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男人最爱听的致命情话:有声动态图试看10分钟

美人娇羞娇喘娇吟娇声 女的被口到高潮感觉

沈渠:“若不是番外实时进展,我都怀疑是你以前写的。”

  “那肯定不是。”陆轻璧自信,“我写的怎么会不章章开车?”

  沈渠:“……”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文学

  “赵冲融不是段凯的父亲吗?怎么突然变成叔叔了?”沈渠刚才就有点不解。

  陆轻璧顿了下,这才把整件事情一五一十地道来,他边说边观察沈渠的反应,怕把李燕沈海说得太可恶,沈渠难受,怕把赵冲融段悦说得太无辜,沈渠也难受。

  沈渠确实难以想象看起来朴素的李燕沈海会做出这些事,但他少了和李燕沈海相处的记忆,只觉得他们越来越陌生。

  让他震惊的是段悦和赵冲融的关系,这两个人为了“他”,牺牲了十八年的年华,一个不娶,一个不再嫁,结果小人作祟,忙活到头一场空。

  虽然他们把关爱给予了段凯,但是沈渠明白他们真正想给谁,他不能因为没收到就忽略他们的付出。

  沈渠无措地看向陆轻璧:“我刚才是不是对他们太凶了?”

  “不会。”陆轻璧揉揉沈渠的脸颊,“我就怕你压力大。”

  沈渠:“你拿走电话,是不是让他们处理段凯?”

  陆轻璧:“迟早要面对,我只是提醒他们思考新的关系。难不成你还想跟段凯当兄弟?我不同意。”

  沈渠点头:“好。”他能在段凯的报复中安然度过,全靠陆轻璧的小心谨慎。他永远记得陆轻璧为他挡模型的伤,记得陆轻璧给他缠护膝护腕的叮咛。

  以德报怨,何以报陆轻璧?

  陆轻璧看着今晚格外可爱的沈教授,不由假设:“我要是先跟你说段悦和赵冲融有多可怜,你还会第一句话就提我吗?”

  沈渠默默地看着他,后知后觉有点脸红。

  陆轻璧尾巴狂摇:“你是不是最心疼我?”

  沈渠想着否认也没用了,胡乱点了点头。

  陆轻璧呼吸一紧,看着操场边静谧的小树林,眸光一深。

  有贼心没贼胆。

  直到沈渠拉着他回去,还念念不忘往小树林看了两回,然后就发现里面真有对小情侣在接吻。

  陆轻璧嫉妒得想给他们叫个班主任。

  ……

  赵冲融辗转几道关系,终于联系上沈渠的班主任韩清,向她要沈渠的照片。

  一张一寸照慢慢加载出来,段悦顿时泪流满面。

  两个人不约而同想起那个被埋藏在时光里的旧人,眼眶发红。

  或许血缘就是有一股强大而神秘的力量,在此之前,他们无怨无悔地抚养段凯,但已经很少想起这么做的原因。

  段悦想起阳光爱笑的赵蔚洋,其实沈渠的眉眼和赵蔚洋更像一些,但不笑的时候气质就和赵冲融如出一辙。

  段悦悲愤交加,她觉得沈渠也应该是爱笑的,肯定是李燕他们养得不好,没有给沈渠足够的爱。

  她二十二岁那年发生的爱情,来去匆匆,段悦义无反顾地想留下什么,赔进去了一生。

  段悦不后悔,看见沈渠她更不后悔了,她只是悲伤,像掉进深渊一样。

  赵冲融闭了闭眼,脑海中全是兄长的影子。

  长兄如父,赵蔚洋大他七岁,脑子非常灵活,他很会做生意,大江南北走过,给赵冲融带各种学习资料。

  他说:“弟弟啊,外面的人还有跳级一说,你要不要,哥帮你联系老师。”

  第二年,他又说:“还有少年班、竞赛班,弟弟你这么聪明,我们不要在乡下读了,我带你去大城市。”

  十九岁的赵蔚洋一个人拉扯着弟弟去大城市了,过了几年,又说:“弟弟,我遇到一个姑娘,一见钟情了,但可能结婚有点困难,我要更加努力了。”

  一场车祸结束了这一切。

  赵冲融上一次流泪是在十八年前。

  他不过是想报答兄长的恩情,为何这样也能出错。

  沈渠那么聪明,李燕沈海是否像赵蔚洋那样,不落下沈渠每一次家长会,根据他的特长培养,问他要不要跳级、要不要考少年班。

  沈渠是否有过像他一样的忧愁,坐在同年龄的教室里百无聊赖。

  沈渠是否有过像他父亲一样的苦恼,面对家境悬殊的恋爱对象攻苦食淡。

  ……

  段悦在机场检票口,收起手机,和赵冲融对视了一眼。

  他们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飞机降落S市,段悦整理好情绪,她想去一中转一圈再回家。

  出租车绕着环一中路整整一圈,段悦意犹未尽,这个点学生都在上课,她在马路边上望穿了眼都看不到沈渠。

  赵冲融:“先回去吧,沈渠没做好准备,碰上了也——”

  他劝着,突然看见段悦像是草原上被觊觎幼崽的母狮,顷刻发怒,目光赤红。

  “停车!停车!”

  段悦叫道,她目光紧紧盯着三米开外的李燕,手上飞快解开高跟鞋的卡扣,推开车门。

  “李燕!”段悦叫了一声。

  李燕转过脸来,看见段悦,面露惊恐。

  段悦把高跟鞋砸过去,赤脚冲刺,抓住想跑的李燕,啪啪就是两耳刮子。

  “你还我儿子!”段悦揪住像疯了一样扇李燕,“为什么抢我儿子!我才是他妈!我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

  李燕冷不防被段悦打了好几下,起先还心虚,后来被打得疼了开始还手。

  段悦一养尊处优的贵妇,自然打不过李燕,但是她紧紧抓着李燕不肯放手,眼睛赤红,哪怕身上挨了打,也不死不休。

  如果当年她也这样抓住李燕,是不是就不会丢了孩子?

  段悦横穿马路过去的,赵冲融焦急地等了一阵车流,过去时两人已经扭打成一团。

  段悦歇斯底里拼着一口气又占了上风。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