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中午跟别人晚上跟老公:黄到让下面流水的句子

疯狂从后面撞击武林美妇 校花跪在胯下屈辱服侍

 她虽能察觉体内灵气充沛,然修为过于虚浮,此番破开秦山老祖设下的结界确是有些难度。

  若能早些碰到清宣长老赠予的秘宝便好了……

文学

  白凡凡收回思绪,如今不是哀叹的时候,师姐尚且还在为她拖延时间,她也该将方才心下暗自决定的办法付诸行动才是。

  想着,她立时腾云盘坐,调戏凝神。

  差一点,还差一点,她便能达至顶峰,突破元婴。

  如今手边并无丹药,她便只能靠自己调息来突破界限。

  耳边刀剑拼杀铮铮响动,杜照卿没有半分催促的念头。小丫头让她相信自己,她便选择义无反顾、毫不犹豫。

  如今在梦境中,若是败了,她也不怨小丫头,倒是自己一身寒冰神印,牵连了她。

  若有来生……若有来生,她定好好弥补。

  白凡凡如今的状况,便好似盛满水的瓷壶,只差丁点便能溢水而出。

  差一点……就差一点……

  身周轰然而起的灵力,将其面目映照得虚幻莫测,黑沉凌空,不知何处轰然作响。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恢宏的闪电将黑沉四周劈得明亮如白昼。

  白凡凡缓缓抬起头,忽而,一滴冰凉的雨水落在了她的额心,顺着她笔挺的鼻梁滑落。闪烁的电光映衬着她的面颊忽明忽暗。

  而后,便是第二滴,第三滴……

  蒙蒙细雨引得下方打斗二人俱是一停,退开了几步。

  杜照卿徐徐抬头,细雨打湿了她的肩头,令她双眸微微眯起,看清了上空的瘦小人儿,她蹙紧双眉面露担忧:“阿芥!”

  白凡凡却是喜形于色:“雷劫!”

  不错,正是雷劫!挨了雷劫,若能撑住,便代表她成功突破元婴。

  “嗤,不过一个元婴修士,此时提升修为,便能对付得了本座么?”孤蓦冷嗤,手中的金蛇剑已然调转方向,对准了上空的丫头,“本座今日便先杀了你这个碍事的家伙!”

  白凡凡微微扬起的脸上落满了细雨,她抹尽脸颊上的潮湿,低头间,一眼望进了师姐眸中。

  周围的吵闹静了片刻,静得仿佛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纵然相距甚远,她依旧能辨清师姐眼中的神采,困惑、震惊、不解和生气将她如同仙人般的面孔添了几分人气。师姐微微张唇,竟是头一遭露出了咬牙切齿的面色:“廖芥……”

  白凡凡内里的心虚,在对上敌人时不得不压下。

  她望了一眼雷劫的动势,径直掌心聚灵冲向秦山老祖。

  她并不指望这一道雷劫能够彻底消灭孤蓦,哪怕能困住她片刻,只需片刻……

  耳边轰鸣声炸开,震得她耳际翁然作响,她已然不知自己是如何引得雷劫至老祖,只知一片混乱中,身后雷劫的光芒相追,而身前,她的全心全眼,都被御剑上前的白衣女修牢牢占据。

  随着雷劫被引至孤蓦,师姐抱着她飞身避开,古坟前神情麻木的众人渐渐变得扭曲,紧紧笼罩的深谷结界,因老祖突遭一击而裂开一道深口。

  孤蓦愤怒的吼叫被雷劫紧紧钉在原地,杜照卿揽着她的腰身,冲出漆黑一片的裂口。

  下一刻,只觉双腿一颤,白凡凡好似突坠深渊,猛然睁开了眼。

  耳畔的沉默维持了良久,她目光定定地注视着头顶的雕花横梁,片刻后挪开了视线,看向身旁熟悉的陈列上。

  明亮的日光洒进轩窗,暖洋洋地落了一地。

  她一边揉着发疼的眉心缓缓坐起,一边不确定地运转周身灵力。直至发现修为突破元婴并不是假,这才半喜半忧地抬眼,看向了门外默默立着的那道清瘦的身影。

  “师兄……”

  她不知吝辜究竟在门外站了多久,窥见他充满深意的目光,令她意识到师兄明白的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多。

  “我……”

  “下次若是再做这样的事,至少应当与我商量……”与她想象的愤怒指责不同,师兄冷静得出奇,似乎未曾将她偷入师姐梦境之事放在心上,只听得他继续道,“你我如今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若你今后再擅自主张,只怕我难以在师父面前替你隐瞒。”

  “师兄!”见男子转身欲离去,白凡凡赫然叫住了他,“谢谢。”

  这句身体伤痕累累,却意料之外的精力充盈:“多谢师兄替我护法。”

  吝辜面不改色,只淡淡看了她一眼:“你若死了,便无人助我离开绝尘山,所以,我比谁都希望你能活着。”

  “廖芥……不会辜负师兄的期待。”白凡凡轻轻一笑,“万宗剑道会,我去定了。”

  而后数日,她曾主动前去金峰看望师姐,得知师姐已然苏醒令她兴奋,然师姐却将她拒之门外,如何也不肯见她。

  她抱着木剑立在金峰脚下的演武场上,任由修士来往注目,她自岿然不动。唯独希望师姐能出来见她一面。

  只是风吹日晒、雨淋虫咬,换来的只有君月带来的一句话:

  “回去吧。”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