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浓稠的白灼花口:学校办公室里娇声浪吟

浴室里娇喘胴体喘息呻吟 十月蛇胎最污的一段

 身为乌漆嘛黑国的国王, 阿诺斯很清楚乌漆嘛黑国经历过些什么。其实他们进口贸易的东西都是一些优劣参半的东西。很多商人会耍诈,在最上面用最好的东西给予展示,结果下面的那些全都是一堆劣质品。

  那些商人敢这么对他们也是因为他们国家缺少大贤者助力,也不敢真的和其他国家对立起来, 这看起来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万一对方正想要找借口开战呢?于是, 阿诺斯对这些事都是默认处理了, 最多让那些验货的手下仔细些。

  但现在他们终于可以不用提心吊胆了, 他们国家也拥有大贤者了。大贤者或许是有级别之分,但能够到达大贤者这个程度的,都是能够以一己之力毁灭一个国家的存在。

文学

  在这个世界上所存在的人类大贤者也不过四十多个,能得到一个大贤者的支持, 阿诺斯心里已经很开心了。即便在他看来,李柯应该是大贤者里能力交浅的那个。

  “那么,我们合作愉快。”李柯也清楚大贤者需要干什么,说直接点就是国家吉祥物的存在, 不需要亲自动手只需要站在那里装装样子就行了,这对李柯来说并不复杂。

  要是真的开战的话,那他也没其他办法,最坏的打算就是卷铺盖走人。

  “好的,好的!”阿诺斯脸上带笑,起身对李柯鞠躬:“感谢您愿意入驻我们乌漆嘛黑国,今后您有什么需要的话,都可以直接来找我,我会亲自为您处理的。”

  阿诺斯这次鞠躬是真心实意的,之前就算李柯是大贤者但也和他没关系,再怎么说也是别国的大贤者。但现在不同了,李柯是他们国家的大贤者了,要知道这可是乌漆嘛黑国历史书首次拥有大贤者!

  即便他以后退位了,乌漆嘛黑国的史记上也肯定会留下他任职国王,得到了一位大贤者的承认!

  “先声明,关于国家与国家间的事情,如果是你先挑起来的我不会插手帮你。”李柯并不想给自己惹更多的麻烦,所以有些事他得和阿诺斯说清楚,免得以后这家伙搞事情还拖他下水。

  阿诺斯确实是龙人族里最出色的,但李柯对这类兽人的智商是不敢恭维的。就说他随从的那三只,亚娜是个女孩子还好点,亚克和虎基是碰到吃的什么都忘记的德行。

  与其说那三只是他的随从,还不如说是他养的崽子。

  阿诺斯看起来是很成熟稳重,但鬼知道龙人族会不会二重属性,万一是表里不一的类型,他就是传说中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蠢货了。

  谈完事情后,阿诺斯先派人带他去客房休息。

  李柯刚走进客房,就看到约翰他们都聚集在这里。

  “你们干嘛?”李柯问。

  “我听说你答应成为乌漆嘛黑国的大贤者了?”莱茵先开口问道。这件事可不是一般的事情,要是处理不好还会引起国际纷争的。

  之前李柯做的那些事虽然有些夸张过逾,但至少没有真正撬动哈克里森的根基,那些面食虽然冲击了市场,但至少也在哈克里森国的掌控下,也正是因为这样,哈克里森国才没有什么动静。

  再加上,他们也从多方面渠道打听到李柯的身份,所以也有拉拢的心思。

  但现在的这件事情就不同了,李柯已经选择站队了,他选择了乌漆嘛黑国。这对于哈克里森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哈克里森虽然有五名大贤者,但这片大路上除了哈克里森还有其他更加强大的国家。

  传闻位于西边的帝国甚至有10名大贤者,还有海底城也有八名大贤者。虽然距离隔得很远,但这并不代表着没有什么威胁了,万一这些家伙某天发疯了,哈克里森可是抵挡不住的,所以他们急需招揽大贤者。

  当初哈德魔法学院的时候,院长尹思曼以为李柯是国内某个大贤者出来游历装扮的,所以并没有采取邀请的方式。

  直到后来才查清,李柯并不是国内大贤者的任何一个!尹思曼对这件事也相当地后悔,要是早知道会这样,他当初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李柯招揽过来。

  可惜,没有早知道。

  “嗯,放心吧。”李柯说,“我们是不会和哈克里森为敌的,甚至还会和他们结尾盟友的,当然,这是指接下来计划顺利的结果。要是计划不顺利,那可能就得打一架了。”

  打一架?说得倒是轻巧,到时候两国战争也不知道会死掉多少人呢。但这种事情也是避免不了的。哈克里森国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以前拿着各种借口灭掉了不少的小国,不然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大国。

  这种事情在什么地方都很常见。莱茵当然也不会感到意外,他当初就是从军队里下来的。

  “你如果真的认真考虑过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莱茵道。他如今的立场也只能说这样的话,再多的东西,他说了也不会有多大作用,甚至会遭来兽人族的反感。

  只是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李柯会选择乌漆嘛黑国。

  “难道入驻我们国家有什么不好的吗?”亚克问。

  “也说不好不好,但也不能说是好。”莱茵叹气道,“李柯现在选择了乌漆嘛黑国,就等同于和哈克里森国那边五个大贤者成了对立的关系了。”

  “我们人多,不怕!”虎基道。

  莱茵心道:……就你这种再多十万个也没用,一个高等魔法就没了。

  “那是大贤者,可不是普通的魔法师。”莱茵解释道,“一个大贤者能毁灭掉一个国家,而哈克里森国有这种本事的人,有五个!”

  “能够毁灭一个国家吗?”亚克喃喃道。

  亚娜没说话,紧紧拽着亚克的袖子。

  “其实这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莱茵视线看向站在约翰旁边的勇者,“我们这个队伍的构成太过复杂了。”

  没错,他们这个队伍的构成包括了四个国家。

  哈克里森国:莱茵、约翰、勇者

  精灵国:克莱

  兽人国:亚克、亚娜、虎基

  矮人国:哈雷

  其中勇者是由哈克里森国召唤出来的,所以也归哈克里森国所有,以后做什么事也得以哈克里森国为优先才行,就算勇者不愿意也不行。

  “我、我又不会和你们为敌。”看到莱茵的视线看过来,勇者赶紧道。

  “可这件事由不得你。”莱茵说,“你被召唤过来之后,就和很多女人睡过了吧?”

  勇者脸一下憋的通红。

  亚克、亚娜、虎基和约翰都是一副不太懂的样子。

  “那些女人怀了你的孩子,你觉得是为什么?”没等勇者回答,莱茵继续说,“那些女人都是奴隶,怀上你的孩子是为了用契约仪式控制你。如果你以后要是反抗他们的话,那你一定会生不如死,甚至会成为没有感情只知道杀戮的兵器。”

  这种秘.辛原本是不该告诉其他人的,但莱茵觉得既然大家都是一起的,有些事再怎么也得说一下,免得这小子一直被蒙在鼓里。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