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扶着龙头缓缓坐下 汁水四溅:村里几乎每个男人都能要她

玩弄肉滚滚的熟妇 女子避雨和五个和尚

红盖头遮住了闻人西的视线,满眼的喜庆红色在他眼前飘荡,情不自禁搂紧了楚尧,微微侧头枕向他的肩膀。

  两人没有说话, 周身萦绕着淡淡的亲密。他们身后跟着八个丫鬟,各自端着东西,一同浩浩荡荡的去往喜房。

  楚尧抱着人走的稳稳地, 进了喜房将人放在床铺上,闻人西坐得端正,白皙的双手交叠,被红色衬的十分醒目。

文学

  说来有趣, 这是楚尧第一次举办这样如此地道的中式婚礼,以前觉得不管是中式还是西式,两个人都是虔诚的相爱的, 但唯有这一次, 他感触更深。

  想象着红盖头下的西西, 那么优秀那么乖巧,是他的结发“妻子”。他们告慰过天地祖宗, 是任何事情也拆不开的夫妻。

  灼灼的喜烛燃烧,楚尧短暂的出去敬了个酒,又回到这间屋子,任外面的宾客如何调笑,他也放不下这里。

  楚尧回来时交代了守在门口的丫鬟婆子, 让她们走远一些,剩下的事情,他自己来。

  不敢违逆驸马爷,绿漪带头招呼着人站远了。

  楚尧见状深吸一口气,手掌扶在门上便眼带笑意,微微勾起的嘴角令本就丰神俊朗的面容在此情境下竟愈发神采飞扬,其中魅力辐射到远离的丫鬟们,绿漪在其中心惊胆战,驸马这容貌,是真招人啊。

  吱嘎——

  门被推开,喜烛轻轻摇曳,昏黄的灯光尽情的挥洒在室内,尤其偏爱一身华丽嫁衣的人儿。

  脑子里回荡着庄重的誓词,加上前院被各路宾客灌的酒水,都令楚尧的脚步像是生了根一样停驻在原地,视线直直的凝视闻人西。

  “我的西西。”

  楚尧喃喃道,这两个就像是魔咒一样,说出来心绪都澎湃汹涌起来。

  拔脚向前,楚尧立在闻人西身前,看到那双交叠着微微摩挲的手,轻笑一声,弯腰拿起旁边的玉如意,轻轻掀开了红盖头。

  明艳逼人的美色扑面而来,哪怕楚尧见过了不少美人,这一刻也为闻人西失神。

  金玉头冠也压不过牡丹国色,清凌凌的双眼直视着楚尧,里头的绵绵情意酥了楚尧半身。

  “西西。”

  闻人西弯了弯嘴角,笑道,“楚尧。”

  说罢闻人西伸出手拉了楚尧坐下来,稍显冰凉的指尖转瞬被楚尧裹在掌心,放在唇边哈了口气,“冷吗。”

  “不冷,就是有些紧张。”闻人西不甚在意,眼神瞄着旁边的交杯酒,意思不言而喻。

  楚尧好笑的端过两个精致酒杯,一杯自己拿着,一杯递给闻人西,“来吧,交杯酒。”

  两只手臂交缠,酒水顺着喉咙下肚,眼神凝视对方,楚尧取过闻人西手中的酒杯,长臂一伸就将两个酒杯放到旁边。

  在闻人西圈住他脖子的力道下,顺从地躺倒进柔软的床铺里。楚尧低下头,柔和的眉眼逼近闻人西,竟也能把人看的脸红。

  “怎么这么着急?”楚尧低声调笑道。

  闻人西睫毛一眨一眨,涂了红色口脂的唇瓣一张一合,整齐的白牙下偶尔露出里面粉色的软舌,“书里说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只是不喜浪费。”

  楚尧闷声笑倒在他身上,伸手捏了捏他的白里透粉的面颊,“西西怎么这样可爱。”

  “只有可爱?”

  “还有……不可说。”

  尾音渐渐消失在两人唇间,落下的帷帐内人影交叠,被两人忽略的头冠什么时候落了地都不知道。

  云雨初歇,楚尧将被子拉过闻人西印满吻痕的肩膀,摸着那头爱不释手的长发,吻了吻他的发尾。

  西西身子还是有些虚弱,楚尧叫了水后靠在床头为他揉腰,揉着揉着思路就跑到怎么给西西补身体去了。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