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搞笑故事

腹肌帅哥被飞机杯出精: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视频

 啊哼唔…这里是图书馆啊 h 图书馆学长h 好硬

“这……”灶门葵枝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她对着旁边的灶门炭治郎道,“炭治郎,你留在这里陪着太宰先生吧。”

  灶门炭治郎点了点头。

文学

  “是家里的孩子吗?”太宰治的目光追随着走出去的灶门葵枝,落在了院子里那群孩子身上。

  灶门炭治郎闻言,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面上不自觉地带了笑意:“嗯,是我的弟弟妹妹。”

  太宰治看到院子里一共有四个孩子,两个男孩两个女孩,年纪都不大,但是几个人一起合力将砍好的柴拉回来的时候,足以能看出他们的能干。

  “祢豆子、竹雄、花子和茂虽然还很小,但也总是吵着要帮我们分担呢!”灶门炭治郎弯了眼眸。

  太宰治听出他这语气里的自豪,转眸朝他看过去,但视线没来得及到对方身上,倒是被途中的某个人吸引了过去。

  “……醒醒,口水流下来了。”太宰治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妻善逸。

  对方一刹回神,忙用袖子擦了擦嘴,直到看到袖子上仍旧干干净净的,才意识到被骗了,“你——”

  太宰治挑眉:“你看什么呢?眼睛都直了。”

  我妻善逸被他这么一打岔,又不记得方才被骗的怒意了,整个人沉浸在不知名的幸福中,傻笑着,眼神都要涣散了:“我看到了……可爱的女孩子。”

  没等太宰治有什么回应,他突然如一抹幽魂飘到了灶门炭治郎面前,在对方诧异的眼神中拉起他的手,无比认真地问:“炭治郎,你——妹妹年方几何?是否婚配?是否有喜欢的人了?有也没关系,我可以公平竞争!你觉得我如何?我可以为了她挣钱养家,为了她做什么都行!你看这个标准,当你妹夫是否绰绰有余?嗯?炭——治——郎——”

  他说完一大堆,见对方迟迟不答,终于睁开眼睛向对方望去,就见灶门炭治郎上身后仰,面上露出了一个……无比嫌恶的表情。

  我妻善逸:“……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样的生物去看待了啊!”

  灶门炭治郎不说话,保持着这种表情将手从对方手中抽出来,提着小板凳“噔噔噔”跑到了门边,和我妻善逸正好处于一间屋子的两个对角。

  而后,他坐下,憋了半天,说道:“……请冷静一下。”

  我妻善逸依言严肃起来:“我很冷静。”

  “嗯嗯,”太宰治点头,“你在来的路上搭讪别的女孩子时也是这么说的。”

  他考虑了一下,又补充道:“不过有长进,起码没再以‘我可能明天就死了’要挟人家了。”

  我妻善逸面上阴云密布,他忍了又忍,忍无可忍:“我们半斤八两吧!明明我在请求女孩子和我结婚的时候,你在请求小姐和你殉情!你为什么能面不改色地吐槽我啊!还有啊!你已经让我失去一个未婚妻了,这个还想让我失去吗!”

  灶门炭治郎额角冒出青筋:“我妹妹才不是你未婚妻!”

  我妻善逸一愣,紧接着,他的双眼开始汪水,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

  他指着灶门炭治郎,不可置信地道:“难道……你就是传说中那个棒打鸳鸯的大舅哥吗……”

  灶门炭治郎:“越来越离谱了,怎么连称呼都换了啊!”

  正在他抓狂的时候,弟弟妹妹从门外跑了进来,在看到他的时候便直接冲进了他的怀里,“哥哥”“哥哥”地叫着不停。

  年龄较大的灶门祢豆子和灶门竹雄站在一旁,弯着眼睛看着几人笑闹。

  我妻善逸的眼睛几乎要粘到对方身上去了。

  “真是辛苦你们了啊。”灶门炭治郎几个小孩子的头,语气中满是夸赞。

  灶门花子趴在炭治郎的腿上,摇了摇头,柔顺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晃动,“才没有,明明是哥哥更累。”

  “是呢是呢,哥哥今天回来得好早,”灶门茂说着,又朝旁边瞥了几眼,小声道,“还带回来了客人吗?”

  灶门炭治郎点了点头,介绍了两人:“这是太宰先生和善逸哥哥,要有礼貌哦~”

  几个孩子一起向两人问了声好,得到了回应后,花子转头贴近灶门炭治郎的耳朵,皱着眉头小声道:“那个哥哥看着姐姐的眼神好像变态哦。”

  灶门炭治郎:“……”

  将整句都听了过去的我妻善逸:“……”

  太宰治:“……噗。”以防小孩子童言无忌说出更多真相,灶门炭治郎笑着转移话题,“晚上可是要祭拜火神的,爸爸拜托我买的东西都买好了。”

  说到这里,他小声道:“还有给你们买的糖果也在里面哦,快去找找吧!”

  听了这话,花子和茂两人立刻欢呼着向外面跑去,祢豆子笑着看向竹雄:“我们也去看看吧?”

  “糖果都是给小孩子的东西,我已经长大了……”竹雄嘟囔着,虽然嘴上说着拒绝的话,但身体却很诚实,下意识地就跟上了那两个孩子的脚步。

  “善逸要是想去的话,也可以哦。”灶门炭治郎指着外面对他道。

  我妻善逸的双眼“蹭”地一亮,迅速地道了声谢后便融入了那群孩子之中。

  灶门炭治郎笑起来,感叹道:“感觉善逸已经坐不住了呢。”

  “嗯,”太宰治道,“他一见女孩子就坐不住。”

  他的位置在窗户旁边,一转眼就能看到外面的景致。

  也许是山上温度更低的原因,明明已经入春了,这里的雪却仍旧没有完全化开,被人为的扫到角落,一座座白色的小山便拔地而起。

  孩子们的嬉笑吵闹声透过紧闭的窗子模糊得传来,太宰治收回视线,看向灶门炭治郎,终于问道:“炭治郎君额头上的疤是怎么来的呢?”

  “诶,这个吗?”灶门炭治郎下意识地摸了下额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去年,噢不对,应该是前年了,弟弟不小心碰倒了火炉,我扑过去保护他的时候被炭火烫到了,就变成了这样。”

  顿了顿,他问道:“很可怕,是吗?”

  “嗯?”太宰治一愣,“为什么会这么想?”

  灶门炭治郎放下手,往炉子里放了一块炭,炉火窜起来,火舌舔过木炭,燃烧得更为剧烈。

关于作者: 小琪琪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