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抱到浴室一顿c:男友一个早上要了2次

 妇人胯下肥美多汁 把葡萄放进去,不准掉下来

江砚的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推了下手边盛有凉白开的杯子,示意尚桐喝些水,“小吴你知道吧?”

  尚桐捧着杯子喝了口,点头。

  “他和女艺人谈恋爱, 被记者拍到了。”江砚靠在椅背上,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子,“我这次去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

  “谈恋爱……”尚桐的声音很小, 可还是被江砚听见了。

文学

  江砚半开玩笑半警告的道,“你可别给我弄出这些事情来。”

  江砚实在不想和那些难缠的记者打交道,那些记者有时根本不想要钱,他们要的只是平台的流量和曝光, 这就比前者更加难搞。

  尚桐现在正热着呢,一旦有黑料出来,可是致命的打击。

  “江哥放心, 我不会的。”尚桐垂下眼睛不敢看江砚, 目光中带着游离和闪躲。

  江砚抱着怀疑的看了他一眼, 他可没忘记刚接手尚桐的时候,这位全能的爱豆可是位花边新闻小小王子。

  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将以往的黑料压下去, 但好歹尚桐都没有什么出格的事情,不然江砚也不会带他。

  那些花边新闻的真假已经不重要了,江砚更加在乎的是现在的尚桐,是否是清清白白的一个人。

  “行了,不打扰你休息了。”江砚收拾好东西, 对尚桐道,“有什么事情就去房间找我。”

  “好。”尚桐点头,目送江砚离开。

  就在江砚开始和节目组商量调车送尚桐去医院的事情时,尚桐终于退热了。

  睡了一天的尚桐晚上根本不困,又害怕打扰到练习了一天的舍友,于是自己悄悄收拾穿戴好就去了练习室,自学着这两天落下的课程。

  江砚和节目组商量完后面的行程,回房间的时候恰巧路过练习室,看见亮起灯的练习室本打算就此过去,却在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后停下了脚步。

  砰地把门推开,有些生气,“尚桐,刚退烧就来训练,真不知道该夸你勤奋还是给我找事。”

  正在练习舞蹈的尚桐停下了动作,没想到会在大晚上的和江砚碰面,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江砚第一次走进练习室,四面八方都是镜子照的他眼花缭乱,直奔着尚桐揪着他衣服把人拖了出来,“赶紧给我回去睡觉。”

  “江哥。”尚桐异常的顺从根本没有和其他艺人在一起的冷漠寡言和自带疏离的气场,语气中颇有些委屈,“我睡了一天,不困,怕打扰室友休息才出来的。”

  江砚上下打量了尚桐一圈,看尚桐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江砚肯定是不忍心把他一个人扔在练习室的,于是只能把人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那今晚就在我那睡?”江砚问道。

  尚桐表情一瞬间是空白的,随后心脏砰砰的剧烈跳动起来,藏在微长黑发中的耳廓通红,糯糯的点头。

  江砚心道,怕打扰舍友,也不怕打扰自己经纪人。

  抬步就朝前走,没注意跟在身后的尚桐。

  尚桐深吸一口气,看向江砚的背影,鼓足勇气迈开了步伐,紧紧的跟在江砚身后。

  到了屋子,江砚按照习惯打开电脑,准备处理一些事情后再洗漱睡觉,他越发的适应24小时待机的状态。

  尚桐就坐在他旁边,目光打量着房间内饰,表面淡定,实则脑海中早就天马行空。

  “自己去卫生间洗漱一下,记得柜子里有一次性用品的。”江砚目光没移开电脑,他正在看一份重要的项目。

  尚桐点头,一步三回头的走向浴室。

  关上门,尚桐捂着狂跳的心脏平复呼吸看着镜子中自己的面颊慢慢浮现绯红,别扭的移开了视线。

  终于将事情处理完的江砚看了眼时间,突然道,“系统,你知道尚桐进去多久了吗?”

  “一个多小时,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小时二十八分钟三十八秒……”系统道。

  江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处理事情太过于专注而忘记了尚桐这个人,这家伙该不会洗太久,在浴室晕倒了吧。

  想想尚桐刚大病初愈,也是有这可能的。

  江砚瞬间汗毛都立了起来,赶忙敲浴室的门,发现没人应答,门还反锁了起来,急慌忙的找钥匙。

  就在钥匙插入孔洞的瞬间,门从里边打开了。

  尚桐裹着宽大的浴巾,怯怯的从门后探出脑袋,浴室中的水蒸气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尚桐被蒸的浑身粉红。

  “吓死我了,我……”江砚话还没说完,就被还冒着热气的小人抱住了。

  尚桐眼尾都带着红,搂住江砚的腰,声音像进了水似的软,“江哥,我还没准备好。”

  江砚浑身一激灵,直觉告诉他尚桐好像误会了什么。

  赶忙拉着尚桐的肩膀将人从身上剥开,把人扔在床上用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后,江砚才坐在床边,看着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尚桐道,

  “床给你,今晚我要通宵写方案,你好好休息。”

  江砚没有明说,他觉得尚桐误会肯定有一部分原因在自己没有解释清楚。既然都是误会了,那么说开了也只会尴尬,所以江砚采取了隐晦的方式告诉尚桐。

  尚桐不傻,一听便明白了是自己想多了,本来还挣扎着想要爬出来的小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闷闷的点头,缩回了被子里。

  “江哥,晚安。”

  新的一轮比赛正式开始,要开始进行考核,重新分班。

  江砚只有第一次跟着拍摄进度,后面有时间便会去看看进度,但大多数都是在房间内处理事情。

  节目热度越来越火时,突然出现了一个事故,剪辑师竟然漏剪了江砚照顾尚桐的片段。

  虽然节目组发现后立即做了补救,但网友已经将视频保存下来,并且在网上疯传。

  江砚的身份很快就被扒了出来,早些年陪艺人走机场的照片也被爆了出来。

  网友A:“好帅!这是经纪人?比自家艺人还好看!!!”

  网友B:“早些年在机场照里就看见这个小哥哥了,当时就被惊艳到了,不过发现他的人很少,所以也没这么多人知道,现在大家终于发现这个宝藏。”

  网友C:“大家都冷静点,既然节目组后期又删掉了片段,那么就说明这位经纪人并不想露面,所以大家还是不要去打扰别人的生活。”

  网友D:“和公众人物打交道,就得有被曝光的准备!”

  网友E:“我已经掌握了这位经纪人的一手资料,想要的私我,哈哈哈!”

  ……

  江砚蹙眉翻着微博上的热搜,这一天手机消息就没停过,大都是一些圈内人给他发来的问候,江砚通通没有看,只和总公司联系了。

  节目组也为这次他们的失误做出了歉意,江砚并不清楚节目组是否是故意的,但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要追究是谁的责任已经毫无意义,该想着如何解决掉网络上的事情。

  江砚站在阳台上吹着晚风,手机是和总公司各位领导的连线,经过长达两小时的谈话,终于得出了最佳的方案。

  “我知道了。”江砚道了声,并将电话关上,他准备今晚关机,好好睡一觉。

  转身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尚桐,尚桐并没有进来,而是靠在门框上,低头掰扯着手指。

  江砚拉开玻璃门,夏天夜晚的热风灌了进来,室内瞬间带上了粘腻感,“你怎么来了?”

  江砚边说着边调低了空调温度。

  “江哥,上次的事情……”尚桐的话语被江砚的手机铃声打断,江砚没犹豫的将手机直接关了机,示意尚桐继续说。

  尚桐犹豫了片刻,张了张口,最后只道,“没什么,江哥你早些休息。”

  “回来。”江砚对尚桐招手,见小人不过来,只得自己走了过去,揉了揉尚桐的脑袋,扯出嘴角笑道,“若是最近听到一些奇怪的话,不要放在心上,认真完成这次的录制。”

  尚桐看向江砚,知道他这意思不会跟自己解释了,闷闷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尚桐走后,江砚颓废的躺在床上,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里。

  公司给出的答案是先放任,然后看后期的影响。

  也就是说如果江砚可以为公司带来一波人气,带动艺人的发展,公司将会让江砚出现在大众视野面前。

  关掉手机,整个世界都清净了,江砚这一晚睡得很沉,而网络上却热翻了天。

  江砚的各种生活照片以及和艺人出席活动的照片都被扒了出来,模特般的身高和精致的脸庞,让他瞬间圈粉无数。

  甚至连江砚的微博号也被找到了,关注量蹭蹭蹭涨了几十万。

  新的一期,新的任务,新的歌曲和组合,学员们又开始新的一轮训练,反复筛选最后选出七人组团出道。

  尚桐在忙碌的练习期间,还不忘关注江砚的行踪,他发现江砚出现在他们的视野的次数越来越少,而江砚出去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尚桐有想过去问,却又想到自己的身份,最后将困惑全都压了下来。

  反正节目快要录到尾声了,等到他出了这该死的地方,他就会知道封闭的这些天里发生了些什么。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