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美村妇真湿夹得我好爽:夹住了不能掉下来h

“哼,你要是给不了这二十万,你就等着我来收拾你吧!”林清清说完就走了。

林清清的话让我非常气愤。

文学

“我要采了她的阴魅!”我恨恨地道。

“可以。”清水仙子说,“先采林清清,再采楚雪湘。”

“怎么采呢?难道趁她晚上睡觉时,偷偷爬上她的床?”我问。

“本仙子自有妙计。”清水仙子说道。

接而,我脑门突然出现一些医学方面的知识,草药、把脉、摸骨……只感觉脑中胀疼,我惊叫着坐倒在地。

过了约摸三四分钟,那种胀疼感徐徐消失,脑门里像是多了不少东西,连我呼吸也感觉沉稳了很多。

按照清水仙子的建议,我可以给人看病抓药,以此挣钱。

“可是,村里人都知道,我对医学一窍不通,突然说我会看病,谁也不会相信啊。”我苦闷道。

“如果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那我只能放弃你了。”

清水仙子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没吭声了。

我想起村长的父亲老村长患有鼻炎,已经有五年了,看了很多医生一直没有治好。我脑海里出现一个药方,专治鼻炎。不过,我需要上山去采药。

采好药后,我正准备下山,突然看见林清清与楚雪湘坐在山下的一块青石上,旁边不远处有几头牛。

楚雪湘将手伸进林清清的怀里,惊道:“哇,清清,你的胸好大!”

“你好色啊。”林清清推开了楚雪湘的手。

我本无意偷看她们嬉戏,不过,不经意听到楚雪湘提到了我的名字。

“清清,张小北那方面真的不行吗?”

我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

“你问这个干嘛?”林清清似乎不太谈论这个话题。

“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张小北又是村里唯一的开光师。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和他搞。”楚雪湘说道。

“没办法啊,当初我不是也不想被他弄?可我们女人总要经历这一关。”林清清的语气中颇感无奈。

“如果张小北那方面不行的话,他就不用做开光师了。你老实讲,他到底有没有搞你,你还是处吗?”楚雪湘又问。

“他想要我,可他没进来。”林清清说道。

“张继文死了,你守寡了。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楚雪湘同情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唉!都怪张小北!”林清清愤愤地说道。

“对了清清,女人第一次是不是很疼啊?我突然想起一招,如果我们不是处了,那是不是就不用张小北开光了?”楚雪湘问道。

“你……你想破处?这不行啊。按咱村的风俗,女人在结婚前,必须是处。”林清清赶紧说道。

“我听说,女人只要没被男人搞,那就是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自己把处破了的话,到时候就不会便宜了张小北,我也不会感到那么疼了。”

“那你打算怎么破处?”林清清问。

“我不知道。要不你帮我。”楚雪湘一下抓住了林清清的手,“你至少有点经验了。”

“这……这不好吧。我是女孩子,我怎么帮你啊。”林清清很为难。

“女孩子也可以的。就这样定了。晚上我去你家。”楚雪湘霸道地说道。

我心里那个恨啊,楚雪湘为了不把处给我,竟然叫林清清给她破处!

“你一定要阻止她们。”清水仙子的话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