯,开始吧,本神来帮你。”

王大柱点头答应,随后单手抓住晴儿堪堪一握的脚腕,高高抬起。

“放手,放开我!”晴儿不住挣扎,眼泪开始打转。

可她一个娇柔女子,双手又被反绑住了,根本不是两个男子的对手。

张举人动作麻利用绳子拴住晴儿纤细的脚腕,另一头则死死系在床头柱子上方。

如此一来,晴儿一条腿被高高吊起,那神秘之地就毫无保留的显露了出来。

王大柱当时就看直了眼,晴儿那地方竟是不毛之地。

这是人间极品。

王大柱做梦也没想到,张举人这新买的小妾,竟是个人间极品。

“山神,然后要怎么做?”

张举人一句话让王大柱回过神来,后者咳咳嗓子,道:“把绳子给本神。”

接过绳子后,王大柱直接用绳子在晴儿上身缠了一圈。

兴许是因为勒的太紧,晴儿当场就哭喊道:“嘶……疼,禽兽,放开我!”

胸前传来的痛感让晴儿泪眼婆娑,不住扭动身子。

王大柱却依旧不为所动,一手抬起晴儿屁股,用绳子直接勒住晴儿下方,绳子另一头却死死捏在手里。

“禽兽,放……放开我!”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